《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880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之所以冲击省政府大门,是希望冲了进来之后,感到从远亮办公室,就能把事情说清楚的。他还希望从远亮,能够帮自己说话,批评一下那些武警呢!没想到从远亮不在办公室,他的手机又已经坏了,这会是有口说不清了。
  这时候年轻武警已经扑了上来,梁健伸出一腿,把他踢到在地。后面几个武警连续扑上来,也都是精壮的汉子,梁健用拳头打倒一个之后。手臂就被另外赶来的武警给抓住了。几个人抓他一个,很快他就被制服了,手被反过来拷上了手铐。
  这可是梁健生平第一次被人拷上手铐。那个年轻武警,上来抓住梁健的手臂,狠狠推了他一把,差点推得梁健摔倒在地,单膝跪在地上。武警队长说:“把这个人给我带回去!”机关事务局局长身子有些肥,爬了这六楼,已经让他上气不接下气,对这个擅闯省政府的家伙,很是恼火,说:“你们要好好审查这个家伙,竟然冲进省政府。这样的人,要从严处理。否则以后不是每天都会有人来冲击省政府了!”

  梁健说:“你们搞错了,是张省长找我来谈话的。是门卫不让进,我才冲进来的!”机关事务管理局局长周道岩说:“张省长让你来的?你不会是在做白日梦吧?从秘书人都没见到,你是不是脑子浸水了?”
  边上那个年轻特警说:“这个人是个神经病,幻想狂!”
  “他不是神经病,也不是幻想狂。我确实让他来和我谈话的。”一个声音,从东面走廊尽头的房间传来。一看,原来是张省长站在他办公室门口,看着他们这群人。
  机关事务管理局局长周道岩一愣:“张省长?这位真是张省长的客人?”年轻武警的眼睛也是瞪大了,这个年轻人真的是来见张省长的?一种惊讶、后悔、不知如何的神情,出现在年轻武警的眼神中,他不由朝梁健看了过来,之前的趾高气扬、自我感觉良好,此刻已经完全变成了负面的东西。

  张省长说:“他不仅是我的客人,也是我的秘书。你们走吧。”听了这话,武警队长彭博、机关事务管理局局长周道岩都张大了嘴巴。马上对边上的人使了一个眼色,打算要撤。
  梁健说:“喂,手铐你们拿走!”
  那个年轻武警,头也不敢抬的,赶紧把手铐给取走了。
  周道岩和彭博也想走人,张省长叫住他们说:“你们俩,等等。”被省长叫住,两人不由都是一震心悸。平时,两人都盼着能够和省长说上一两句话,都是好的。省长的重视,很可能引发他们宦海生涯的不同变化,或许就把他们带入了一片新的天地。
  但是,今天这种情况,他们真的是不希望张省长找他们谈话,这感觉的确不好。他们带了一班人,追着张省长新的秘书,还给人家上了镣铐。
  这时候,从电梯里忽然走出了从秘书,一看到这么多人,又看到张省长也在,他一愣之后,就快步走到了张省长边上,说:“张省长?“张省长说:“请周局长和这位叫什么名字?一起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武警队长彭博职位太低,平时想要与张省长在工作上有什么交集也是不可能的,张省长不知道他的名字,也是非常正常的。彭博主动自我介绍:“我叫彭博,负责机关武警岗哨的。”
  张省长到了办公室的接待室区域,问道:“刚才发生了什么。”机关事务管理局长周道岩说,把他了解的大体说了一下。意识是,梁健在省政府门外时,开的是私家车,省政府办公厅方面又没接到通知,说有梁健这么一位来客,警卫就不让进去了。后来,争执的过程中,警卫不小心将梁健的手机,打落在了地上,接着就是梁健冲入省政府大门,武警追赶,他们也就赶来了……
  听了这大体的情况,张省长对他们说:“情况我知道了,你们走吧。”没有多余的话,也没有责备,也没有对梁健冲入省政府大门的批评。这让周局长和彭队长心里都是特别的不安,但是他们只能把这份不安,带回家慢慢咀嚼了。

  等他们刚一走,从远亮就回进来,在张省长面前自我批评:“张省长,在这件事上,我有责任。本来想要跟门卫打电话的,将你的批示件送去省委那边,我就忘记了。才造成了刚才这样的事情发生,真不好意思。”
  张省长似乎点了点头,转向梁健:“梁健,你有什么话要说吗?”梁健当然有话要说,这省委省政府门口的警卫,太不像样了,死板、僵化,还有那么点自鸣得意,使得整个省委省政府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不近人情的庞大衙门。
  但是,梁健却说:“张省长,我没有什么好说的。”他可以说那几个警卫的不是,但是他觉得,这几个警卫,还不值得他打小报告。张省长脸上露出一丝笑说:“那坐下来说话吧。”
  刚才大家都是站着。张省长这么一说,从远亮赶紧给张省长续了茶,给梁健也倒了一杯茶,自己退了出去。
  张省长喝了一口茶,又对梁健说:“关于自己冲击省政府大门的事情,你也没有一丝一毫的悔改?”梁健看了张省长一眼,感觉他目光之中并没有多少责备的意思,答道:“张省长,我并没有觉得自己做错什么。约好了四点钟来见张省长,在下面磨了很久,那些警卫还不让进,我担心迟到,才冲了进来。我不想迟到。”

  “为了不迟到,冲击省政府大门,这倒也说得过去。”张省长说,“不过,省委省政府机关,也有机关的规矩,这种事事情以后最好别再发生了。”梁健说:“不会再发生了,想要让他发生,恐怕都难了。”
  张省长问道:“为什么这么说?”梁健说:“因为刚才你说,我是你秘书。就这句话,这些人以后见了面,肯定就会对我恭恭敬敬。这是我能肯定的。”张省长笑道:“事实上,你还不是我的秘书。”梁健说:“我知道,张省长是为了让我免除麻烦,谢谢张省长。”
  张省长身子在沙发中微微欠了欠道:“现在,我想问你一个问题,我给你十秒钟考虑,过了这十秒钟,如果你还没有回到,我就认为你是否定的回答。”
  梁健感觉,这是张省长对自己的一道考题,他赶紧提起了精神,注视着张省长。

  张省长说:“我马上要缺少一名秘书,你来接任这个秘书,放弃南山县的职务,你看这么样?来,还是不来。现在计时。”
  梁健还真没想到,张省长忽然之间就问起了这么一个问题。镜州市,南山县,向阳坡镇,很多事情、很多人,一下子涌入了他的脑袋,胡小英……时间才走过三秒钟,梁健就回答:“来。”
  张省长脸上露出了笑容,说道:“很好。那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刚才,我说十秒钟,其实,我真正给你的就只有五秒钟。如果超过五秒钟,你还不能下定决心,那就说明你认为其他事情,比当我秘书重要。那样的话,我就不会考虑你了。”
  日期:2015-06-15 06:3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