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85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的谨慎让我显得有些好奇,要晓得,之前去独山苗寨的时候,她可没有这般小心。
  那一夜,是我自被种下蛊毒以后,最为煎熬的一晚上。
  不管我怎么想,都想不到堂哥陆左居然一下子就变成了人人追打的通缉犯。
  他不是黑白两道都吃得开么,他不是据说还是有关部门的高级干部么,他不是曾经拯救过世界么?
  怎么会突然一下,就卷入这漩涡里面来了呢?
  不但如此,还牵连到了二春和朵朵。

  我想来想去,觉得若是想要问个清楚,这世间恐怕只能去找一个人,那就是曾经跟我一起谈风弄月的杂毛小道萧克明。
  我听二春说过,这家伙可是茅山宗的掌教真人,虽然我不知道这事儿到底有没有水分,但是我觉得如果找到茅山宗上去,见到这一位青衣道士的话,我就可以把整个事情给弄明白了。
  这般想着,我立刻就待不住了,恨不得身上长出一双翅膀来,飞到那茅山去。
  这时我也初步下了一个决定,那就是要前往传说中的茅山宗,找一下杂毛小道,亲自找他问个清楚。
  尽管我不知道虫虫十分同意,但我还是决定跟她说一说。

  不管如何,陆左都是我师父,同时也是我的救命恩人,他出了事,我不能不管。
  我翻来覆去,一直到半夜才勉强睡去,而到了第二天早上的时候,离开的虫虫都没有回来,这让我和苗女念念都十分担心,几次商量,说要不然我们直接去排山蛊苗那里去看一看,到底出了什么事。
  而还没有等我们出发,虫虫带着一身露水返回了来。
  她回来之后,二话不说,直接奔到了我的面前来,我以为她是要跟我拥抱呢,伸出手,记过被她一巴掌拍开,紧接着她从我的衣领处,摸出了一个小黑点来。
  她啪嚓一下,直接给捏碎了去。
  嗯?

  我望着她手心里那碎裂的小黑点,里面露出复杂而精细的结构,下意识地愣了一下,说这是什么?
  虫虫将那捏碎了的小黑点抛到了我的手上来,笑了笑,说没看过?那你就多看一下吧,其实我也不认识。
  她说是这般说,不过神情却显得很笃定。
  我接过那小黑点来,瞧见这玩意只有芝麻粒大,一面有黏性,捏碎之后,露出里面的精细的结构来,不仔细看,还真的瞧不出是什么,然而我并非没有看过美国电影,不用了解,都知道这细致而小巧的东西,应该有着窃听器,或者定位器的功能。

  我想起了余领导跟我告别之时,那语重心长的轻轻一拍肩。
  除此之外,我是在想不到还能有谁,能够这般悄无声息地给我的衣领上沾上这玩意来。
  他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难道,他跟我说的那些话,都是在骗我的?我堂兄陆左其实并没有任何事情?
  不对,不对,陆左出事,这是肯定的,他之所以在我的身上安一个这玩意,恐怕是想要通过我,找到我堂哥陆左吧?
  不过他凭什么认为我会跟堂哥陆左有联系呢?
  难道他是专门把这个消息告诉我,然后让我去帮着他找到我师父?

  他找我师父,难道不是为了帮忙,而是想要将他给缉拿归案?
  难道我堂哥陆左真的做了那伤天害理的事情?
  我的脑子里一瞬间出现了无数的问题,感觉自己的脑壳几乎都快要炸开了,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肩膀又被人轻轻拍了一下,我几乎是下意识地跳开,这才瞧见那人是虫虫,她瞪着我,说你愣着干嘛呢?
  我苦涩地摇了摇头,说没有,我心里有些乱。
  她笑了,说乱怕什么,你要是觉得心里乱,就去打一架,打得舍生忘死了,就什么烦心事儿都没有了。

  她这是在督促我将那苗疆三十六峒给全部挑战了去,完成对她的承诺么?
  只是现在我堂兄陆左都陷入了这般的险境,我又怎么可能四处挑战,做这种扬名立万的事情呢?
  我想把昨夜自己做出的决定告诉她,然而却始终张不开口。
  我能够感受得到虫虫对我的期待,而越是如此,我越能够感受得到那沉重的压力在肩头,使得我不能够张开这个口。

  就这般犹豫着,我被虫虫和苗女念念一路带到了四排山后半途的一个寨子前来。
  跟之前瞧见的苗寨不同,这里的寨子没有寨墙,那吊脚楼在山上四处散落,大片的梯田层层叠叠,阳光一照,就好像山边出现了无数的白色绸带。
  美!
  我们来到了寨子前的一片打谷场前,一路过来无人阻拦,乡民在田地里忙碌着,打谷场边的老槐树下有几个老头在抽着旱烟聊天,光屁股的小孩儿追着一个破烂足球,在跑来跑去,还有一个戴眼镜、扎着马尾辫的年轻女孩子在跟几个井旁洗衣服的妇女说些什么。
  这村子跟滇南边陲的无数村庄一般,几乎没有什么区别。

  难道这儿就是我的第三站么?
  我看了虫虫一眼,她示意我去找人问,我没办法,硬着头皮来到了那大槐树下,对那几个拿着旱烟杆子吞云吐雾的老头子拱手说道:“这里可是四排山的排山蛊苗?”
  这树下的两个老头子有些耳背,听不懂跟我在说些什么。
  我又问了一句,另外一个老头才摇着蒲扇问我,说后生仔,你问这个做啥子,我们这里是狗带村二大队。

  狗带村?
  我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有些着急了,说大爷,我问你们,村子里可有什么神婆或者别的人啊,方老呢?
  老头哈哈笑了起来,说啥方老啊,现在是新社会,你要找当官儿的,就去找大队队长,或者去那边村子,找村委书记;至于神婆,早年间倒是有几个,三反五反的时候,全部都给斗倒了,哪里还有这玩意啊……
  啊?
  我的天,怎么回事这样子呢?
  我满脑子浆糊,回头来找虫虫,说大姐,你昨天夜里不是说要进这村子里来探一下路么,是不是找错地方了啊,人家这里,根本就不叫排山蛊苗好吧?
  虫虫没有说话,而苗女念念则一脸无语地说道:“你真的以为虫虫姐是来这破村子探路啊,她是去帮你擦屁股好吧?”

  擦屁股?
  难道她昨天是去找那个余领导的麻烦?
  难怪她一直到今天早上才会来,给人的感觉还颇为疲惫,而且一回来就找出了藏在我衣领里的那小黑点。
  我心中一暖,问她说怎么样,事情到底是怎么处理的?
  虫虫摇了摇头,说那人的身手很强,真的很强,我没有跟他交手,对峙了一下他就离开了,应该是没有恶意。
  我长嘘了一口气,说那现在怎么办,这里不是排山蛊苗,我们要不要另外找一下?
  日期:2015-10-24 18:1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