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180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许丹阳温声道:“那崔先生的条件是?”
  “他们四人,山、医、相、卜,只差命脉。”崔秀盯着许丹阳道:“素闻五大队行则五脉俱全,则你必是命脉。你我既然同根,就一决雌雄!你败我走,你胜我服!”
  许丹阳略一沉吟,点点头,道:“点到为止的话,这样也好。”
  计千谋、薛笙白、雷永济、袁重山等人听见这句话,顿时不约而同全都散了开来,为许丹阳腾出了一大片空地,许丹阳朝着崔秀微微一揖,道:“崔先生,请了。”
  崔秀愕然的看着许丹阳,目光瞟向他背上的那小女孩儿,道:“她——“
  “哦,倒忘了这小丫头。”许丹阳笑了笑,又稍稍侧脸问背后的小女孩儿:“如心,你怕不怕?”

  那叫做“如心”的小女孩儿脸色淡然,道:“五招。”
  许丹阳道:“什么五招?”
  如心道:“他的破绽在中脘,五招之内,他一定败在表哥的手中,我不怕。”
  “你……”崔秀的脸色瞬间煞白,像看妖怪一样看着如心!
  日期:2015-12-19 18:30:00
  更新线----------------------

  梁上,连叔父和一竹道长也都忍不住瞪大了眼睛,愕然的看向那个叫如心的小女孩儿。
  他们如此举动,让我立时明白,如心所言无误,崔秀的破绽确实是在中脘!
  可是,这也实在是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一个看上去只有四五岁的小女孩儿,怎么可能瞧得出崔秀这等高手一身修为的破绽所在?
  就连我观察了崔秀许久,也还没有看得出来!

  莫非是五大队里雷、薛、计、袁诸位高手对崔秀有所提及品评,被如心听了去,所以她才知道?,
  可是看雷、薛、计、袁诸位高手的表情,他们显然也是十分震惊!
  我不由得也像看妖怪似的看向那如心,她却仿佛有所感应,像是察觉到有人在暗中窥伺她一样,扭动小脑袋,逡巡四顾,我急忙把脸往后缩了缩,好在这小丫头并没有注意到我们这边,略略环顾,便即复归。
  “崔先生,请出手吧。”许丹阳神情悠然,一副表情稳如泰山。
  “哈!”

  崔秀猛地张开嘴来,怪喝声中,只见一团状如浓痰的鲜红色粘液“嗖”的迸出,劈面打向许丹阳的面门!
  骤然出击,抢占敌先,崔秀此人果然心狠手辣!
  日期:2015-12-19 18:31:00
  许丹阳稍稍皱了皱眉头,似乎是觉得崔秀的招数恶心——抬手轻轻一拂,早有一张符纸飞出,迎面裹住了那团粘液,半空里缩成鹌鹑蛋大小,又朝崔秀倒飞了回去!

  我心中不由的暗暗喝彩:“好厉害!”
  我见过一竹道长出符的手法和速度,已然是极快了,可是跟着许丹阳相比,却又显然差着一筹!
  一竹道长出符,我纵然瞧不真切他的手是从什么地方把符纸拿出来的,但是我却可以大致判断得出,他那符纸是藏在他的道袍袖子里。在使用的时候,被他以极快的速度从袖子里抽出来,捏在指间,然后发力施术。
  这样的出符手法,不但需要施术者有非常准确的判断力,知道用什么符纸破掉对手的术,还需要施术者有极快的手速,得以在敌人得手之前破解敌人的招数。可最重要的却是需要施术者有着极其清晰的记忆力!
  因为我可以肯定,一竹道长的袍袖之中绝不可能就藏着一种符纸。
  黑、黄、绿、红、白,五色符纸,箓文字样更是千变万化,数百种已是小可!这样繁复的纸符,一竹道长都藏在身上,使用时,并不以眼观,而是信手抽出来一张,就敢肯定是自己要用的那张——记忆力委实可怖!
  只不过,这种记忆是可以通过平时反复不断的练习来锻造出来的,沿用古人的一句话作评——无他, 但手熟尔。
  日期:2015-12-19 18:31:00
  许丹阳穿的衣服是中山装,板板正正,不如一竹道长的道袍那样大腹便便,可以容物,因此他在袖子中藏符纸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许丹阳出符之前,双手下垂,掌中、指间空空如也,出符之时,只是把手往空中随手一挥,我根本就没瞧见他从何处取符,也猜不出他身上哪里装着符纸,就好似空中凭空被他变出了一张符纸,恰恰凑用,用即克敌制胜!
  至快如斯,当真可怖!

  言归正传,且说许丹阳那符纸包着崔秀喷出来的粘液又倒飞了回去,反逼崔秀面门,崔秀见势不妙,连忙后撤半步,双手齐出,冲着那团符纸包裹着的粘液隔空猛戳,那东西迅即止住,且又奔向许丹阳!
  许丹阳轻轻一笑,笑带不屑,似乎是不愿意如此消磨时间,却听崔秀口中又是一声怪喝:“嘿!”
  只听“砰”的一声爆响,那符纸包裹着的粘液竟然炸了开来,空中登时弥漫起层层血雾。
  “血雾有毒!”薛笙白大声叫道:“大家伙小心,不要吸了血雾,这厮歹毒的很!”
  薛笙白这话明面上好像是在提醒计千谋、雷永济、袁重山等人,可是这几人都距离崔秀甚远,根本碰不到那血雾,所以薛笙白的话其实是说给许丹阳听的,好叫许丹阳防备。

  日期:2015-12-19 18:32:00
  但许丹阳却丝毫不惧,眼见血雾弥漫,已近身畔,又是信手一挥,早有符纸飞出,翩翩舞入血雾之中,“呼”的无火自燃,腾起一阵蓝色的火焰来,连着周围的血雾,烧成一片,顷刻间干干净净!
  薛笙白、雷永济、袁重山、计千谋等人齐声喝彩:“好!”
  这固然有溜须拍马的成分,可是许丹阳的手段干净利落、精妙绝伦,也确实值此赞誉!

  崔秀脸颊上的肉一阵抽搐,他先前挑了许丹阳来敌,应该是瞧着许丹阳年轻,又听他姓名不如薛笙白、雷永济、袁重山、计千谋等人在江湖上声名赫赫,便错以为许丹阳是五大队一行人中本事最弱的,结果却不料踢门踢到了铁门槛,自讨了苦吃!
  高手之间对垒,往往是数招之下便分胜负,崔秀先动手,抢了先机,又是攻人不备,却反而被许丹阳处处压制,其实是不用再继续比了。
  可惜,一个亡命之徒把自己的身家性命压在了这场比试上,又叫他如何善罢甘休?
  日期:2015-12-19 18:33:00
  只见崔秀两侧脸颊上的肉一阵抽搐,猛然把左右手的食指、中指一起塞入口中,刹那间,咬的满嘴流血,五官都扭曲了起来!
  五大队诸人见他如此凶恶,都不由得骇然变色,那雷永济吃过他的亏,忍不住叫道:“小心!”
  话音未落,但见四条“红线”闪电般破空射出,一条刺向许丹阳的眉心,一条刺向许丹阳的膻中,一条刺向许丹阳的气海——另有一条,竟是刺向许丹阳背后如心的脑门中正!
  这正是之前崔秀与雷永济对敌时候,侥幸赢得半招所用的手法!
  当时一条“红线”便烧掉了雷永济的眉毛,而今,竟是四条!
  却听“呼”、“呼”连响,四条“红线”全数消融,许丹阳的身子连带着如心化作了一道影子,鬼魅般从崔秀身侧掠过,几乎是与此同时,“啊”的一声惨叫响彻大殿上下,有道影子轰然倒地,正是崔秀!
  日期:2015-12-19 18:35:00

  许丹阳把背上的如心放了下来,瞧了瞧,安然无恙,而后才扭头看向捂着胸口满地打滚的崔秀,一改之前温文尔雅的脸色,阴毒的说道:“你能练成血手指,而且是在这年纪把双手四指全都练成了,算是很难得了!我一向是爱才的,本来不愿意废了你,可怪就怪你太下作了,居然对一个四岁的孩子下手!”
  原来就在刚才,电石火花之间,许丹阳不但破了崔秀的“血手指”,而且还击中了崔秀的破绽所在——中脘穴!
  所谓破绽,其实就是玄门修行者一身的气凝之处,最是重要又最是薄弱,一旦受击,气散功休,道行尽矣!
  就在方才,弹指间,杀“老三”,破“风唳”,好不威风!而今却成废人,天道好还,报应如此不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