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179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5-12-18 23:52:00
  更新线----------------------
  我瞧见了说话之人的相貌,正是先前在五大队诸人之中,头发、眉毛、胡须全都不生的光头老者。
  他浑身的机灵劲儿,似乎很喜欢开玩笑,一进大殿里来,就又冲雷永济说了句:“啧啧,这血里像是有毒!雷老大,你的眉毛弄丢了,是想和咱老计比比谁更光吗?”

  雷永济神色大为尴尬,恶狠狠的瞪了光头老者一眼,喝道:“计千谋,你再敢笑话我,我把你的舌头连根吹断!”
  计千谋“嘿嘿”一笑,扭头又看向崔秀,满脸的笑容在瞬间消失殆尽,变得冷若冰霜:“崔秀,能伤得了雷老大几根寒毛,也算你了不起!来,让老计来领教领教你的命术血咒之法吧!”
  崔秀打败了雷永济,张易满脸欢喜,却不料又进来一个人,而且仍旧是五大队的人,张易的欢喜在刹那间就全部变成了恐惧。
  崔秀脸上那淡淡的笑意也在顷刻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他冲着门外冷冷说道:“你们全都现身吧!”
  大殿门口原本空无一人,崔秀的话音刚落,便骤然多出了三个人影——袁重山、卷刘海儿、红脸老者同时出现,就好像他们一直都站在那里似的。
  那小女孩儿的脑袋又缓缓的从卷刘海儿的背后伸了出来,一双星眸黑亮灿然。
  日期:2015-12-18 23:54:00
  张易瞧见这些人,脸上已经毫无血色,一双手也紧紧的握成了拳头。
  崔秀虽然不动声色,可是我能瞧见他的背影在轻微的发颤。
  大劫难逃!
  “薛老大,雷老大中了血毒,你还不赶紧给他看看?”计千谋冲那红脸老者说道。
  红脸老者只瞥了雷永济的眉毛一眼,便道:“急什么?不过是蚊叮蚁咬的伤,不值一哂。”
  听见这话,崔秀的目光骤紧,却见那红脸老者抬起右手来轻轻弹动中指,早有一抹灰白色的毫芒奔向雷永济的眉头,顷刻之间,雷永济那受伤的眉棱骨处便多了层药粉,而血迹已然不见。
  倒是灵验如神的妙药。
  细看之下,我才瞧见,原来那红脸老者的双手十指都大有文章——他的每根手指头的指甲都是极长极长的,而且颜色各不相同,赤、橙、红、绿、青、蓝、紫、黑、白、黄一应俱全!最奇的是,他每个指甲上都套着个小小的透明塑料药包,使用时,只需轻轻一弹,药包碎裂,其中的药粉便飞射而出,如此一来,真是又快又准又叫人难以提防!

  不用说,此人必定是医术一脉中的高手!
  日期:2015-12-19 00:01:00
  计千谋道:“薛老大,这样就没事了?”
  红脸老者面含讥诮,道:“区区的邪教血毒,还能费我多大功夫?”
  崔秀没有吭声,脸上却多了些冷笑。
  “崔秀,你用不着不服气,雷老大只不过是太看不上你,所以才大意了。否则,你以为凭你的本事,还能伤得着雷老大的一根头发吗?!”那红脸老者看出了崔秀的冷笑,便也回以讥讽。
  五大队诸人中,计千谋滑稽可爱,雷永济急躁冲动,袁重山不动声色,中年男子温文尔雅,倒以这红脸老者最是骄横,在他面前,连冷笑都不能。
  “嘿!”崔秀终于忍不住说道:“神医薛笙白,江南玄门医术一脉唯你称雄,真是好厉害!”
  “哼!”薛笙白双眼翻白,鼻孔朝天,竟来个默认。
  “可惜一过长江,就要藏头缩尾,只因羞见禹都张家!”崔秀又说了几句。
  “你!”薛笙白没料到崔秀是欲抑先扬,夸过之后是挖苦,一张红脸在刹那间变得青灰,却偏偏又说不出话来,只能干瞪着崔秀,目眦尽裂。
  我知道江南医脉中有个薛家,与禹都张家并雄,张家祖上是医圣张仲景,薛家祖上是明朝御医薛立斋,都是家学渊源,名噪海内。

  这个薛笙白想必就是薛家的高手,但是在崔秀的挖苦言语和薛笙白的神情表现之中,却像是薛笙白跟张家结下了什么梁子……这些我倒是都不明所以。
  日期:2015-12-19 00:05:00
  “嘿嘿……”
  计千谋笑了起来:“薛老大,这个崔秀的话少,却字字歹毒啊!怎么,要不要亲自动手解解气?老哥我可以把他让给你。”
  “呸!”薛笙白啐了一口,骂道:“他算什么东西?!怕脏了我的手!”

  “好!”计千谋道:“老哥是向来不讲究的,就让老哥代你下场玩玩儿!崔秀,好叫你输得明白,老夫姓计,名千谋。倒不是老夫自吹自擂智计百出,奇谋不断,而是爹娘起名起的好,老夫——”
  “当年剿灭天理宗时,你立功最多,人称千谋万断不失计。”崔秀突然打断了计千谋的话。
  “咦?!”计千谋稍稍吃了一惊,道:“小瞧你了,你知道的还真不少!”
  崔秀道:“南火太虚子卜术近妖,却被你算计,你很厉害,千谋比起神医来,不算虚名。”
  薛笙白在旁边听得又是一阵火大,却又不便于反驳,因为一反驳就像是自认“神医”是虚名了,只把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计千谋弄出一副忍住不笑的滑稽样子,干咳两声,道:“嗯,你知道就好了。太虚老妖是我们卜术一脉中的大败类,由我来清理门户,那当然是最妙不过了。按理说,你是命术一脉的人,不由我来出手对付你……”
  “你们不妨一起上!”崔秀再次打断了计千谋的话。
  日期:2015-12-19 00:08:00
  计千谋顿时稍稍愕然,雷永济在旁边怒道:“崔秀,老夫一时失手,才让你占了半分便宜,你以为自己便是天下无敌了?!你不要太狂了!”
  “群起而攻还算诸位无耻的光明正大。”崔秀冷笑道:“车轮战可就下流的隐晦。”

  这话一说出来,五大队诸人齐齐变色,但是却没有一人出言反驳——雷永济败了半招,计千谋就上来了,这不是车轮战是什么?要是计千谋又败了,肯定还会有下一个人出战,五大队总归不会放过崔秀和张易,这种打法在江湖上来说,确实算得上无耻下流。
  崔秀这人看似寡言少语,为人木讷,但其实却字字都能噎死人,看似外表平平,但内心的狡诈程度,又远超常人的想象——之前,故意托大,激怒雷永济,拼斗之中,又佯装不敌,结果勉强胜了雷永济半招,眼下,他明知无幸,便拿这话来挤兑五大队众人,且看五大队诸人怎么下得台来。
  日期:2015-12-19 00:15:00
  计千谋突然看向张易,厉声道:“张易,你呢?也要跟着崔秀抗拒到底?”
  “我……”张易瞥了崔秀一眼,见崔秀目不斜视,淡然而立,便咬牙道:“我与崔大哥生死与共!他做什么,我做什么!”
  “杀我们两人,群攻也可,轮战也可,五大队都会威风。”崔秀仍旧是不咸不淡的拿话挤兑人。
  “崔秀,打嘴仗是没有意义的,不管是车轮战或是群攻,你们两个都跑不掉。”袁重山开口说话了:“火星尖狭是当流,纹乱纵横主配囚——你的上停之相,足以预兆你的结果必定是锒铛入狱。所以老老实实认罪伏法,说出来五行教的巢穴所在,说出来其余堂口的主要罪人名单,或可以功抵罪,从轻发落,如果一味顽固不化,则是违逆天相,主死!”

  “不错!”薛笙白道:“跟正派中人讲道义,跟你们这些歪门邪道,有个屁道义可说?你们害人的时候讲道义了?计老大,少费吐沫星子了,废了这俩恶徒!”
  “好。”计千谋缓步走上前来。
  “雷永济、薛笙白、计千谋、袁重山!”崔秀环顾众人,突然大声说道:“为我崔秀,竟惊动如斯高手,上天待我毕竟不薄!只此人面生,无缘识荆,请教尊姓大名。”
  崔秀的目光落在那卷刘海的中年男子身上,等着他开口。
  薛笙白喝道:“凭你也配知道我们总首领的名号!?”
  日期:2015-12-19 00:17:00
  那中年男子的表情却十分和煦,微微笑道:“我姓许,言午许,名丹阳,内外双丹化孤阳。崔先生,跟我们走吧,我可以保证,只要你配合的好,我绝不为难你。”
  “你们寻我,不过是要破五行教。”崔秀道:“若我不服,纵然囚我、毁我、伤我、杀我,我也不说机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