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875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省长感觉,这种风气,一定得变一变。但是他知道,作为省长,他还改变不了这些。作为行政首长,他的主要工作是贯彻落实党委的各项工作,很多人说,党委动动嘴,政府跑断腿。政府的主要工作是抓落实。抓队伍和抓作风,还轮不到他。
  从这一点上说,张省长真的非常想当上这个省委书记。对他来说,这不仅仅是一个位置,也不仅仅是一个平台,而是与他实现自己的理想抱负息息相关。
  这天晚上,喝了点酒的张省长,本想跟妻子葛慧云聊聊自己的抱负的。但是,他坐下来不久,葛慧云给他送上了茶水之后,就问张省长:“南山县的梁健,你和他谈过了吗?”
  张省长说:“还没有呢。小从通知他后说,今天梁健正在举办婚礼。没想到他今天结婚,约定了明天来省里。”葛慧云说:“还没有谈,那最好了。你就别再跟他谈了。”
  张省长很是惊讶问道:“为什么?”葛慧云说:“就是你刚才说的事,梁健结婚了。”张省长说:“我找秘书,难道还不准人家结婚啊?”葛慧云说:“不是这个意思。你难道看不出,萱萱和梁健之间的关系,有些不一样吗?”

  张省长疑问地瞧着葛慧云说:“你的意思是,梁健和萱萱……”葛慧云说:“没错。梁健和萱萱之间,有不一样的关系。今天梁健结婚,萱萱情绪很低落。萱萱的闺蜜季丹告诉我说,梁健很是花心,他现在和其他女孩结婚,是对萱萱的极大伤害。”
  张省长默默点点头:“真有这样的事情!”葛慧云说:“我想,萱萱的闺蜜应该不会乱说。”张省长道:“梁健这小伙子,政治素质和工作能力,都比较强。但是如果在这方面,有问题,那实在太可惜了。”葛慧云说:“我一直认为,德比能更加重要,如果你身边多了一个品德不好,能力很强的人,这不是更加可怕吗?”
  如果是调一个平常的干部,张省长也许会说,这个事情等我让人去调查一下再说吧。但如今张省长要调来的是自己的秘书。他就不允许对方有这方面的缺点,当即就说:“那么,梁健的事情就放下了,我得去另外物色一个合适的人选了。”
  新婚之后的第一天,梁健打算是去见张省长。新婚燕尔,原本应该度蜜月,去一个浪漫的地方旅游。但是,梁健和项瑾的蜜月之旅只能靠后了,首先,项瑾怀着身孕,这三个月内,都不是特别稳定,更何况项瑾曾经有一次晕倒,冒然出行,不太安全。他们决定,这两天就去拜访老军医介绍的女医生舒绛。

  第二个不能出游的原因是,梁健目前所在的南山县,现在既没有书记,也没有县长。梁健如果在这个时候,跟着老婆去度蜜月了。这就叫没有大局观,在官场是很忌被人说成没有大局意识的。
  项瑾很理解梁健,对他说:“这次的蜜月就先欠着吧。等以后我们有时间了,我们一起去一趟夏威夷吧?”梁健说:“谢谢太太的理解。”项瑾说:“就这么说定了。”梁健说:“今天我先去见一见张省长,如果有时间,我带你去看舒绛医生。”
  梁健上了车,向着省政府进发。在半路上,他就接到从秘书的电话。梁健以为从秘书是却道:“梁书记,不好意思,张省长刚刚又跟我说了,说是让你不用到省里见他了。”
  梁健吃惊地说:“是吗?早上又这么说了吗?”从秘书说:“是啊,我也闹不清怎么回事。梁书记,真是对不起啊。”

  看,我回县里去了。谢谢你啊,有空记,再见。”
  对于从秘书,梁健交往了几次,倒是并不反感,并没有某些领导秘书一样,在领导面前是一套,在其他人面前又是一套。
  梁健这一个上午的时间,就多出来了。梁健本想下午陪项瑾去舒绛医生那里,如今上午就有空,正好可以陪项瑾去一趟,下午的话,就可以回一趟南山县了。县委办已经发短信过来,在短信里就有些事情汇报。
  他们知道梁健刚刚结婚不久,是不好意思打扰他。况且他目前就是南山县的一把手。梁健感觉,当你当了一把手之后,人家看你的目光会不知不觉,生出许多的敬畏,甚至是害怕。梁健有时候会想,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后来,梁健想通了,这敬畏,其实是敬畏他手中的权力。因为权力可以帮人,也可以害人。当人家怕一个官的时候,是担心一个官员用手中的权力去害他。
  从开始主持县委工作以后,梁健已经本能的感觉,有些人更加敬畏自己,本来打电话给自己的,现在都改成了发短信息,这就是例证之一。

  梁健动了动手指,回复说,下午到办公室,到时候再处理。还特意加了一个“谢谢”。对方赶紧回了过来“谢谢梁书记。”他能够体会到,作为实际上的一把手,他的一个“谢谢”,或许就能在下属心中引起波澜。
  梁健回到家里,项瑾正在弹奏钢琴,保胎期间,她没什么事情好做,弹弹钢琴就是娱乐。看到梁健进屋,她停下了弹奏,奇怪地问道:“这么快就回来了?”
  梁健说:“也太奇怪了。本来说好了,今天见张省长。但是早上又通知我,说不用见了。我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呢!”项瑾说:“这也很正常啊,你们不是经常说,计划赶不上变化嘛。”
  梁健反正也猜不出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就说:“算了。我也不去多想了。这样吧,我带你去见舒绛医生吧?”
  之前,项瑾早就已经从老军医那里弄到了舒绛医生的电话。舒绛医生已经退休在家,让她随时都可以过去。因为是私事,又是去舒绛医生这样喜爱安静的老医生那里,梁健就让驾驶员回去,自己开车前往。
  舒绛医生也就住在南溪的附近。按图索骥前往,让梁健和项瑾都感到惊讶的是,舒绛医生所住的房间,竟然在一个老小区。这个小区起码也已经有二十年的年龄了吧。舒绛医生就住在底楼。他的房间外面是一个小院子,栽种了各类花草,如今开始散发花香。
  舒绛医生带着一副黑边的眼睛,她脸上已经有了比较多的皱纹,微微有些发白头发,却纹丝不乱。她微笑的时候,还是可以让人想象得出她年轻的时候,肯定是一个美人。梁健不由想起,老军医跟他说起,舒绛医生时,眼中那不同寻常的神情。在老军医的脑海中,也许舒绛医生永远都是年轻时候那美丽的容颜。
  舒绛医生的房间,也是一层不染。木质的地板,木质的护墙和木质的座椅,小区虽旧,屋子也不大,但是住在这样的房间当中,应该还是非常舒适的。
  舒绛打量了项瑾和梁健,笑着对他们说:“你们真是很般配的一对啊!”梁健和项瑾相视一笑,说:“谢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