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068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从马上跳下来的时候,赵云身上血迹斑斑,他从怀中取出了刘备的儿子阿斗,一下子跪在地上,送到刘备手上哭道:“嫂子死了!我没能救回来,只带回来了小主公!”
  刘备直接把阿斗扔在地上:“这小子差点连累死我的兄弟,救他何用!”
  赵云急忙抱起了小阿斗,感动得哭的稀里哗啦。
  众人都很感动,跟着这么一个领导,死了都值了。
  在这个领导心中,他们比他儿子还重要,这份感情,他们怎么看?
  他们很感动,人心全部被凝聚了,刘备是有着高超交往艺术的领导。
  每个人的成功,都不是偶然的,一个落魄卖草席的皇族后人,能走到建立了一个蜀国的人,身上有着凡人所没有的能力。

  习凿齿评论刘备说,刘备尽管处在颠沛流离和危险艰难之中,却更讲信义;尽管形势事态危急,说出的话却并不违背道德。他追念刘表当年的旧恩,以情感动三军;眷恋追随他的民众,使这些人都甘心与他共度患难。刘备终于能建成大业,不也是应该的吗?
  龙王听后,说道:“我明白怎么做了。”
  我说道:“我多提点一个意见啊。还有一个就是,说说你刚才对待华子的方式,确实是不对的。资治通鉴中,司马光评论曹操说,魏王曹操知人善任,善于洞察别人,很难被假像所迷惑;能够发掘和提拔有特殊才能的人,不论地位多么低下,都按照才能加以任用,使他们充分发挥自己的才智。和敌人对阵时,他仪态安详,似乎不愿意打仗;可是一旦制定好策略,向敌人发动攻击,便气势充沛,斗志昂扬。对有功的将士和官吏,赏赐时不吝千金;而对没有功却希望受到赏赐的人,则分文不给。执法时严峻急切,违法的一定加以惩罚,有时对犯罪的人伤心落泪,也不加赦免。生活俭朴,不崇尚富丽奢华。龙王哥,你除了里面的那条‘执法时严峻急切,违法的一定加以惩罚,有时对犯罪的人伤心落泪,也不加赦免。’之外,其他都能做到,但是你做不到那个,是不行的啊。仁慈的梁武帝,就是因为有该罚的不罚,自己的人犯错也不忍心责罚,所以下面的人都乱套了,你这样做,管不住人啊,他们也不服气了呢!”

  龙王叹气道:“我实在不忍心剁掉他双手啊。”
  **对我说道:“龙王哥人就是太好了,龙王哥,惩罚这种事,你不真动手,真的镇不住手下的人,出来混的,哪个不是奸险狠毒,靠,不靠狠一点的惩罚,怎么能压得住他们!”
  龙王点点头:“我会听你们的。谢谢你们提的意见。**,你那边的话,你要好好守着自己地盘,让自己手下也别老是去惹华子他们那边的人。”
  **问:“如果他们故意惹事呢?如果他们先挑起事端。”
  龙王说:“先忍让,但如果实在太过分,就反抗!不需要忍让!”

  **说:“好!”
  龙王说道:“伤没那么严重吧?”
  **说:“就这点伤,死不了。”
  龙王过去,帮**看了看他的脸,脸有一点肿,但基本没什么事。
  龙王说:“没事就好。记得擦药。”
  **说:“这多大点伤啊大哥,没事的我。你自己也小心,华子这王八蛋真是脑壳烧坏了,艹!竟然连你都敢动。还有老五老六这两个家伙,抓到我不废了他们!为什么要出卖了我!”
  龙王说:“好好找他们,找到了后通知我。你先回去吧,我就不送你了,路上小心。我和我小兄弟聊聊。”
  **起来道别后,走了。

  龙王看了看我,说:“陪我去喝两杯吧。”
  我说:“好。”
  两人去了吃饭的包厢,要了火锅,酒。
  我给龙王倒酒的时候,他说:“咱两就不要客气了,各自倒各自的。”

  各自拿起面前的酒,倒酒。
  斟满后,龙王举起杯:“谢谢你。”
  我说:“说了咱两不用客气,你还那么客气。”
  龙王说道:“今天真的是够巧的,你刚好在那里。”
  我说:“是,更巧的是,华子抢的还是我们唱歌的包厢。”
  龙王骂道:“这家伙真是要疯了!”
  我说:“他也是被激起来的,这帮人抢了他,他才这样子。”
  龙王说道:“事情可能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我说:“对,没有想象中的简单,也许真的是有人在背后搞鬼。”
  龙王说:“但却很难查。”
  我说:“嗯。”
  龙王说道:“张帆啊,我是不是真的太过于仁慈了。”

  我说:“太仁慈了。该罚不罚,要管着他们,真的是很难。我觉得**说得很对。”
  龙王叹气,说:“是啊。”
  两人又聊了一些事情后,喝了差不多,我就去他们所在的那酒店睡觉了。
  第二天,去监狱忙,忙完了后,又是出来了外面。
  已经在过圣诞节了,但是,监狱里面是没有所谓的圣诞节的说法的,所以,在监狱里面啊,真的是,死气沉沉。
  外面过节的气氛很是隆重,各个商场,商店,都挂满了圣诞的东西。
  西方人过年,还挺隆重。
  我们也越来越西化了,年轻人们对西方化的这些东西,非常的敏感在意啊,圣诞节,也是秀恩爱的节日。
  我靠,我去找谁秀啊。
  想了想,我回去旅馆,看着,翻找着。
  找谁秀呢?

  谢丹阳?
  这家伙估计和徐男出去了,徐男才是她的真爱,他麻痹的。
  林小玲?
  林小玲这厮这段时间也没联系我了,不知道干嘛去了。
  而且像她那种白富美,早就有约了吧,各种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活动很多的。

  如果我突然约她,会不会被拒绝,多他妈没面子。
  要不,找朱丽花?
  艹,算了吧朱丽花,跟那家伙过节,过个屁节日,过摔跤节还差不多。
  要不,找丁灵?
  丁灵啊,这个可以有,昨天还说要我多多找她,她一个女孩子,也拉不下面子啊。
  靠,我其实想来想去,所谓的拉不下面子,都是胡扯的,要是一个女孩子真的喜欢你,面子什么东西都是虚的,她才不管那么多,打死都会找你,但是如果不喜欢你,面子就多了去。
  但,丁灵不同于其他女孩子。
  我还是找丁灵吧,我给丁灵打电话,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好吧。
  等了五分钟打过去,还是正在通话中。
  有什么前途呢。
  行,又等了十分钟,打过去还是通话中。
  约个女孩子真难啊。
  我翻了翻,找谁好呢?
  一个陌生的电话突然拨打过来,我看了看,谁呢?
  千万别是什么仇家的,整的我今晚圣诞的好心情都没了啊。
  我看了看,还是接了。
  我说道:“喂你好,哪位?”
  “是我。”
  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好像很熟悉,但我一下子想不起来是谁。
  我问道:“哪位呢?”
  她说道:“你听不出我声音吗?”
  我说:“谁嘛,听不出!”
  日期:2016-01-02 07:1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