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874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也感觉今天的气氛有些淡了,就说:“好,我们来喝一杯。”厉峰说:“我有个要求,让我弟媳妇项瑾,也来喝一杯吧!”项瑾怀孕着,原本不能喝酒,不过项瑾似乎也想要让气氛活跃一些,就说:“既然厉峰要求了,那我也喝一点吧。我喝小半杯。”
  梁健冲着莫菲菲喊:“菲菲,你也过来,要喝我们四个人一起来。”他们喝了酒,厉峰用他不是很标准的普通话,带着乡镇干部接地气的声音,讲起了那段从交通事故现场将项瑾救起的经历,大家听后都鼓起掌来,气氛才变得热烈起来。
  接着,朱怀遇等人也过来敬酒。梁健和项瑾接受了敬酒,不过客人主动要求项瑾别再喝了,否则说不定项瑾还会喝下去。项瑾见胡小英、古萱萱和王雪娉她们早就已经离开,不由问梁健:“那几位美女,怎么都走得那么早?”梁健只好说:“他们都有事情。”项瑾说:“我刚看到她们好像都有些眼泪,不知是什么原因?”项瑾的目光看着梁健。
  这让梁健很难回答,总不能说,她们眼中都掉落进了沙子吧?或者说,她们感动了。这样的话,梁健也不愿意说。正不知如何回答之际,忽然边上响起了一个声音:“梁健、项瑾,我来敬敬你们。”
  浑厚的声音来自高成汉。高成汉喝得是饮料,梁健和项瑾也就没有压力了。梁健说:“高市长,我们来敬你才对。”高成汉说:“今天你们新郎新娘最大,应该我来敬你们才对。”
  喝了点饮料,高成汉对项瑾说:“梁健借给我十分钟行不?我跟他聊聊。”项瑾说:“借十五分钟也没关系。”高成汉笑了。
  高成汉和梁健走到落地窗外,看着一片草地,问道:“主持县委县政府的工作,感觉如何?”梁健缓缓地道:“我抓了分工,抓了班子成员,抓了作风,我想把握重点,把工作过度好。”
  高成汉说:“你感觉,有多少希望,会把县委书记的岗位交给你?”梁健摇了摇头说:“这个很难说。现在让我主持工作,但是只要谭震林在镜州,让我担任县委书记的可能性很小,即便是担任县长的可能性,我觉得也不是特别大。”
  高成汉说:“如果以后来了新的县委书记和县长,有没有想过要换地方?”梁健想了想说:“如果新来的主要领导,能把休闲向阳建设继续下去,我会考虑换地方的。”高成汉笑看着梁健:“现在你这种对一件事情负责到底的年轻干部,真是越来越少了。我这里的大门,永远向你敞开。”
  原来,高市长还是想要挖梁健去永州市。梁健笑道:“谢谢高市长,我会谨记。另外,我还担心,我还没走,高市长说不定到镜州来当书记了呢!”高成汉摇头说:“一般不会了。我倒是想回到镜州市来再干一番,镜州市肯定有一轮新的发展。说心里话,心里最挂念的还是镜州……”
  参加完婚礼的古萱萱与季丹会合了。这次季丹也在宁州,是古萱萱让她来陪同自己的。古萱萱担心自己参加完梁健的婚礼之后,心情会难以控制,所以让季丹来陪着自己,毕竟这天下午,她要陪同省长夫人葛慧云去逛街。

  昨天葛慧云打电话给她,约她一起到宁州大厦逛街,并在她家里住几晚。古萱萱说她正好要来宁州参加一会婚礼,可以陪她,并问王夫人她能不能带上她最好的闺蜜季丹。葛慧云说,当然可以。
  三个人在宁州大厦门口会面,一同走进了大厦店门。古萱萱努力想在脸上挤出开心的笑,但是她觉得这很困难,脑海里经常出现梁健和项瑾,互戴戒指时的场景。要说她不嫉妒,那么是不可能的。
  梁健和高成汉聊完了,刚要回进餐厅的时候,他忽然接到一个电话。上面显示的是“小从”两个字!这不是省长秘书的电话吗?梁健赶紧接了起来,问了声好。
  小从就通知他:“梁书记,你下午有没有空?张省长说,如果你有空,想让你到他办公室来一趟?”省长亲自召见,梁健心里不由一阵激动。但是,今天是他结婚的日子,他告诉自己,哪里都不能去,于是对小从说:“不好意思,从秘书,今天我结婚。能否推迟一天?”
  小从听说梁健结婚,这倒是特殊情况了,于是对梁健说:“原来今天是梁书记结婚的大喜之日,恭喜恭喜。我跟张省长解释一下,再答复你。”梁健再次道谢了。
  葛慧云在古萱萱和季丹的陪同下,买了好几件衣服,很是开心。古萱萱也看到了一件喜欢的裙子,她也想要买下来,就去试穿。
  站在外面等候,葛慧云就问季丹:“今天,萱萱是怎么了?我看她,似乎不是那么开心,神情之中,有那么一点点失落。发生什么不开心的事了?”季丹怒道:“还不是那个该死的梁健,跟萱萱有了关系,现在却跟其他女人结婚去了。今天,萱萱还去参加了他的婚礼!”
  葛慧云倒是没有听到过这个消息,她问道:“梁健跟别人结婚了?我一直以为他和萱萱有可能。”季丹说:“原来,葛院长也知道梁健和萱萱的事情啊?哎,这个梁健很不负责任的花花公子,我们萱萱就被他欺骗了感情。”
  葛慧云问道:“你刚才说,梁健和萱萱已经有过那方面关系了?你怎么知道的?”问到这方面,季丹倒是不好回答了。她总不能说是我亲眼看见的。这不成了偷窥癖了。
  不过季丹知道他们有一次为陪她,两个人睡在同一张床上。年轻人干柴烈火,在同一张床上都睡过了,还不发生过关系,谁相信呢?季丹就说:“萱萱跟我说的,有一次他们在同一张床上过了一夜。”

  “有这样的事情?”葛慧云心想,自己原本还让丈夫早点将梁健调到省里,现在知道梁健是这样的人,她不能这么做了!
  当天晚上,张省长有应酬。但是他回来得并不晚,差不多到了晚上八点的样子已经回到了家里。由于酒喝得也不多,张省长照旧来到了书房,再看看以前国家领导的著作。最近,张省长一直在看毛主席的《矛盾论》和《论持久战》。看这些著作的时候,他无不感叹,现在还有哪些领导干部,会花心思那么深入、那么系统去思考一个问题?
  大家更多时候,都在忙于应酬,忙于走关系,哪还有空真正静下心来,研究一个个值得去研究的问题呢?是我们真的没有问题了吗?如今整个国家都处在转型发展的矛盾多发期,怎么会没有问题呢?
  即使说,时时有矛盾、处处有矛盾才差不多。但是大家看到矛盾,却都不想面对,宁可纵情声色,相忘于酒桌美女之间!这不是一个人的问题,而是一个普遍的大问题。这就值得深思了。张省长已经努力将应酬压缩到最少了,可事实上他应酬的事情,还是占据了工作和生活的很大时间。
  日期:2015-06-13 17: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