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78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虫虫显得十分惊喜,开心地说道:“哇,它还真漂亮呢!”
  我适时说了一句,说哪有你十分之一的美丽?
  许是这萌萌的小水母让心情变得不错,虫虫这回对我倒是没有再那般凶巴巴了,微微一笑,说你这嘴儿,就像抹了蜜一样。
  我听得心中一阵得意,没想到她回头又说了一句话:“早知道这样,我就自己降服这小东西了,可惜……”
  可惜你妹啊!
  这聚血蛊可是我费尽心血、拼了老命给降服的,哪有那么容易?
  这想法一念而过,不过我立刻想到了虫虫的诸般筹划,也晓得她若是真的动了心思,想要降服这聚血蛊的话,其实也并非难事。
  而且更值得一提的是,她仅仅凭借着从蛮莫蛊苗那儿得到的几条有限线索,便根据我们目前的条件,设下了这么一个几乎是天衣无缝的大局来,尽管是屡次遇险,差一点儿就挂了,但终究还是完成。
  如此想想,当真是好厉害的心机。
  就在我后背出汗的时候,这个女孩子突然对我提了一个问题:“对了,你说我们给它取一个名字怎么样?”
  取名字?
  呃,大姐,我在认真思考很严肃的问题呢,你能不能别这么闹啊,它不就叫做聚血蛊么,为什么还要再取一个名字出来?
  似乎能够猜到我在想些什么,虫虫跟我解释道:“聚血蛊此物,一直都存在于传说之中,无人了解到底是什么形态,所以它的外形并没有什么关系;而此物的名头特别大,你如果直接叫做聚血蛊,只怕会引来无数人觊觎,你确定现在的你能守得住这玩意么?”
  她说的好像挺有道理的,我点了点头,说那你觉得叫什么好呢?
  虫虫试探着问我道:“叫小红?”
  小红?

  你确定?
  我双目一睁,感觉到脑子都快要炸开了——我的天,这小东西到底哪里红了?
  而且,咱们要不要取这么烂俗的名字啊?
  呃,等等,也对啊,你的记忆是承袭自蚩丽妹的,她们家普遍都不会取名字,不是蚩丽妹,就是蚩丽花,如此想想,取名小红,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妥……
  虫虫望着我一脸纠结的表情,说怎么,你有意见?

  我勉强挤出了笑容,说没有,你开心就好。
  虫虫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来,摸着那小水母说道:“那好,从今以后,你就叫做小红了,小红、小红……”
  小水母扇了扇伞盖,显得十分无辜。
  看过了聚血蛊,我这时方才问起来,说巴鬼切的飞头既然已经被晒成了这副模样,那么说这个家伙应该就已经解决了,但是其余的人呢,他们现在在哪里呢?
  虫虫一愣,说哦,对呀,倒是忘记他们了。
  我说他们会不会被发现了啊,之前你有没有跟他们约定好在哪儿汇合?
  虫虫摇了摇头,说不用,我们直接进蝴蝶谷里面去就好了。

  去蝴蝶谷?
  我愣了一下,说这怎么行呢,那里面除了巴鬼切,还有他一百多名弟子,以及四五百的雇农呢,有这些人在,凭着我们几个人,能够做什么?
  虫虫笑了,说巴鬼切你都不怕,还怕这些?
  我摇头,说不是怕,只是觉得不应该以卵击石而已,我觉得既然蛮莫蛊苗已经大仇得报,就不必节外生枝。
  虫虫微笑着说道:“我明白你的顾虑了,实话告诉你,蝴蝶谷里面,巴鬼切是一家独大,手下像样一些的高手都没有啥,厉害的倒是有几个,不过我昨天做了布置,现在哪些人得知了巴鬼切已然死去,必然就是树倒猢狲散了,你放心跟我走便是了,不碍事的。”

  她昨天作了布置?
  我想起昨天苗女念念、陆铁和范腊梅等人临走时的神秘表情,知道必然又是有一些猫腻在,于是不再多言,收起了聚血蛊,将那发黑的颅骨收敛,与她一同朝着蝴蝶谷走去。
  此地与蝴蝶谷相聚二十余里路,一路艰辛,不过很快我就发现了一件奇妙的事情过来。
  之前的时候,我走一段儿山路,就会变得气喘吁吁,累得不行,然而此刻无论山地还是陡坡,我都能够如履平地,就好像长期穿着沙袋的人,一下子解脱了束缚,从内到外,都感到无比的轻松。
  不但如此,还有源源不断的气息从心脏的位置朝四周涌出,力量从传递到四肢去,我恨不得连蹦带跳,一路狂奔而走。
  结果走了一路,被虫虫骂了三回,说我别跟打鸡血一样,淡定点,等一等女孩子。
  尽管被骂,但我却是笑容不减。
  要晓得,她以前都是骂我像乌龟一样,温温吞吞的,到底想要拖到什么时候。
  聚血蛊认主的好处许多,然而还没有等我仔细体会,就已经到了蝴蝶谷之前来,然而到了这里,我却给汹涌的人潮给吓了一大跳。
  我眼前的,是无数个肩挑担扛的男女老幼,朝着我们这儿汹涌而来。
  一开始我几乎是下意识地想要转身离去,以为这些人是过来要打我的,结果当我定下神来,才发现这些人却好像是要逃难的一般。
  他们迎着朝阳,从我的身边欢欣鼓舞地走过,理都不理我和虫虫。
  我能够从这些人的眼睛里面,看到对于明天的希望。
  我愣了半天,而虫虫却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说在我决定要除掉蝴蝶毒王巴鬼切的时候,你可曾有想过自己会变成那个让人敬仰的英雄,而这些人之能够得以重获自由,都是因为你的功劳?

  我终于明白了虫虫之前的话语。
  我一开始还把蝴蝶谷的这些雇农当做敌人,此刻一看,方才知道,受尽奴役的他们,远远比我们要更加地痛恨巴鬼切。
  待人流少了一些,我们方才走进了蝴蝶谷,越过大片大片肥沃的良田,以及雇农居住的窝棚村寨,我们来到一处大片的奢华建筑面前,瞧见苗女念念和蛮莫蛊苗的那些人都站在门口。
  虫虫让我把巴鬼切头颅的骸骨拿了出来。
  当我们走近的时候,那蛮莫蛊苗的所有人,都朝着我深深一躬,口中高呼道:“蛮莫蛊苗,感谢两位高义,为我族报仇!”
  接着以陆铁为首,全部都跪倒在了地上去。
  蛮莫苗蛊一行五人,眼眶里满是泪水,将身子低伏,趴在了那石板地上,额头都几乎贴在了地面上去,说话间,也是几多哽咽,痛哭失声了起来。
  二十年了,二十年!

  整整一代人的梦想,那些如丧家之犬一般狼狈逃回滇南边境的蛮莫残族,没有一日不想着复仇,把这个将自己族群给灭掉了的蝴蝶毒王给除去,借以告慰那些死去族人的在天之灵。
  然而他们无数次的努力,却终究因为身单力薄而失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