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869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着,梁健就走进自己的房间里去。“切,什么人嘛!”莫菲菲嘟囔了一句,不过脸上已经满是笑意,接着就开始将外面的衣服脱去。
  梁健知道,这次去北京回来之后,以后就要住在宁州了,于是他空下来,开始整理房间里的东西。刚才拒绝了和古萱萱一起去见王夫人,心里其实很有些内疚的。为打消这些自责的想法,梁健开始整理东西。
  他将最要紧的东西整理进一个个盒子里,对于其他不重要的东西,打算以后再整理。打开一个抽屉,将里面一些银行卡之类的东西取出来,梁健忽然发现了一个盒子。
  看到这个盒子,梁健不由一愣,打开了盒子。这个精致的盒子,是一枚美玉,光洁圆润、泽色纯正,沁人心脾。这块美女,正是古萱萱的母亲王夫人,为感谢梁健救了古萱萱而赠送给他的。
  上次,懂得玉石的云南美女叶览,曾经评定过,这枚玉石恐怕价值超过了千万。这虽然可能有些夸张,但是梁健毫不怀疑这美玉的价值,总在几百万以上,让梁健实现财务自由,应该不成问题。
  但是,梁健却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把这枚玉石变成现金。变现听着像是一件很吸引人的事情,但是变现,也只有变的过程是非常爽的,真的变成了现金,就没啥意思了。你的生活到底又能改变多少呢?
  梁健现在主持南山县委工作,暂时成为了南山县的老大。你说他缺少什么呢?衣食住行,基本上不用太过开销。一个人要那么多钱,到底有什么用!也许能在北京和宁州多买几栋房子,也许多去几趟米国,住一万块一个晚上的宾馆。对于稍稍有些恐飞的梁健,就是再有钱他也不去火星上走走看看。
  为此,对他来说,变现之后,很多事情就会变得枯燥乏味。也正因为如此,梁健是绝对不会卖掉这块美玉的。如今看着这块玉石,梁健就产生一份内疚,当时拿着这块玉,感觉自己也许还会跟古萱萱有些特别的故事,才收了下来。如今,自己和古萱萱不会再有未来了,拿着人家母亲的美玉,实在是有些过意不去了。
  也许,这个玉石由王夫人送给未来的女婿更加合适。他要把这块玉石还给王夫人。想到这一点,梁健就拿起了电话,打给了古萱萱。
  古萱萱很惊讶梁健怎么又打电话过来了。梁健说:“萱萱,明天我和你一起去见你母亲。”古萱萱一听,低落的心情顿时又阳光灿烂了起来,她说:“我就知道,你不是那种铁石心肠的人,不会让我去北京单刀赴会的。”
  梁健忍不住笑道:“什么单刀赴会啊!你是去见你妈妈好吗!”
  第二天一早,古萱萱的车子,就在楼下等着梁健。莫菲菲同梁健一起从电梯里下楼,对他说:“古萱萱是绝色美女,希望你别心旌动摇,否则项瑾不会放过你的。”梁健看看莫菲菲说:“你自己吃醋就吃醋嘛,干嘛要把项瑾拉出来说事呢?”
  莫菲菲在梁健肩膀上捶了捶说:“被你看出来,你知道我吃醋,还和古萱萱一起出行?”梁健笑道:“好啦,好啦,不跟你乱玩笑了。”
  到了门口,莫菲菲说:“我就不跟你一起出去了,让人知道我们住在一起不大好。”梁健说:“行得端、坐得正,不用害怕。”莫菲菲说:“人言可畏,我可不想让人说闲话。祝你一路顺利,早点把项瑾带过了,让我也有个可以说话的小姐妹!”
  春天的气息也已经在北国的京都弥漫。花在开放,土地在伸展,北京的春天也是这么美。古萱萱已经跟她母亲说了自己要去她那儿,专车到了高铁站来接梁健他们。
  车子经过天安门广场的时候,梁健看着天安门城楼之上的毛主席相,心中不由升起一股崇敬和激动的感情。每次,来到这里,梁健几乎都会有种激动,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他曾经听一个朋友说过,每次听到国歌奏响,她都有一种流泪的冲动,她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有些人会说,那是因为从小就被植入了这种崇敬感,为此一看到某个画面,或者听到一段音乐,就会如条件反射一般激动起来。

  梁健并不否定这种说法,但是他宁可认为,其实每个人都需要有种崇高的感情,让自己能够被感动。
  古萱萱忽然对坐在身边的梁健说:“你怎么了?好像有眼泪了嘛!”梁健这才感觉到,自己的眼睛,的确是有些潮湿了。他拿起,古萱萱递过来的纸巾,擦了擦。说道:“也许是眼睛了掉进了灰尘。”
  古萱萱笑而不言,转过脸去。梁健心想,也许她只是没有戳穿自己而已。
  车子进入王夫人别墅区的时候,已经将近黄昏。女仆已经在门口等候,古萱萱和梁健被引入室内。这里跟梁健上次来的时候,几乎没有任何的改变,处处体现出的是一种秩序。

  王夫人请他们坐在高档木质沙发上,水果和茶随即上来了。王夫人面带微笑着说:“萱萱、梁健,你们能来看我,我很开心。”几个人寒暄了一番。
  王夫人又问古萱萱:“萱萱,你说此趟过来,有事情要跟我谈。我们需要到里面谈吗?”古萱萱说:“妈妈,不用了。只是关于我舅舅的事情。”王夫人面色微微一动说:“你舅舅又怎么样了?”古萱萱说:“我舅妈不敢告诉你。一定要让我来一次。我舅舅,前些天被纪委立案调查了,如今已经移交了检察院。”
  王夫人显然很吃惊:“被调查?他贪污受贿了?”古萱萱说:“应该是受贿了。”王夫人的目光,看着古萱萱,又移到了梁健脸上,似乎在确认是否属实。梁健肯定的点了点头。
  关于这件事情,梁健不想多掺和。他这会想要看看王夫人的反映,既然翟兴业是古萱萱的舅舅,那就是王夫人的兄弟,王夫人不知道会不会为自己的兄弟叫屈。
  王夫人得到梁健肯定的目光之后,她只是轻微摇了摇头,然后说道:“我也早就有预感,兴业会出事。他自己本身不够端正,再加上有一个贪欲强烈的老婆,要想不出事很难的。现在果然出事了。”
  古萱萱说:“妈妈,我舅妈让我这次来,是想要让我来代为求情,能否帮助说一句话,把我舅舅放出来。我原本不想来的,但是她既然来求了,我想,我还是得把话带到吧。”王夫人说:“这次,我帮不了兴业了。上次,关于当县长的时候,我已经突破了自己的底线,跟我丈夫提出了要求。我从来没有在权力使用方面向他求过情,也正因为没有过,他没拒绝我,替兴业说了话,让他去担任了县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