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77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知不觉间,我又重新苏醒了意识,这情形让我十分的懊恼,因为我已然沉浸在了那种阳光田园的世界中不能自拔,而意识的回归让我下意识地感受到了自己身处空间的狭窄,有一种透不过气来的憋屈。
  然而世界还是这个世界,并没有太多的变化。
  难道这是我在做梦?
  我痛苦了许久,终于睁开眼睛来,接着被一缕阳光给刺得生疼。
  这是一缕朝阳的光芒,透过林间照耀在了我的脸上。
  天亮了?

  时间怎么会过得这么久,我记得之前的时候,应该是凌晨一点钟左右啊,怎么一晃眼,就过去了这么久?
  保持着盘腿而坐状态的我下意思地抬起了手,发现上面什么都没有。
  我又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发现光滑如初。
  我之前不是被那飞头降将胸口给咬开,露出里面的内脏来了么,怎么这会儿又变回去了,难道真的是在做梦?

  我疑惑了好一会儿,这才往周围看。
  首先进入我眼帘的,是不远处一个还冒着黑烟的骷髅头,这骷髅头上面还有许多黏液,阳光照在上面,冒出缕缕黑烟,烟雾中似乎还有无数凄厉的嚎叫和挣扎,然而即便如此,阳光还是无情地洗刷了一切。
  很快我又在不远处瞧见了倒地不起的虫虫。
  我赶忙爬了过去,瞧见这女子趴倒在地,双眉紧皱,昏迷不醒,我拍了拍她的脸,发现有温度,又试了一下鼻息,也在,这才心安一些。

  没有死,那她怎么会晕倒在这里呢?
  难道是透支过度?
  我想起了昨天在最紧要的关头,她从眉心处发出的那一道光,那光芒之中,有最纯粹的太阳精火之气,正是这个宛如眼光一般的光芒,将那凶恶的飞头降给制住了。
  只是后来,我整个人都沉浸在了离奇的世界之中,不管不顾,就再也不知道后果。
  昏迷之中的虫虫,有一股别样的魅力,望着她那张清丽的小脸儿,还有饱满噘起的红唇,我心猿意马,控制不住想要吻她一下的念头。
  这念头一生出来,就再也按捺不下去。

  亲一下她吧,放在她现在也不晓得,怕什么呢……
  亲一下吧,死了也值得……
  亲了吧……
  无数的小恶魔在我脑海里不断盘旋,然而想起虫虫昨日为了所作的一切,以及此刻昏迷至此的结局,我突然间恨起了自己来。
  如此趁人之危,不说别人,我自己都瞧不起自己。

  我将虫虫放回了草地,去旁边找那散落的背包,想要找点儿药物出来,没想到刚一转身,身后传来一声幽幽的话语:“你刚才若是真的亲下来,信不信我把你的脑袋也给拧下来?”
  我一阵诧异,回过身来,说你醒了?
  我满脸惊喜,而虫虫则是冷若寒霜,盯着我,说你刚才为什么不亲呢?
  我心中吓得忐忑不已,不过还好没有被抓个正着,所以倒也还算是淡定,摸着头,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你这么漂亮,我忍不住是正常的;不过想了一下,觉得这样做太不君子了,不如等你醒过来,咱商量过后再亲也不迟,对吧……
  虫虫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说收起你的那点儿龌龊心思,等下辈子吧。

  我缩了一下头,笑笑没说话。
  她凶完我后,又问起,说你昨天倒是安逸了,累得我还要控制那飞头降,疲惫得要死——对了,告诉我,那聚血蛊是否已经认主了?
  什么?
  对啊,我醒过来之后光忙别的了,最重要的事情却根本忘记探寻,听到她的提醒,我没有犹豫,立刻闭上了眼睛。
  过了几秒钟,我心中一动,将右手的食指竖了起来,口中轻轻念道:“出来吧!”
  一语说罢,我的指尖处便有一道光芒升起,紧接着这光芒开始柔和地往外扩展,一点一点,到了最后,却是化作了一大团透明中带着些许粉色光芒的水母状软物,悬停在了我的指尖处。

  望着这玩意,连一向淡定的虫虫都忍不住赞叹了一句:“好美啊!”
  聚血蛊被我用《金刚萨埵降魔咒》,借助着佛陀的力量给降住了。
  而且还是在我“昏迷”过后,所以这也是我第一次瞧见它的模样。
  与在我体内如同八爪鱼一般不同,这玩意长得真的很像是水母,柔柔软软的,摸起来有一种硅胶的触感,身子柔软地动着,像是水母在水中游动,而伞盖下方的主体处,则有许多细丝伸出来。
  这丝带像是杨柳树梢,十分柔软,然而我吃过其中的苦头,却知道这玩意有着超出想象的锋利。
  我细细数了一下,总共有十八根的细丝条。
  十八根,应该是代表着当初孕育出这聚血蛊的十八个人吧,仔细想想,除了在缅北降头师那里遇到小刘之外,其余的人,都不知道在何方。
  不过说句实话,受到了这般的折磨,他们即便是能够活下来,估计也支撑不了多久,就会痛苦而亡。
  如此说来,这个“漂亮”的小东西,可是十几条人命凝结出来的。
  如此想想,我再也没有降服聚血蛊的得意和骄傲,反而有了一种沉重的责任感来——这些和我曾经在同一个地牢里面待着的兄弟姐妹们,尽管我们有的都没有见过面,彼此也不认识,但是我们却有着同样的一个经历。
  现如今,那女人费劲千辛万苦炼制出来的蛊虫,却是被我给降服了。
  那么,我就有责任作为十八个人的代表,给你们报仇。
  总有一天,我要把那个化名夏夕的毒西施给抓到,让她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我心里面装着血仇,而虫虫却并没有,她望着这“美丽”的聚血蛊,下意识地伸出修长的手指来,想要触碰一下那小东西的伞盖。
  然而她刚刚一接近,那聚血蛊便宛若受惊一般的猛然收缩,十八根长须就开始有规律地蠕动起来,摆出了一副攻击的态势。
  虫虫不敢再向前,而是看着我,略有些娇嗔地说:“你就不能让它乖一点儿?”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难得地露出了一些小女儿神态,有点儿像是撒娇,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就是突然一跳,脸也有些红,冲着手掌上飘浮的聚血蛊说道:“小宝贝,乖,这是你的妈妈,要保护她,不要让她受伤害哦……”
  这话儿一开始挺正常的,然而虫虫却并不是蠢人,很快就听出了别的意味来,狠狠瞪了我一眼,说你什么意思,我是它妈妈,谁是它爸爸?
  我得了便宜,只是笑,也不解释,然后试图通过意念,与这聚血蛊进行沟通。

  过了几秒钟,那小水母就柔柔地挥动伞盖,一沉一浮,最后落在了虫虫的肩膀上来,用柔软的伞盖缓缓地摩挲着虫虫的脸。
  日期:2015-10-22 21:3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