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1027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志彪听了李元奇的一番分心,有些泄气的说,早知道,那一百万的赔偿款当初就不该跟秦书凯斗,何苦呢,现在把自己逼到这份上。这也是叔叔方占成,当时他在开发区副主任的位置,从没有给我说过很多,只是让我给钱。
  方志彪很无奈,后来说,要不这样,我马上再给顾哲明打个电话,他毕竟是分管财务的副主任,再说以前又得过咱们那么多的好处,要是我把脸给拉下来,估计他怎么着也得给我弄点钱出来。
  李元奇说,老大,我看你还是别在逼那个顾哲明了,在开发区管委会里头,咱们可是没什么可用的人了,你想想,自从方主任调到县志办后,哪里还有人主动跟咱们联系过,顾哲明能做到这个地步算是不错的了,你可别把这最后一根线再给逼断了。
  方志彪有些不耐烦的说,李元奇,你这个小诸葛,跟你说到现在,这也不是,那也不是的,现在总是要想点办法应付眼前的困难,你就不会说点有用的主意出来。
  李元奇说,其实,主意我倒是有一个,就是怕老大听了之后不一定乐意照着我的主意办,如果按照我说的办,说不定能够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说不定这件事情可以让秦书凯屈服。

  方志彪没好气的说,***额,你赶紧的有屁快放,跟个娘们是的,说一句话,绕那么多圈圈。
  李元奇于是说,前两天,自己去找顾哲明商量着批点钱给公司用用的时候,顾哲明说了这样一番话,党的干部,最怕的就是老百姓闹事,只要底下一闹出动静来,必定会引起新闻媒体的关注,这样一来,基层的干部担心事情被上级领导知晓后,影响自己的乌纱帽,所以一些事情在这样的特殊情况下,说不定会有很好的转机。
  方志彪皱着眉头听李元奇说完后,问他,顾哲明跟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听着,他好像在暗示咱们整出点事情来?
  李元奇说,我也听出来这个味了,我估计,顾哲明的意思是说,现在秦书凯一分钱都不让动,公司的财务上又很紧张,现在只有采取破釜沉舟的办法,等到这个月底工人发工资的时候,我们只要对工人说清楚,因为开发区管委会不给我们支付工程款,所以现在公司账上没钱发工资,要是大家想要工资的话,找管委会的领导们要去。
  李元奇继续说,我们把舆论煽动工作做好后,再在工人中间穿插上几个得力的人,随时掌啊握啊住闹事的节奏,逼着开发区的领导出面处理此事,让大家都知道,咱们公司之所以拖欠农民工的工资,主要的原因是管委会的那帮人不给钱,让大家把怨恨都转到开发区管委会那帮领导的头上,最好把动静闹大些,能惊动市委市政府的领导,这样一来,秦书凯担心事情闹大到不可收拾的地步,自然也就会对我们让步了。

  方志彪听了李元奇的一席话,忍不住重重的拍了一下办公桌说,我就知道,你小子肯定有主意,这招真绝了,我怎么就没想到呢,那好,就这么办,目前也只有这样能让秦书凯屈服了。
  李元奇被方志彪拍桌子的声音吓了一跳,他以为方志彪是对自己出的主意不满意,要对自己发飙,没想到方志彪说出来的一番话却是赞扬自己的,这让他心里不由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方志彪特意从长长的老板桌后面绕过来,走到李元奇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就按照你说办,你再联系一下开发区的那个顾哲明,把这件事跟他透个气,开发区那边有什么动静,让他及时跟咱们支会一声。
  李元奇说,还是老大想的周全,这就叫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有了顾哲明这条线,秦书凯有什么动作,我们都会立即一清二楚了,虽然事情还没有动作,其实咱们已经占了主动权。
  方志彪点头说,李元奇,你个***,还是有点头脑的额,说的对,做事最重要的就是要各方面都考虑周全了。
  李元奇心想暗暗发笑,我只不过是随便拍个马屁,让你有点面子而已,你还真把自己当成个人物了。李元奇对方志彪说,老大,咱们的目的并不是要跟秦书凯闹翻,最主要的目的是把工程款拿到手的同时给秦书凯一点教训,你看,等到事情闹出来前,你是不是亲自去一趟秦书凯的办公室,把话跟他摊开来谈一下,磨清楚他的底牌后,咱们也好操作。
  方志彪一愣说,另一位,你说的是什么屁话,让我主动去找那个龟孙子,你这不是为难我吗?
  李元奇说,老大,你要是表面功夫不做好,工人一闹起来,可就没有斡旋的余地了,毕竟咱们的目的不是真的想要闹事,您说是不是这个理?我的意思是,咱们闹事只是为了弄点动静出来,吓唬一下秦书凯,达到咱们想要的效果就行,否则的话,真把事情闹大了,秦书凯要是硬起来,他的日子虽然不好过,咱们公司以后也不要想在开发区发展了,还有那几个转包工程的工程款,要是秦书凯心一横,真把这件事移交给司法机关处理,咱们可就亏大了。

  方志彪说,我不掏钱,他还能扒了我的房子不成?
  李元奇说,老大,你怎么忘了,咱们的工程款和押金还被秦书凯扣在管委会的账面上呢,罚金要是不交的话,他直接从管委会的账面上划走,咱们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啊。
  方志彪听了这话,有些无奈的说,到最后,老子这笔罚金不是还要一分不少的掏出来给他,真是便宜了秦书凯这混蛋了,反正罚金不给,他就不给咱们从账面上支钱,说来说去都是咱们自己的钱,却要被他要挟着,我真是咽不下这口气。
  李元奇说,老大,目前这种情况下,咱们不低头恐怕是不行啊,为了长远的利益,你还是先委屈一下吧,只要把事情闹大了,那个时候秦书凯就不会在乎什么钱了,而是考虑如何保住位置了。

  方志彪叹了口气说,***额,虽然心里能理解,当时心里还是不服气啊,不过不委屈又能怎么样呢?现在的开发区可是不比以前了,主人换了,天也变了,秦书凯比那个***郝竹仁聪明多了。
  李元奇也很有感触的说,老大,秦书凯确实比郝竹仁难对付啊,以前那个郝竹仁包括顾哲明等人,只要给块骨头就会如狗一样的跟在后面,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说不好听的话,那些人就是一群贪婪的笨蛋,不知道官场该如何做,看懂啊的只是钱。可是,秦书凯不一样,我认为他的一系列动作肯定是有目的的,我们暂时无法掌握他的目的,所以处处被动。
  方志彪说,做官的只要贪婪,都可以控制住,如马成龙、郝竹仁、顾哲明等人,我们都可以让他们为我所用,可是怕的就是像秦书凯这样的人,现在找不到让他为我所用的办法。
  李元奇就说,老大,通过这件事我认为以后要少和秦书凯这样的官员硬碰硬,只有慢慢的找机会,找一个控制他的机会,就如下面的一千多工作上啊访要工资的事情,我认为秦书凯会被我们左右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