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866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魏洋回到了办案点上,给办案的分管常委部署了这个策略。办案人员接受了任务,就去分步实施。他们对葛东说:“如果你不抓住这个机会,让翟兴业先供了出来,他在判刑上肯定就会比你轻。”葛东将信将疑。
  他们又对翟兴业说:“我们已经通知了葛东,你们两个,谁先讲出自己的违纪事实,判得就能轻一点,我们会跟检察院和法院沟通好,让他们从轻处理;你们两个,谁能够提供对方的犯罪事实,那么我们对你的调查,就不再深挖,停留在主要违纪事实上,其他的就不再深挖下去。”
  这样一来,两人就开始辗转反侧,五味杂陈了,真不知道是说好,还是不说好。这个情形僵持了大约半天时间。为了给他们心理上制造更大的压力。办案人员去见翟兴业的时候,就说:“葛东已经说了一些,他说得早。如果你到晚上十二点还不说,我们将早点将葛东移交,接下去我们所有的办案人员,就开始重点搞你!”
  由于被关在狭小、压抑的空间内,接受连续不断地车轮战,这些原本的领导干部、主政一方官员,此刻已经完全失去了往日的丰采,有的只是惶恐不安和敏感多疑。所以,当晚上,办案人员故意,将隔壁的房门开关了几次,还装作低声的说了几声“葛东,今天让你出去了,快走吧。”
  此刻,翟兴业就彻底崩溃了,他忽然大喊了起来:“我要说,我要说!”
  翟兴业就此突破,他滔滔不绝地说起自己的各种贪污受贿的经历,到了最后,似乎感觉以前当领导干部时一呼百应的往事,也说上了瘾,讲到曾经玩女人的细节时,还描绘的一场逼真,办案人员只好打断:“就到此为止。”翟兴业说:“能不能让我讲讲完?我说说,也过过嘴瘾嘛!”
  办案人员严肃制止了:“你现在不是领导干部,这里也不是你以前的讲话席。在这里,我们让你讲,你才能讲。不让你讲,你就乖乖地闭嘴。听到了吗?”翟兴业只好低声下气地道:“我知道了。”
  办案人员又说:“现在,再给你最后的一次机会。希望你能给我们提供关于葛东的线索。如果你能提供关于葛东的证据,一条属实,我们至少可以给你减一年。”这绝对是一个不小的诱惑,翟兴业想,葛东这样的人,面对这样的条件,肯定也不会放弃的。
  与其让别人对不起自己,还不如让自己对不起别人。翟兴业于是决定背叛葛东。
  这样一来,所有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了。办案人员又带着翟兴业交代的关于葛东有关受贿的情况,来到葛东那里。对葛东一讲,葛东顿时火冒三丈,也说:“我也要检举。”于是葛东也把知道翟兴业受贿的情况,一股脑儿全部都说了出来。
  所有的问题,呈到了市委常委、纪委书记魏洋那里。魏洋简直是感叹不已。最初魏洋仅仅只是掌握了葛东和翟兴业收受翁有福贿赂5万元的事情,没想到经过梁健提出的那个建议,最后两个人交代的金额全部超过了一百万。
  葛东到达了两百三十万,翟兴业达到了一百九十五万。这背后,可能还有很多钱,是隐形的没有交代出来,或者连受贿人自己都记不起来。
  社会上常常在报纸上看到,某某领导被查处,执法机关宣布的数字,似乎比群众的期待值,要小得多。大家会说,肯定是纪委或者法院考虑到社会稳定,没有公布。其实,这是一种误读。纪委或法院公布的数字,是执纪执法机关已经认定的数字,没有认定的数字,他们不给予公布,这不是故意的隐藏。

  案子终于宣告结束,魏洋终于松了一口气,这是他担任市纪委书记之后,所办的最大案子,也毫无疑问,是他在纪委书记岗位上浓墨重彩的一笔,也可以说是他的政绩。
  这次办案的另外一个收获,是翟兴业和葛东都提到了常务副县长翁光明,他是中间人。由于翁光明只是一个市管干部,与葛东和翟兴业不是一同级别。于是魏洋打算将葛东和翟兴业移交给省里之后,再行办理。
  那天晚上魏洋请胡小英和梁健吃饭,拿起了酒杯对梁健说:“梁书记,你那个办法真管用。我还要感谢你呢!”梁健说:“我只不过是出了一个小主意,关键还是魏书记的正确领导,才能是这个案子这么快突破。”
  魏洋说:“这个案子一办,接下去连带还有市管干部的案子要办。”胡书记说:“我看还是趁热打铁,然后适可而止比较好。今年再办几个案子,就可以停止了,留到明年再办。”魏洋说:“胡书记说的是!如果对南山县的班子继续办下去,恐怕整个班子都要塌方了。”
  不管如何,对梁健他们来说,都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这样一来,南山县的政治氛围肯定能为之一变。此外,葛东和翟兴业的落马,对谭震林这派的力量,也是一种削弱。
  康丽的瀑布谷度假村项目,正式落地了,征地工作也比较顺利,因为康丽答应镇上,只要度假村一营业,能够提供几百个的就业机会,只要经过培训通过的,就可以上岗。另外,他们还需要大量当地的农特产品,采取有机无公害的方式种养殖,同时也需要大量的农民干活。
  这对当地的老百姓,无疑是一个好消息。
  不高兴的人不是没有,那就是翁有福。翁有福本想利用瀑布谷的土地大赚一笔,结果自己送出了几十万,却血本无归。郁闷非常。反而,让他更加郁闷的是,他的侄子翁光明来找他的吵架了。
  翁光明开始还客客气气地跟翁有福坐下来。吃了几筷子菜之后,翁光明就说:“大伯,我要问你一个问题。”翁有福夹着菜说道:“你问吧!”翁光明说:“葛东和翟兴业,是不是你举报的?”

  翁有福抵赖说:“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我怎么会做这种事情?”翁光明说:“那天,你到翟县长那里吵闹,不是威胁说,你送了钱给他们,还作了记录什么的,对不对!你这是想玩死你侄子是不是?你这么做会害死我!这么没脑子的事情,你也做得出来!”
  翁有福哪里受得了被翁光明骂,索性撕破了脸皮:“你们拿了我的钱,不给办事。就别怪我去宣传。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天经地义!”
  翁光明听了之后,眼睛都红了:“果然是你说的,举报也肯定是你!”翁有福也怒道:“是我,那又怎么样?”
  翁光明这些天,本来就一直惴惴不安,度日如年,听到翁有福这么说,他顿时失去了理智,抓起边上的白酒瓶,就往翁有福脑袋上狠狠砸了下去。“砰”地一声,瓶子碎了,翁有福脑袋也已经鲜血淋漓了。

  这种白酒瓶子可谓厚重结实,很不容易破,但是在翁有福的脑袋上却砸碎了,这力量可想而知。结果是翁有福当场昏倒,奄奄一息,饭店老板以为恶意伤人,报了警。
  日期:2015-06-11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