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865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谭震林立马决定:“魏书记,你说的很对。我们镜州市要以稳定为第一要务。尽管我相信,我们出问题的干部,是极少数,但是,我们还是要争取工作的主动。你向省纪委积极争取一下吧,一定要我们自己来办这个案子。”
  魏洋说:“我一定按照谭书记的要求去争取,一旦省纪委同意,我们马上着手行动了!”谭震林再次感到了“舍车保帅”的必要:“你们按照程序来吧。”
  魏洋从谭震林房间出来,立马来到了胡小英的办公室。胡小英问道:“怎么样?同意了没有?”魏洋说:“同意了,因为没得选择。你说的办法真的很管用。”
  魏洋去向谭震林汇报之前,就来胡小英这里请教过,关于葛东和翟兴业的情况该如何调查。
  其实,省纪委之所以将实名举报的信访件,交给市纪委来办理。是因为这份信访件的可查性根本不大。翁有福提供的只是自己的一本记录,其他就是他手写的检举信。这些都是单方面的证据,如果对方不承认也根本没办法。
  省纪委那里的确也有一些关于葛东和翟兴业的匿名举报信,但葛东一直以来都隐蔽性做得挺好,有人知道他受贿了,但是不知道他是怎么受贿的。为此,匿名信也提供不了什么有力的证据。
  鉴于此,魏洋也是很没有把握,是否能够将葛东和翟兴业一举拿下。于是他找到了胡小英。胡小英说:“你可以让下面处室内,对所有信访件进行一次大起底,专门向省纪委报告一次,如果省纪委能够将他们所有的信访件,也转交给我们,对照一下,说不定就能找到线索。”
  魏洋按照胡小英所说去做,果然,关于葛东和翟兴业的信访件,一起底,还真是不少,不同的信访件,有不同的内容。单独看,好像发现不了什么内容,但是放在了一起看,好像一个轮廓就出来了。
  葛东在南山县这么长时间,插手工程项目、房地产、政策资金补助等方面的问题多多;翟兴业在建设局工作时,也在规划建设等方面反映很多。魏洋将所有线索,清理之后,向省纪委做了汇报。省纪委见市纪委干得这么认真,也重视起来,将手中的线索提供给了市纪委。
  这就是胡小英一个主意,给魏洋解决的问题。魏洋说:“那我就向省纪委去汇报,把这个案子承办下来。”胡小英说:“这个案子得速战速决,你们市纪委要全力投入,没有战果不松手。”
  魏洋说:“这是今年我们承办省里的大案,我们一定以百分之一百二十的精力去投入,加班加点把这个案子搞出来。”
  确定之后,胡小英只跟梁健说了这个事情。尽管到胡小英房间里去翻找的小偷已经被逮住,但是胡小英还是很谨慎,这是个关键时期的关键时期,来不得半点放松。为此,胡小英和梁健没有再私下里见面。
  胡小英利用调研新一年的开局情况,到了南山县。作为市委副书记,到县委副书记办公室去坐坐,也是正常的,更何况现在县委书记葛东处于停职状态,县委这边,梁健是最大的领导了。
  胡小英对梁健说了市纪委马上要对葛东立案调查时,梁健非常激动。这是这一段时间以来,他听到的最好消息了。他很想与胡小英拥抱在一起,好好的转个圈子。但是这不符合两个人的身份,从房间里走出来,两个人都是不动声色,好像没有任何事情发生般的淡定。

  由于县委书记和县长都是省管干部,真正带人的时候,省纪委检查室派了一名副主任,和市纪委分管常委、工作人员一同来到了南山县。
  县长翟兴业正召集乡镇街道和有关部门主要领导开会。下面的人汇报完了,翟兴业刚要发言,市纪委的人就进来了,他们说打断一下,将翟兴业面前的话筒拿开了,让翟兴业到外面说话。翟兴业神情复杂地跟着他们出去之后,这个会议就变成了一个永远阑尾的会议。
  至于县委书记葛东,更是在一个令人难以启齿的地方,被带走的。被停职的葛东,无所事事,中午时分,就已经在一个叫做“云水世界”的浴场洗浴了。纪委的人,打他电话也不接,因为他正好在享受一个女按摩师的“小背”。
  正当“小背”要转成“大背”的时候,纪委的人进来了。将他带走。
  据说,被纪委带走的人,能够安然无恙出来的人,十分罕见,反正“双规”实施以来,在整个镜州就没有这样的人。一旦被“双规”就别想没事出来了。当然,“双规”只是社会上的一种说法,纪委内部的人,都说是“两规”、“两指”。“两轨”是对党员干部实施,“两指”是对行政监察对象而言。内涵,都是规(指)定的时间,接受组织调查。
  镜州市纪委办案,还是挺强大的,凡是被带走的人,出来之后,全部被移交给检察院、上了法庭、进了监狱。葛东和翟兴业被带走之后,在省纪委的指导下,在市纪委书记魏洋的亲自督导下,市纪委车轮进攻。尽管是开始的时候,葛东和翟兴业都保持了很强的定力,打死不认,抱着创造能够安然出去的美好愿景,苦苦坚持着。
  撑了一个礼拜,市纪委也觉得有些犯难了。那次,市纪委书记魏洋有些烦躁,跟胡小英说了自己的想法。胡小英请他吃饭,让他放松一下,胡小英也叫上了梁健。
  吃完饭的时候,魏洋还有点满面愁容,说出了自己的担心:“这两个家伙,还真是又臭又硬,都不肯说,以往,一般领导干部,我们三四天就突破了,这几个,一个礼拜毫无动静。”
  这时候梁健开口说:“魏书记,我有个主意,不知道合不合适。”魏洋正愁没主意,就说:“梁书记,有任何好主意都往我身上砸,只要有利于案件突破,什么办法我都要试一试。”
  梁健说:“现在,你们是葛东和翟兴业分开在审,何不在他们之间搞点竞争机制。比如对他们说,谁先开口说,以后判刑给予从轻处理。谁如果提供了对方犯罪的证据,那么对他本人,就不再深挖细查了。但是谁要是抵赖不说,越往后判刑时间就越长……”
  魏洋不由兴奋了起来:“你这个办法可能真的管用。”胡小英就朝梁健眨了眨眼睛,没有表态,心里暗想,梁健这家伙的鬼念头还真多。
  梁健也觉得不好意思,自己以前也是被纪委整过的,如今却教纪委怎么去整人。这真是不够地道啊!不过,葛东和翟兴业这两个家伙,确实是腐败分子,这样的人如果在南山县委、县政府继续尸位素餐,对南山县的发展绝对是一大祸害。为此,梁健感觉出出那种损人的主意,出了也就出了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