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796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怎么不一样了?”方瑜道,“难道还三头六臂啊。”
  “三头六臂也不如他那不一样的地方。”邹筠霞笑道,“那方面的能耐可厉害着呢!”
  “你看你,越来越没正形了。”方瑜眉头一皱,“这么说,你是切身感受过了?”
  “跟你也没什么不好意思说的,是感受过了。”邹筠霞道,“方瑜,咱们都是女人,有些事也只有咱们才能交流,我问你,你做那事的时候,有没有那种要死过去的感觉?”
  “我不回答你。”方瑜端起茶杯,低下头喝了口水。
  “嘿嘿,还不好意思呢。”邹筠霞道,“我可以告诉你,在没碰到马小乐之前,我没有过。”

  “夸张吧你。”方瑜放下茶杯,“你说你堂堂一个大企业老总,对那些事这么津津乐道,我看你脑袋是要坏了。”
  “唉,跟你讲不通。”邹筠霞道,“哪天你要是有那种感觉了,保准你说起来也会眉飞色舞。”
  正说着,马小乐进来了。
  话题不能转的太快,否则尴尬会一直存在。有关汤静虹的话题还是要继续一会的。
  “方市长,刚才我出去那会想了下,汤静虹之所以告诉我梁本国的那些事,其实都是为自己着想,应该不会有什么阴谋。”马小乐道,“因为现在汤静虹暗地里跟我们合作,承建了超市和小市场,她怕梁本国真的搅和成了,影响新区开发,那她的超市和小市场建设也就没了保证,不但不赢利,可能还要亏损。”
  “是的,要不她就瞎折腾了。”邹筠霞正色答道,“她毕竟是商人,看重的是利益。”
  “这点我也早有防备。”马小乐道,“她那边的进度款,我一直压着给,迫使她垫了一部分资金,防的就是她看形势不好拍拍屁股走人。”

  “嗯,很好,做事就得这样。”方瑜点点头,对邹筠霞说道:“筠霞,小马的能力还是很强的,这段时间表现很好。”
  话题开始转移,从表扬马小乐谈到金奥通公司准备上市,一个多小时。
  吃饭结束的时候,马小乐提前下去付账。邹筠霞眼睛一挤,又对方瑜说起了那些事,这回方瑜没了刚才截然反对的态度,“筠霞,不要把你的腐朽思想向我灌输,我可不吃那一套。”
  “那是因为你还没吃着。”邹筠霞笑道,“要不要知道马小乐到底厉害到什么程度,或者说具体厉害在什么地方?”
  “不要。”方瑜笑着摇摇头,起身拿包,“赶紧走了,我可不想再接触你那毒害思想。”
  “你害怕了,开始了逃避了。”邹筠霞笑着站了起来,和方瑜走出包间,不再说下去。有些话是要适可而止的,邹筠霞懂得这个道理,其实她这么“引诱”方瑜没抱什么目的,她只是想让方瑜能感受到做女人的快乐。说到底,在她眼里,那些当官的女人,心术不正的会很滋润,心术正的会很可怜,只是顶着个炫目的光环而已,空洞得很。
  饭店门口,道别。
  邹筠霞坚持要和马小乐送方瑜回去,方瑜不同意。邹筠霞知道方瑜是不想让马小乐送,影响不好。

  “那你自己回去吧。”邹筠霞道,“应该不会有人打劫你,估计你走在大街上,没几个人会认出你是大市长。”
  “别开玩笑了。”方瑜摆摆手,“走吧。”
  邹筠霞和马小乐走了,肩并肩,没什么亲昵的举动。但即使这样,方瑜看了还是笑着摇了摇头,暗道:“这个邹筠霞怪不得一直那么关照马小乐,原来还有这么一回事。”
  话是这么说,但方瑜毕竟是个女人,邹筠霞的话,在她心里多少产生了些影响。男女欢愉之事,对她来说好像已经很遥远了,而且就算是遥远以前,也并没有什么邹筠霞所说的那种要死过去的感觉。

  方瑜边走笑着摇了摇头,她很清楚,邹筠霞是搞实业的,玩的都是实在的东西,重在获益、享受,感觉能做的尽管去做,没问题;而她是搞政治的,玩的都是虚套的东西,重在场面、声誉,感觉不能做的就不能去做,即使很想。
  有想法心境就不安宁。这一夜,方瑜有点失眠,她心潮微澜,这马小乐到底有多大能耐,竟然把邹筠霞给降得那么服帖?邹筠霞其人,她不是不了解,精力之旺盛是显而易见的。
  在昏昏中入睡。
  早晨,方瑜起来后,觉得这一夜简直糟糕透了。竟然被邹筠霞给乱了心神,真是不可思议。当然,说到底,还是马小乐。她对马小乐有好感,但仅限于工作上的思路和魄力,至于那方面,她还真不知道马小乐会有多厉害。
  “唷,真是,多厉害跟我有什么关系?”方瑜坐在办公室想了会突然自语,尔后摇头苦笑一下,端起青瓷杯抿了口清茶,开始打理当天的事情。
  会议不多,就上午一个,但会见不少,几家大公司有投资意向。办公桌上还摆着几个待签署的文件,卜博一大早就送过来了。这些事都很常规,方瑜暂且推放到一边,开始琢磨昨晚马小乐说的有关梁本国的事。她还不想跟梁本国搞鱼死网破的僵局,毕竟现在她是处于势头上升期,再加上跟省里的联系,等夏田豪退下来后,书记就是她的。可如果梁本国要到省里一搅和,还就难说了。
  不过方瑜想不通的是,梁本国怎么会做出如此选择。她不太相信那是真的,有些怀疑马小乐说的消息是不是准确。当然,方瑜不是怀疑马小乐的忠诚度,她相信马小乐不会骗她,也许是马小乐一时没防备,轻信了汤静虹,也有可能是汤静虹脑筋没转弯,被梁本国给蒙蔽了。
  方瑜的猜测没有错。的确是汤静虹被梁本国给迷惑了。
  梁本国的确在汤静虹面前说过,要到省里去拆方瑜的台,其实那只是说给汤静虹听的,以显示自己在省里的关系,另外也表明自己在市里的下一步发展会很好。这些都是做个样子给汤静虹看看而已。因为他已明显感觉到了汤静虹对他的不满情绪,必须安抚她,否则自己的阵地就乱了。
  梁本国在不会去省里拆方瑜的台,他知道其中的利害关系,如果那么做了,方瑜是很有可能坐不上书记的位子,而他,想趁机当书记,几乎就没有可能!
  各打三十大板,从小就牢记这个传统的解决方式了。梁本国知道自己去反映方瑜的问题,同时也就是暴露自己的问题,而且露得会更大。领导真正喜欢的人,绝对不是打小报告的人,因为谁都有防备心,弄不好最后的小报告也会打到自己的头上。
  梁本国作了最坏的打算,即使到最后没有竞争过方瑜,说不准到省里走走关系,也可能换个地方干一把手,那也挺不错。哪里还有必要去省里拱方瑜,跟她搞两败俱伤?
  想是这么想,但在现有条件下,梁本国是不会放弃跟方瑜的较量,虽然目前处于下风。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