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谋划,终于走出一条官场的康庄大道》
第140节

作者: 青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叶平宇的话用意很深,本来大家认为他年纪轻轻没有什么政治水平,但现在看来完全错了,面对赵元功这样一个比较聪明的人物,他没有任何逊色,反而以守为攻,让他一下子赢得了其他两委成员的心,同时还暗中保了梁军一下。
  他的话一说完,赵元功脸上不禁为之一动,心想叶平宇确实不简单,面对自己的敲打,镇定自若,表态有理有据,这种形象的展示会让其他的两委成员心态发生一些变化。
  看到这种情况,刘延伟敲了一下桌子说道:“叶乡长提出对以前的事不予追究我赞成,但是对于财政所当前混乱的局面,我认为不能一概不予追究,否则有放纵违规之嫌,梁军作为财政所长,我看要是负一点责任。”
  叶平宇想为梁军说话,而刘延伟则想着把梁军拿下,但刚才两人都没有提到梁军的名字,不过是在隔空过招,现在一看叶平宇有点占上风,刘延伟便要短兵相接了。
  刘延伟一说完,老郑不由地停下笔说道:“刘书记,今天不是讨论谁来负责任的会吧?叶乡长都说过了,对以前的事和今后的事要分清,不能把以前的事全部怪罪到某个人的身上,乡里本身没有多少钱,梁军首要保证的是乡里主要领导的开支,这个事赵书记也知道,他没有及时给你报帐,也是有原因的,不能全怪到梁军的头上,至于梁军所谓私下给别人报帐的事,我觉得这也是有历史原因的,起码得到了领导的默许!”

  梁军一直与老郑关系要好,而且现在曹大富调走了,他得保护梁军一下,他本来以为叶平宇与梁军之间有矛盾,会借机来落井下石,配合赵元功把梁军搞下去,但是没想到叶平宇会暗中保护梁军,不愿意让刘延伟的小伎俩得逞,让他大感意外,现在看到刘延伟不依不绕,他便开口说话了。
  曹大富留下的人马不少,老郑是他的干将之一,当然吴振全也是他的人马,但因为没当上乡长,有点心灰意冷,不想着与赵元功作对,现在根本没什么反应,讲完后,老郑不由地瞅了他一眼,暗示他讲话。
  吴振全面无表情地坐在那里,观察着会会场上的形势,他本来对叶平宇当上乡长一万个不服,心里认为这不过是祝子船想提拔他的秘书而故意进行公开考选的而已,否则论资历,怎么可能轮得到他当乡长?
  但刚才叶平宇在会场上的表现让他不由地眼前一亮,面对赵元功的招数,叶平宇不慌不忙,应对自如啊!而且还知道暗中去保护其他人了,其胆智超于常人!
  觉察到老郑的目光,吴振全把身子向前靠了一靠,说道:“今天会议的主题是研究计划生育和增加财政收入的事,同时也是明确了几点财经纪律,对于人事问题和责任问题,我和老郑的意见一样,不建议现在进行研究,等会后沟通比较合适!”
  吴振全反驳了刘延伟的意见,让刘延伟一时孤掌难鸣起来,虽然曹大富走了,但是两委会上的力量对比并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这就看谁去拉拢对方的力量来壮大自己的力量了。
  赵元功作为乡委书记,当然有着天然的优势,如果他主动去拉拢应当没有任何问题,但是他一时没弄清形势,认为叶平宇不足虑,不会想着去拉拢其他的人马,而他仍然局限于原来的小圈子当中,与刘延伟私下决定一些事情,而忽略了其他人,孰不知吴振全和老郑等人现在还是抱团在一起,他想现在就剑指梁军,显然没搞清形势。
  而叶平宇在分析形势之后,及时抛弃个人恩怨,主动支持梁军,以显示他作为乡长的胸怀,同时也让曹大富留下的人马能支持他,虽然他不敢保证事情会朝他所设想的方向发展,但显然现在看起来起了效果。

  老郑与叶平宇原来是同事,虽然对叶平宇当上乡长,感觉心里有些不适应,但是事已至此,他不能改变什么,现在见到叶平宇水平不低,与赵元功在会场上能势均力敌,并且暗中保护梁军,与他们站在一起,那他就不能不重新考虑今后是不是要站在叶平宇一方了。
  吴振全有心结,一时肯定转变不过来,他现在只是想保护自己的利益而已,梁军一直是曹大富的人,而他与曹大富关系很铁,此时在老郑的暗示不能不出手。
  一看到会场上的这个局面,其他曹大富的人马还没有说话,刘延伟已经败下阵来,赵元功感到想动梁军的时机还不成熟,与其大败而归,不如适时退却。
  在吴振全说完之后,赵元功说道:“我们现在回到正题上来,刚才不过是刘书记有感而发,没有别的意思,追究谁的责任也谈不上,还是叶乡长说的对,以前的事就不要提了,关键是今后的事,今后怎么办,我是书记,今后工作干好不干好,我的责任最大,叶乡长次之,所以我们两人必须负起总责,把今后的工作干好,下面就计划生育和收取三提五统的事情由延伟书记和张伟乡长分别来说一说。”

  刘延伟负责计划生育工作,张伟负责三提五统的征收工作,赵元功便让他们两人来讲一讲,一听到赵元功点他们的名字,他们两人便讲了起来。
  讲完之后,大家就发表了意见,发表完意见之后,赵元功让叶平宇再表表态,今天的会议由他主持,按例在乡委书记总结发言之前,乡长是要做工作部署和讲话的,所以这次也不例外。
  看到赵元功让他讲话,叶平宇点了点头,端起桌上的茶杯抿了一口水,轻轻地说道:“计划生育工作是我们的中心工作,刚才大家讲了几点意见,我都赞同。三提五统征收的事,关系到我们乡财政收入的增长,同样十分重要,希望大家按照赵书记的要求做好,下面我还想多讲一点事情,虽然与今天的会议主题无关,但是我觉得说出来与大家共勉会更好些!”
  说到这儿,叶平宇已经提高了声音,大家不知道他要说什么,便一齐看向他,叶平宇一脸平静地继续说道:“我原来不当乡长,不知道乡里的财政会有现在这么困难,看到大家吃吃喝喝,觉得挺有钱的,只要这样吃喝下去,小日子也是过得不错,但是我现在当了乡长,才知道不当家不知柴米贵的意思,我们的工作要运转时刻离不开钱,只要一时没了钱,不是我们不干的问题,而是需要吃财政饭的老师们不干了,全乡这么多老师,都需要乡财政养活着,如果没有钱,我们可能一时不怕,但老师们不答应。为了要钱,我和梁军到了县财政局几乎是求爷爷告奶奶,而且还要受人家的讽刺,全县这么多乡镇,唯有我们年年靠县财政接济,时间一长倒是不觉得丢人了,但是人家说在脸上,那心里也是不好受。出现这种情况,我认为不是必然的,财政上有钱没钱,反映的是一个地方的经济发展,我们现在要靠着三提五统养活,但是我们知道农民们也不易,向他们要点钱,也是不好要,而且这些钱也解决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