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68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还没有等我想清楚,却瞧见那白脸人阴声笑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董方老,你我虽然素来交好,一向无仇无怨,不过有人出了大价钱,让我在这个时候帮着坐镇一下。人呢,总不能跟钱过不去,你说对吧,反正你蛮莫蛊苗一族已经是山穷水尽,不如在我这里,做一个人情,以后也好做一个念想,你觉得呢?”
  他说得无耻,而那老苗子却终于是忍耐不住了,猛然一挥手,厉声喝道:“杀了他,给我杀了他!”
  一声令下,立刻有无数苗家汉子从黑暗中蜂拥而出,朝着白脸人冲将而去。
  白脸人一动也不动,而他身边的那些纹身男子则迎了上来,这些人的手上都抓着两根火把,将这玩意不断抛动,那火焰就在空中飞舞着,这些受了伤的苗家汉子根本就近不得身,反而大部分都被烈火烧身,化作了一团火焰。
  当然这边也有身手厉害的,径直撞入人群之中,扬起手中的苗刀或者利器,斩落出一片血雨来。
  双方混战成一团,场面十分的惨烈,看得我一阵心惊肉跳。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白脸人也动了。
  他身子屹然而立,然而脑袋却陡然一下,腾空而起……
  是的,我没有看错,那人的脑袋居然直接离开了身体,拉着一大串血淋淋的内脏和肠子,腾身飞上了半空之中,在上面绕了一个圈儿,然后朝着人群之中最凶猛的几个汉子落了下去。
  那飞头厉害无比,黏糊糊的肠子仿佛铁链,一下子就将人给卷到了半空之中,毫无反抗能力,紧接着往下猛然一砸。
  哗啦啦……
  天空就下起了肉糜一般的雨来……

  那老苗人看得双眼欲裂,右手往地上一按,居然拔出了一条宛如蛇蟒的木杖来,他口中念念有词,那地上便源源不断地用土黄色的气息刷上了他的身体。
  在达到了一个顶端的时候,他腾空而起,将手中的蛇蟒木杖,朝着那飞头砸落而去。
  飞头十分灵活,一下子就避开了这势若万钧的一击。
  老苗人一击落了空,便不再去招惹那飞头,而是朝着那只有两人守护的身体冲了过去。
  就在他即将到达身体的跟前时,我感觉到眼睛一花。
  那老苗人居然在一瞬间给卷了起来,身子被湿漉漉的肠子给卷了起来,紧接着那飞头带着他,朝着天山的黑云带了过去。
  差不多十几秒钟的时间过后,半空中传来了一声惨烈的叫声,然后飘飘洒洒地下去了肉雨来。
  我吓得两腿发麻,才知道这世间居然有这般邪门的东西。
  而就在我吓得想要赶紧离开这里的时候,刚刚迈开两步的我瞧见面前突然又多出了一个黑影来。
  那个白脸人的头颅,出现在了我的正前方。
  一双发红的眼睛,直愣愣地看着我。
  它显得有些疑惑,头颅下面的肠子不停地摆动,有点儿像是八角章鱼。
  它望着我,瞧了好一会儿,突然间发出了一阵怪异的笑容来。

  我下意识地猛然挥起金剑,而那东西也在倏然之间,朝着我的身子猛然扑了过来……
  我吓得大声叫道:“啊!”
  我奋力挥舞手中的金剑,一边挥手,一边惨叫,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的双手突然给人按住,我奋力挣扎去,却被人给按在了地上,还讲我的嘴给堵了起来。
  “陆言、陆言……”

  有人在我的耳边叫喊着,并且朝着我的鼻子里吹了一口气,我给呛了一下,下意识地张开眼睛,瞧见了虫虫和苗女念念的脸。
  我倏然坐直起来,看着荒芜的野地,和面前熊熊燃烧的篝火,下意识地吸了两口夜里的清冷空气。
  这时我方才明白自己刚才是在做梦。
  我挣开虫虫抓着的手,摸了一下后背,发现自己浑身汗出如浆,就好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

  “清醒了没有?”
  虫虫问我,我点了点头,张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而这时她却突然诡异地笑了起来,问我道:“告诉我,杀死董方老的那人,到底是谁?”
  什么?
  虫虫居然能够看穿我的梦?
  “愣着干嘛,赶紧说啊!”

  瞧见我半天没有吭声,虫虫瞧见我半天不说话,拍了我胸口一下,催促我赶紧说出董方老的人,而我则脸色犹豫地问她道:“你是怎么知道我做了梦的?难道刚才那些,都是你控制的?”
  虫虫没有给我解释,而是再一次问起了刚才的问题。
  我瞧见她那坚定的目光,知道她是不肯善罢甘休,于是只有跟她描述起了那个人的外貌和手段来。
  蝴蝶毒王?
  听完我的讲述,虫虫扭头过去,看向了身边的苗女念念,说这个人,居然练成了传说中的飞头降,还真的不简单啊,难怪你不让我去找他麻烦。
  念念没想到她居然这般执着,即便是她一再地回避,都能够找到凶手的踪迹,于是也不隐瞒,低头说道:“常言说得好,蛊中金蚕,降中飞头。这降头术里面,最神秘莫测,也最恐怖诡异的,就属飞头降,想必虫虫姐你也知道,这飞头降的修炼共分七层,每高一层就能够功力大增,当修至大成之境,甚至可以长生不死,获得永生。那蝴蝶毒王巴鬼切二十年前就已经修炼至第三层,现在虽说一直都在隐居不出事,但恐怕已经再进一层了……”

  蛊中金蚕,降中飞头!
  虫虫点了点头,说你说得没错,东南亚中降头巫蛊之术盛行,而降头术则是诸般降头诡术之中,最为邪恶之法,在刚刚练成之际,需要每隔七七四十九天,就吸食孕妇腹中的胎儿维生,有违天道,最是难练,那家伙居然能够有此成就,必然是有着极大的背景和势力,也身负着累累血债。不过即便如此,也不是我们退却的理由。
  苗女念念脸色一变,说难道你准备……
  她的话没有说完,而虫虫则抬起了头来,坚定地说道:“苗疆一脉,同气连枝,虽说大家彼此之间已有上千年并无瓜葛,蛮莫蛊苗涉政也实属不该,但是我不能眼睁睁地瞧见族人被灭。坤沙和罗头领这两人,关系到果敢的政局,和几十万的民众生死,我不会贸然插手,但是这个亲手剿灭了蛮莫蛊苗的蝴蝶毒王,我却一定要让他知道,苗疆一脉,并非那般好惹!”

  苗女念念一脸犹豫,说可是,这家伙在果敢一带,耳目众多,弟子无数,而且常年隐居,行踪不定,这该如何办?
  她跟我们讲了一堆困难,还待再劝,而虫虫却转过头来,看着我,平静地说道:“你答应过我,说要沿着当年的北上之路,一家一家地挑战过去,现如今蛮莫蛊苗被灭,唯一的办法,就是将凶手铲除,方才算是完整,你的看法呢?”
  我的看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