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67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确定好了行程之后,我们往北走了半日,终于在傍晚时分到达了蛮莫蛊苗原来聚居的村寨。
  这寨子已经被毁多年,我们到达的时候,遍地都是野草和荒地,因为怕惹上麻烦,没有人敢在这里重新生活。
  行走其间,看着这些开垦整齐的田地和铺成的青石板,我还能够感受得到当年蛮莫蛊苗的繁荣,但是当走进村子的时候,瞧见到处都是断垣残壁,青绿的植物已经将整个村子给侵占,焦黑的木头上面也长出了蘑菇,角落里不时瞧见一些骷髅和残骸,就晓得了当日的惨烈。
  苗女念念一边走,一边叹息,说何必当初,何必当初。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不远处突然传来犬吠的声音,我们赶过去看,却见念念的阴灵鼠魔正在与一头伸出长长舌头的猛犬在对峙。
  那畜生瞧见我们赶到之后,用发红的眼睛瞄了我们一眼,朝着黑暗处跑开了去。
  无疑,这野狗必然是吃过人肉的,要不然是不会有这样的凶煞之气。
  虫虫凝望着这残破的村子许久,然后开口说道:“今天我们就住在这里吧,明天早上再出发。”

  说句实话,我宁愿住在野地,都不愿意在这个鬼气森森的地方多待片刻,不过我能够感受到她低落的情绪,也不敢随意撩拨她,与念念互望了一眼,便点头同意了。
  当夜我们在蛮莫蛊苗原来的晒谷场前住下,我找来了一些干柴,烧起了篝火。
  三人围着篝火,简单地吃了一点儿东西,我瞧见虫虫并无谈兴,便盘腿坐着,开始打坐,这时念念叫住了我,说这个地方,需要有人守夜,问我是守前半夜,还是后半夜?
  我想了想,决定多承担一些,于是说我先睡,等到半夜十二点的时候,你们叫醒我。
  念念点头,让我先睡。
  我一路疲惫,闭上眼睛,没多时就睡了过去,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到浑身一阵阴寒,下意识地一哆嗦,就醒了过来,这时突然瞧见面前的篝火熄灭,而原本在我旁边的虫虫和苗女念念,都不见了踪影。
  怎么回事?
  我使劲揪了一下自己的胳膊,确认不是做梦,慌忙站起来,而就在这个时候,从村子的深处,突然吹来了一阵阴冷的风。
  呼……

  风徐徐吹过来,阴测测的,让人骨寒,我下意识地哆嗦了一下,感觉眼睛里面进了沙子,揉了揉,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
  轰!
  还没有等我把眼睛揉好,突然间我听到一声巨大的炸响在身边爆起,震耳欲聋,气浪将我给吹得在地上一连打了好几个滚。
  我吓坏了,这到底是什么,炮弹么?
  就在我诧异不已的时候,又有几道呼啸声从头顶划过,紧接着再次砸落在地,轰然作响,并且掀起了巨大的气浪。
  我趴在地上,睁开眼睛来,突然间感觉眼前的一切变得生动起来,周遭的建筑在熊熊燃烧,数十个穿着黑蓝色苗族服饰的男女在我面前奔走,我不知道这儿何时出现了这么多人,下意识地攥紧手中的金剑,朝着后面退去。
  我退了几步,不知道怎么就靠到了一面墙上来,左右一看,顿时就给吓呆了。
  原本断桓残壁、一片白地荒芜的苗寨,此刻居然凭空立起来许多吊脚楼来,我的左侧不远处有一个巨大的鼓楼,无数的喊杀声从寨门口的方向传来。

  除了喊杀声,还有划空的子丨弹丨,和迫击炮弹。
  无数的人在我面前跑来跑去,老人栽倒在地,小孩儿哇哇大哭,甚至还有婴儿,跌落在泥地理,在襁褓里嘤嘤地哭着,而孩子的母亲,则跌倒在了不远处的血泊之中。
  人间地狱。
  我心中一阵惊慌,下意识地想要过去抱起那污秽的襁褓,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有一个身形魁梧的老苗人从我身边快步走过,他的脸上满是沟壑,目光犀利无比,大声喝道:“慌什么,慌什么,不过是一帮拿枪的猪羊而已,你们慌个屁?陆铁、吴昊、龙翔、常潇,你们四个去把那炮阵给断掉,陈筱妍、范腊梅、迎曦、陈莉你们在村口布置万虫阵,王哲、阿发,带着妇孺躲进地道离去,其他人,跟着我,到寨前迎战。”

  众人纷纷前来,遵令而为,而那老苗人则一边走,一边振臂高呼,说此番是我蛮莫蛊苗关系生死的一战,胜了,我将带着大家离开这是非之地;若是败了,千年遗脉,就此断绝。
  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吼道:“所以诸位,死战不退,跟我冲!”
  众人纷纷怒吼,说死战不退,死战不退!
  我被这老苗人的话语给吼得热血沸腾,感觉他的这几句话语里面,定然是用了迷惑人心志的术法,要不然怎么会连我这个局外人,都能够感受得到其中的悲愤和死志呢?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我感觉到整个天空都变得一阵黑暗。
  尽管这个时候是黑夜,天色本来就是黑乎乎的,但这种黑暗,却有别于前面的——因为头顶上的星空和弯月在一瞬间就被遮盖住了,我下意识地朝天空望去,却感觉到一片黑云飘了过来。
  这黑云就像一大快布,将头顶上的星空给遮挡了严实。
  我没有跑,而是躲在了角落,紧紧地攥着手中的金剑,一边想着虫虫和苗女念念到底跑到了哪儿去了。
  人呢?
  就在我心忧她们两人的时候,突然间我听到一声惨烈至极的哀嚎声,一个身影从天而降,直接摔落在了我面前的不远处,好端端的一个人,却是化作了一大滩的碎肉,肠子、鲜血和脑浆散落一地,将整个场面弄得一片血腥,难以入目。
  而就在此时,我听到先前的那个老苗人用一种撕心裂肺的语气大声喊道:“董博儿,我的儿啊,儿啊……”
  什么,这人居然是那老苗人儿子?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我满心震撼,却瞧见先前蜂拥着冲向前寨的那些人,包括那个老苗人在内,都节节败退到了我身处的这打谷场来,而在他们前方的不远处,有一个穿着黑色袍子的男人。
  那个男人有着一张“V”字型的长脸,满脸雪白,宛如抹了一层厚厚的墙灰,而他身上的袍子,则被风吹起来,就好像一只蝴蝶一般。
  他身边有数十个光着膀子、浑身古怪刺青的光头男,这些人的脸一片漆黑,只有那一口牙,显得特别白。
  刚才的那老苗人此刻一身的鲜血,他指着不远处的那白脸人,浑身颤抖地大声喝道:“蝴蝶毒王,我与你雀族井水不犯河水,为何你要对我们蛮莫蛊苗赶尽杀绝呢?”
  蛮莫蛊苗?
  等等,什么情况,我刚才脑子晕晕,并没有想得太明白,此刻却反应过来了,蛮莫蛊苗不是已经被人给灭族了么,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儿?
  日期:2015-10-20 06:2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