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66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念念问道:“三十六峒早已飘零各处,不负往日盛景,姐姐又是如何确定能够找到这些地方的?”
  虫虫故作高深地笑,说山人自有妙计。
  念念不问了,告了一声罪,起身离开,过了一会儿,端来一小杯液体,递到我面前,说愿赌服输,这是我之前答应的东西,你且服下吧。
  我接过来,先看了一眼,黑黝黝的直晃荡,有点像油,闻着又是一股冲鼻的腥臭,不知道是何物。
  我有些犹豫,而这时虫虫却说道:“你不想死,那就一口喝掉。”

  我不敢不听她的话,一口喝入嘴中,就感觉饮入一杯烈酒,火辣辣的,烧得我心肝脾肺都如同一团火,整个人就好像要冒烟一般,一开始我还能够坚持住,不失颜面,然而过了十几秒钟,我终于耐不住了,双拳紧捏,牙齿不断打战,脸上流出了豆大的汗珠,恐惧地说道:“这到底是什么,我怎么感觉我快要死了?”
  虫虫一把扶住了我,说你不吃,还有可能要死,吃了这个,睡一觉便是了,怕什么,有我呢。
  我听到这话儿,便感觉眼皮一下子就变得沉重,往后昏倒过去。
  一夜我都在做恶梦,仿佛陷入了无数蠕动的虫窟之中,等到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外面天色大亮,虫虫催促我,说赶紧起来,我们得走了。
  说话间,那苗女念念也背着一个背篓,走到我跟前来,说对啊,趁清晨,我们赶紧走。
  次日清晨,在好几百人的送行下,我们离开了独山苗寨。
  与我们一同离开的,还有昨天跟我斗得你死我活的苗女念念,除此之外,六只体肥膘壮的大老鼠也跟着我们一起离开了去。

  经过沟通,我了解到这些老鼠并非是吃死人肉的鼠鼱,而是阴灵鼠魔。
  传说中阴灵鼠魔是来自于灵界的一种奇异生物,它们能够找寻到土地里面的矿脉,以啃噬矿石为生,如果发现了不错的“食物”,这些东西就会吸收其中的金属,筋骨皮肤就会变得坚硬无比,是很厉害的驯兽,而最大的,甚至能够长到野狼那般大。
  这样的东西,珍稀无比,所以当瞧见一只被我一剑给斩死的时候,念念当时的心里是悲愤无比的。
  不过这仇恨,在我放开了她精心培育的小冰虫宝宝之后,也就消减了许多。
  生死比斗,难免会有一些误伤。
  我从起床之后,一直到离开独山苗寨,整个人都是一阵糊涂,弄不清楚我昨天昏睡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原本气呼呼的熊火会出来送行,还一副依依惜别的样子,也搞不清楚那些方老、寨老等老人家为何如此热情。
  最后让我特别不明白的,是为何这苗女念念会跟我们一起同行。

  当我把这问题跟虫虫说起来的时候,她却只是笑笑,并不说话。
  她故弄玄虚的手段,玩的是炉火纯青。
  我找到了苗女念念,这女孩子比起昨日比试的时候,倒是和善了不少,听到我问起,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虫虫,然后告诉我,说昨天虫虫姐的一句话,打动了她。
  我问是什么话,念念告诉我,说闭门造车,永远都不能有太多的进步。
  所以她想跟我们一起北上,外面那么大,她想去看看。
  我询问之后,方才得知,念念是独山蛊苗这一代中最为出色的一人,对于巫蛊之术的理解和炼蛊的手段,都远远超出了前人,被誉为独山蛊苗的希望,然而直到昨天,她才知道什么叫做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受到打击的念念并没有就此消沉,反而是生出了莫名的豪情壮志来。
  她想要出来走走。
  一个人,只有睁眼看世界,方才能够走得更远——独山蛊苗不断迁徙,现在已然是把异乡当做故乡,在此扎下根来,不过一直都受到当地各族的排挤,生活得十分艰难,她希望自己能够成长为一代大巫,到时候可以回来,庇护族人。
  我之前了解过这一带的情形,知道果敢一带,军阀遍地,毒枭济济,经常打仗,在这里生存,比别的地方更加艰难。
  我理解了念念的想法,又问了她最后一个问题:“昨天给我喝的,到底是什么?”
  念念噗嗤一声笑了,指着前面的虫虫,说让她告诉你吧。
  让虫虫告诉我?
  算了吧,这小妮子倘若是肯告诉我,我也不至于这般狼狈,总感觉被她玩弄于鼓掌之中一般。

  离开了独山苗寨,三人继续北上,一路穿过山林和村寨,还路过了附近的几个小城,我负责补给,也主动承担起了男人该有的责任,尽量将重活、累活都扛在了自己的身上,相比刚刚开始进山的时候,却是进步了许多。
  三人上路,却比两人轻松许多,特别是苗女念念的这六头阴灵鼠魔,完全就能够当做猎犬来用,一路上四处游荡,倒是省却了许多麻烦。
  如此走了一些日子,虫虫突然停了下来,告诉我们,说第二家到了。
  苗女念念诧异,说姐姐你说的,莫非是蛮莫蛊苗?
  虫虫点头,说你们也知道?
  苗女念念先是点头,然后又摇头,说蛮莫蛊苗与我们相隔并不算远,所以彼此之间也有一些往来,不过有一个情况姐姐或许并不知晓,那就是蛮莫蛊苗因为举族支持彭司令,参与了果敢自治的运动,彭司令失败之后,果敢内乱,蛮莫蛊苗的村寨已经被夷为平地了。
  夷为平地?
  虫虫的眉头皱起,说不可能,蛮莫蛊苗常年在外,无论是传承,还是心机,都绝对要比别处的要强许多,即便是有枪炮逼迫,也未必能够将其灭绝。
  苗女念念叹了一口气,说缅北这儿小三国混战,风云变幻,蛮莫蛊苗贸然出头站台,就变成了众矢之的,无论是大毒枭坤沙,还是罗头领,都不能容下这个肉中刺、眼中沙,更何况还有缅甸军政府呢?
  蛮莫蛊苗村寨被烧的第二天,熊榔头就带着独山苗寨的兄弟过去瞧了一眼,真的是已经化作了白地。
  虫虫陷入了沉默,久久没有说话。

  我瞧见她脸色有些不太好,心中有些感慨,说修行者的地位虽说也算是超然,不过贸然插手政治,当真是不智,一旦有个什么闪失,那就陷入了万劫不复之地。
  虫虫沉默许久,突然开口问,说能够压得住蛮莫蛊苗的,必然有很厉害的修行者,告诉我,那人是谁?
  苗女念念没有说,只是劝她,说这一切,都是蛮莫蛊苗咎由自取,让她不要陷入这泥潭之中。
  听到这话儿,虫虫也没有再问,只是说往昔好歹也是有些缘分,既然如今蛮莫蛊苗已经化作白地,那我们路过,怎么说也得过去,烧上一炷香,表达一下同宗之情。
  对于她的提议,苗女念念并没有表示异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