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135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5-12-15 22:33:03
  1.8.5、死亡幽灵
  与其他部队耀武扬威、大张旗鼓地来到前线不同,1939年6月底,诺门罕一线出现了一支来去无踪的的幽灵部队。它的恐怖让你一听名字就会不寒而栗,瞬间出一身的鸡皮疙瘩。它就是今天我们所熟知的变态部队,——大名鼎鼎的黑太阳“七三一”。
  这支部队的草绿色军服与其它日军的军服完全不同,臂带上还有“山”字型的袖章,胸前佩带星型标志,纯粹一身特种兵的打扮。这次来到诺门罕前线的只有200人,仅相当于一个步兵中队,却已经是这支部队的半数力量。这支部队的驻地戒备森严,周围布满了岗哨,即使是日军自己的其他作战部队也不准随意接近这片氤氲着恐怖气氛的死亡之地。当时官方给出这支部队的名字是:关东军防疫给水部。

  由于关东军防疫给水部部长就是作为医学博士的石井四郎大佐,所以日军内部习惯称他们为“石井部队”。号称日本“细菌战之父”石井为了日本的细菌战事业可谓是殚精竭虑。早年他曾经自费到欧洲各国学习,为了筹集研究经费他连自己家里的地都卖了。这种敬业精神如果用到正经地方估计获诺贝尔医学奖都不是不可能。石井认为,缺乏资源的日本要想在战争中取胜对手,细菌战是最有效的作战方式之一。他还提出,“军事医学不仅仅是治疗和预防,真正军事医学的目的在于进攻”。由于日军军医的最高军衔是中将,石井励志要成为第一个军医中的陆军大将。毋庸讳言,对于人类来说石井大佐无异于一个变态的魔鬼。能够破例同意“魔鬼部队”到诺门罕战场参战,植田司令官也真是着急了。

  早在5月初双方冲突刚刚发生的时候,石井四郎就已经向关东军司令部递交了请战报告。他把诺门罕视为进行细菌战试验的绝佳机会,为此还特地制定了详细的作战计划。6月初石井就已经在海拉尔储备了2000多枚载有炭疽、伤寒、霍乱菌的炮弹,准备随时受命发射到到苏蒙军的阵地上去。此次能到前线参战也是石井积极争取的结果。
  当时世界上虽然不少国家都秘密进行了细菌武器的研究,个别国家甚至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但鉴于其极端违反人道的特点,除了日本“七三一部队”之外还没有哪个国家组建过将细菌武器用于实战的军事单位。半个世纪后的萨达姆可能尝试过,不管最后到底有没有还是让美国以此为借口给灭了。
  在众多的致命细菌中,石井四郎对鼠疫可谓情有独钟。这大概是由于十四世纪的那场鼠疫几乎毁灭了整个欧洲大陆。这一次石井大佐将鼠疫、炭疽、伤寒、霍乱等病毒一起带到了前线,这里变成了他检验研究成果的试验场。这些细菌在那个年代是没有特效药物可以对付的微型凶神,绝对属于一击致命的毒门暗器。
  致命的细菌带来了,但怎样将它们撒播到敌人中间却是一个令人十分头疼的问题。总不能把老毛子抓起来一个一个往嘴里抹吧。石原大佐首先提出了两种撒播方式:第一种是用火炮将细菌弹直接发射到敌军的阵地上;第二种是用飞机对敌军阵地实施细菌弹轰炸。

  前敌指挥官小松原中将对此颇费踌躇,他觉得这两种方法都不妥。如果用火炮进行发射,很容易引起敌人的报复。一旦射程远远超过日军的苏军火炮进行还击,堆放在自己阵地上的细菌弹很可能会被引爆,这样一来就偷鸡不成反蚀一袋米了。日本此时虽然占有空中优势,但是自从空袭塔木察格布拉格基地之后,苏军的防空措施做得十分严密,无法确保万无一失地将细菌武器投掷到敌军的阵地上。

  小松原的第一个理由还勉强站得住脚,但拒绝使用飞机投掷的理由明显不成立。在战场上什么时间才能保证万无一失呢?其实小松原拒绝的真正原因是,他也知道这种卑鄙的作战方式不那么光彩,将来很可能由此受到牵连。他不想与这种反人道的罪恶有任何关系。气愤的石井大佐只好派自己的部队出动实施人工撒播了。
  连小松原都不愿意沾惹的肯定是必须绝对保密的大事。石井大佐思虑再三,觉得只有手下的碇常重少佐可以承担这样艰巨的任务。6月30日下午13时,碇常重少佐率领手下21名敢死队员签写了血书,发誓无论成败都绝对要将此事带到棺材里去,绝不泄露一丝半点。之后碇少佐一行22名队员像幽灵一般出动了。
  敢死队一行出发后,石井大佐立即通知关东军各部,绝对不得直接饮用哈拉哈河的水,理由是它们很可能已经受到污染。这石井还真够聪明,尽管没法找到细菌的治疗方法,他还是发明了不少类似“石井滤水器”和“石井滤水车”之类的水处理设备。这些设备可以将污水净化为饮用水,可以缓解士兵在野外作战时的用水困难,这大概也算“七三一部队”唯一的正常发明了。这些东西也都随着命令分发到了前线各参战部队。

  碇少佐一行沿着哈拉哈河往上游行进,黄昏时分到达了预定的撒播地点。碇少佐在河岸的芦苇丛中用望远镜仔细观察河两岸地区,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动静。他命令敢死队员将载着十数只金属桶的橡皮筏划向河中心并开始播撒。此种工作极度危险,撒播队员也不是百毒不侵,一不小心便可能受到“凶神”的光顾。敢死队员小心翼翼地进行着各项操作,直至将所有金属桶中的东西全部投放在河水中。——桶里装的是22. 5公斤的鼠疫、伤寒、霍乱、沙门菌等烈性传染病菌。之后碇少佐在河水中取样进行了简单的化验,测试撒播效果后方才离开。整个撒播过程都拍了完整的照片,如果是现在估计肯定要录视频了。最后也正是这些照片和之前写下的血书惹出了事。

  事实上就在石井下发不能饮用哈拉哈河水通知的时候,对面的朱可夫已经通过苏蒙军的情报网络掌握了关东军将在诺门罕实施细菌战的绝密情报。苏蒙军迅速下达了细菌战防护命令并组织了防护演习。为了保证前方的供水需要,苏军专门从后方铺设了通往前线阵地的数条输水管线。他们根本就用不着去喝没有安全保障的河水。
  最后受损较大的反而是日军自己。虽然日军各部三令五申不准饮用河水,但为了保密需要又不敢把事说得太清楚。由于前线的供水跟不上,干渴难耐的日军士兵仍有不少人偷偷地去喝河水。小松原为此接二连三地收到许多非战斗减员的报告,情况严重时甚至一个步兵中队成建制地失去战斗力。不了解内幕的部队长官们一头雾水地向小松原报告,很多士兵患上了莫名的“怪病”。许多与他们接触的人也被感染,并在极度痛苦中死去。这也证明了石井大佐的研究是多么的卓有成效呀!

  由于极端保密,这一次细菌战的战果作战双方均没有任何资料。但苏蒙军中因病减员的情况还是相当严重,连战马都有感染病毒大量死亡的记录。这些减员中应该有相当数量是这次细菌战的战果。作战期间日军更有1173人因病死亡的记录,但是因为日军死亡人数太多,这其中是否也有此次细菌战的战果也基本无从查考了。
  六年之后的1945年8月,苏军趁火打劫出兵东北。“皇军之花”关东军在苏军摧枯拉朽的攻势面前刹那间土崩瓦解。占领东北后的苏军在“七三一部队”训练教育部部长园田太郎大佐的保险柜中发现了碇常重少佐和他的敢死队员签下的血书以及撒播行动中所拍的照片。“七三一部队”在诺门罕前线实施细菌战的事实终于得到证实。
  诺门罕战役结束后的1939年10月1日,“七三一部队”作为卫生部队在日军军史上首次获得由第六军司令官荻州立兵中将亲自颁发的战功奖状,石井大佐个人也获得了四级金鵄勋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