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1013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今天一早,郝竹仁感觉很意外,自己的司机胡长贵竟然没有开车过来准时接自己上班,这在以往是不曾发生过的事情。如果有事,那么胡长贵会主动给自己请假的,郝竹仁当时就感觉情况有些不对劲,可是上班的时间已经快到了,他只好自己打车先到单位。
  胡长贵上次因为到开发区闹事的事情,被公丨安丨局拘留几天出来后,按照秦书凯提出的赔偿要求,赔偿了开发区的损失后,继续帮郝竹仁开车。好多人都劝郝竹仁说,既然因为胡长贵的事情,你已经跟秦书凯闹的不愉快,又何必一定要用胡长贵做司机呢,你要是真心顾忌两人之间多年的情谊,完全可以帮他安排到另一个更合适的岗位上,自己重新换个司机不是很好吗。
  郝竹仁却不答应,郝竹仁心想,秦书凯这么明摆着欺负人,难道还不允许我出口心里的恶气吗?我就是要让秦书凯看看,胡长贵是我的人,即便是他被你秦书凯开除了,我依旧能想办法让他重新上岗,并且他依旧做我的司机,我就是要你秦书凯看见胡长贵依旧开车的样子时,心里添堵。

  胡长贵依旧给郝竹仁开车,工作性质上却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由原本的有编制的工作人员,变成了无业的临时工,好在郝竹仁安慰他说,这件事情不能着急,要找到合适的机会,立即就想办法把你先办成合同制工人,然后再走个程序帮你办成正式编制。
  胡长贵听了郝竹仁的话,心里也很感激,上次因为跟秦书凯斗的事情,被关进拘留所得时候,他对自己的未来绝望了,他心想,自己这次的祸估计是闯大了,必定要在牢里呆一阵子了。没想到,几天的功夫,郝竹亲自到看守所把他接了出来,这让他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如果秦书凯不提出让他赔偿的条件的话,这件事他本想算了,自己斗不过人家,又何必要往前冲呢。
  可是,近十万的赔偿款令他本来就很薄的家底掏空的同时还欠下了几万的的债务,他内心对秦书凯的复仇之火再次燃烧起来,只不过这一次,他不敢大意,即便是对郝竹仁,他也只是淡淡的偶尔会流露出想要报仇的意思,每次郝竹仁都会劝他一句,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郝竹仁心里明白胡长贵的委屈,他心想,我的司机,你秦书凯再怎么糟践,毕竟都是我的人,我就是要用此人做自己的专职司机,你能开除,我就能安排继续上岗,眼下帮胡长贵弄个正式编制成了郝竹仁最想要干成的事情。
  郝竹仁为了达成自己的心里想法,亲自和人事局的领导联系,试探着能不能把胡长贵的工作安排的妥当,能不能办理正式录用人员编制。人事局的局长是在秦书凯的手里提拔起来的人,胡长贵大闹开发区办公大楼的事迹早已传遍了普水官场各部委办局,现在郝竹仁要人事局通融一下,帮胡长贵办理正式录用人员编制,人事局长肯定不会答应。
  当郝竹仁一次次的电话无果后,郝竹仁决定亲自登门,来找人事局局长。面对这位副县长,人事局长对于郝竹仁的话根本不当回事,他很官话的对郝竹仁解释说,郝县长,按照规定,司机进编制确实不需要考试,但是,你现在提到的司机胡长贵是被人事局和开发区通过合法程序辞退的,这样的人按照规定三年内不可能考虑进编制的。
  郝竹仁心想,我毕竟是个副县长,难道为自己的司机办这点小事都办不成,那我岂不是没面子,于是有些强硬的口气说,胡局长,做官的要知道什么事和好,这样对大家都有好处,不过是一个司机的编制,何必要卡的这么紧,能不能特事特办?
  人事局局长兼组织部副部长,很多时候也是不会被人威胁的,何况现在的秦书凯还在普水,自己可是他圈内的人,当即很坚决的回答,郝县长,对于一些特殊情况,那要经过编制委员会集体讨论决定的,不是我一个人能决定的。
  郝竹仁听了人事局长的话,心里很生气,当时确实没有办法,这就是县官不如县官。郝竹仁知道如果经过编制委员会讨论,这件事必定会黄了,胡长贵被公丨安丨机关处分,拘留过,按照正规途径是不符合进编制的标准的。
  无可奈何之下,郝竹仁就一定要这个面子,于是找到了赵正扬县长,赵正扬现在是县里编制委员会的领导,只要他能答应帮忙,这事情就有希望。没先到,可是赵正赵正扬听了这件事后,当场一口回绝了郝竹仁的请求。
  赵正扬说,郝县长,你也是县领导,知道编委会议研究的都是大问题,大方向,如果为了研究一个被拘留的人进编问题单独开一次会议,估计我这个编委会主任也就不要做了,早就被人在背后骂的体无完肤了。再说,秦书凯现在是编委会副主任,你认为他会同意吗。
  郝竹仁这时才有些傻了眼,他原本认为一个驾驶员的编制是个小问题,现在看来根本不是那么回事,自己的能力根本是不行的。一直牛逼呼呼的郝竹仁,现在感到自己在普水不是万能的,面对胡长贵充满希望的眼神时,郝竹仁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郝竹仁无奈,只好和劳动局联系,先帮助胡长贵办理合同制工人,他安慰胡长贵先等等再说,现在的人事局长是秦书凯提拔起来的人,对这件事相当的不配合,等到换一个局长,情况一定会乐观很多。
  胡长贵尽管心里有些不乐意,也没有其他的办法,除了给郝竹仁开车,一时也找不到合适的工作,毕竟人还是要生活的,自己现在又是受过拘留的人,只是心里对秦书凯的恨意又加深了不少,好好的正式工作竟然又因为秦书凯的原因,被搅合了,秦书凯这个混蛋不是自己命里的克星是什么,看样子,要是不把秦书凯收拾了,在普水就一直都没有自己的好日子过。

  再说,郝竹仁出了会议室后,想到赵晨阳和秦书凯昨天晚上被人暗算的事情,想到了胡长贵,立即给胡长贵的家里打了电话,是胡长贵的老婆接的电话。郝竹仁就问,胡长贵现在在哪里?家里人回答说,胡长贵和他的弟啊弟昨晚早早的吃完晚饭后,就出门去了,直到现在也没回来。
  郝竹仁心里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如果真是胡长贵所谓,那么自己也有可能被牵连,***,这不是做好事到最后被牵连吗,郝竹仁于是问胡长贵的家人,胡长贵走的时候,有没有说清楚,他到底干什么去了。
  家人摇头说,不清楚。
  郝竹仁刚才在会议室里听说昨晚在开发区又发生恶性袭击案件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这件事会不会跟胡长贵有关。一来,胡长贵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反常,竟然会不按时来接自己上班,二来,胡长贵这段时间没事的时候,嘴里总是念叨着要给秦书凯好看,眼下开发区的赵晨阳副主任被袭击,说不定正是胡长贵干的好事,郝竹仁了解胡长贵,他原本就是一个混混,穷心恶胆,爱憎分明的那种,为朋友绝对可以做到两肋插刀,对敌人却也绝对不会手软。

  日期:2015-12-16 06: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