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780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说这话不是给我压力么。”马小乐笑道,“耐点心等就是,这个先不说,你给我处处主意,该咋样收拾薛光平。”
  “上次你不是说了嘛,到场所找个从业的本科女大学生来对付他,然后捉个现行。”甄有为道,“这不是难事吧。”
  “那也得有个由头啊,无缘无故,别说送个本科,就是送个研究生女学生也不行呐。”马小乐道,“薛光平不是*子,还得想个绝对过关的由头安排一下。”
  “这事我还真解决不了,你得自己想法子。”甄有为道,“看看市里有哪些大局、部门有熟悉的人头,逐个问问,没准就能找到个熟的,就那么一联络,事情不就圆了嘛。”
  马小乐一拍大腿,连连点头,“甄队,你可真是神人!”
  马小乐打算找赵景民,不过想想这种事情还是少让他知道好,又想到了何连华,不过想到何连华自然就想到了谭晓娟。马小乐已经记不起来有多长时间没和谭晓娟小聚了,觉得有点过意不去,不过想想自己也不是喜新厌旧忘了她,而是确实太忙。
  赶紧打开QQ看看空间农场,谭晓娟的地里满是玉米棒子和茅草,早已经熟透了。“看来憋得不轻呐。”马小乐叹道,“今天就去会会。”
  谭晓娟对马小乐的到来没有异常的表现,这让马小乐还有些拿捏不准。“谭大姐,这么长时间没来,你不会把小弟我给忘了吧。”
  “是你把我给忘了吧。”谭晓娟一歪嘴,“听说你现在的事业挺红火啊,简直是呼风唤雨了。”

  “得了谭大姐,你别挖苦我喽。”马小乐叹了口气,“整天焦头烂额,永远有解决不完的矛盾,几乎不得闲。现在想想,还是挺怀念以前的日子,没事到你办公室串个门,爱咋玩就咋玩。”
  “不要不知足啊,有多少人在羡慕你知道吗,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谭晓娟道,“以你现在的势头,在咱们市里谁见着你不让三分。”
  “谭大姐,你就别挖苦我了。”马小乐道,“跟你说个眼前的麻烦事,汽车运输公司的薛光平知道不?那死家伙,处处跟我作对,我力主江潮公司贷款融资搞新区开发,他不同意,弄得我很没办法。”
  “薛光平,知道有这个人,但不熟悉。”谭晓娟道,“你不是很有办法嘛,这点事都解决不了?”

  “啥啊,他是梁本国的人,有梁本国撑腰,也硬得很。”马小乐道,“我暗示新区开发是方瑜的意思,他都不买账,**得很!”
  “这样的人,不可理喻。”谭晓娟道,“小乐,话说回来,你觉得这样的生活快乐吗?”
  “不快乐。”马小乐摇摇头,“但我骑虎难下了,如果硬要跳下来,可能比谁都惨,所以我必须撑下去。”
  “也是。”谭晓娟点点头,“还好你还年轻,慢慢来就是了。”
  “谭大姐,最近这几个月,你不知道我忙得那德性,就跟孙子一样。”马小乐说完,提起裤脚,“瞧瞧,小腿都跑细了。”
  “年轻的时候多吃点苦有好处。”谭晓娟道,“是苦其心志的时候,是积累。”
  “我可没那么大的抱负。”马小乐道,“现在就想咋样才能把薛光平拿下,如果不把他弄下来,我在江潮公司也搞不出啥名堂来,那样一来,方瑜对我的看法或许就不一样了,现在他还觉得我挺能干,怕是到时要大扭转了。”

  “想到好法子吗。”谭晓娟问。
  “法子倒是想了一个,但还没摸着门。”马小乐道。
  “什么意思?”
  马小乐便把计划讲了,想让薛光平栽在女人身上,但苦于找不到合适接洽理由,无法入手。
  “这个我还真能帮你想想办法。”谭晓娟听了点头道,“薛光平有个好朋友是中石化老总,叫王昌,年年都向薛光平进贡不少,薛光平便让运输公司百分之六十的客货车只到中石化加油。”
  “你跟王昌熟不熟?”马小乐立刻问道。
  谭晓娟跟王昌不是很熟,一般的事情可以谈谈,但要他做内应来对付薛光平,话还不能说道那份上。
  “那王昌有啥喜好,或者说弱点、短处?”马小乐问。
  “赌。”谭晓娟道,“而且口味很重,据说被公丨安丨抓过,但因为拖了关系,没有事发。”
  “有案底么?”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谭晓娟道,“你不是有公丨安丨的朋友嘛,想查不是很容易吗。”
  “嗯,是这事。”马小乐点点头,这趟没白来,总算看到点希望。临出门前,马小乐还没忘跟谭晓娟说一句,“谭大姐,晚上有事没,好久没尝你手艺了,能做顿晚饭吃么?”
  “现在你天天山珍海味,哪里还瞧得上我那一手土菜喔。”谭晓娟说这话并无真气,马小乐听得嘿嘿一笑,“好了,我的谭姐,你就饶了我吧。晚上六点,我腆着脸去你家尝尝做的红烧黑鱼!”
  马小乐说完就走,他知道谭晓娟不会不答应。
  急着走也有事,得找甄有为问问看,能不能查到王昌的底根,如果能找到那是最好不过了。
  这方面甄有为绝对是够意思的,当即就着手探实。还真是皇天不负有心人,
  “”找到了。
  “好家伙,出手够大方。”甄有为捏着一份卷宗放到马小乐跟前,“保证费交了五万!”
  “到现在都没有领走?”马小乐翻看起来。
  “领个屁啊。”甄有为笑道,“这是行规,不懂吧,只要是交了的保证费,哪有来要回去的,难道想出事吗?”
  “黑,你们真黑。”马小乐看着卷宗,头也不抬。

  “天下乌鸦一般黑。”甄有为道,“其实问题两方面看,这样也好,就看你怎么理解了。”
  “怀柔政策呗。”马小乐道,“避免矛盾激化。”
  “聪明。”甄有为道,“交了保证金的人,那是个个都心有顾忌,或许一辈子都小心翼翼地过日子,多好。反过来,如果一把手抓了,投进牢里,关几年出来,人都变了,弄不好还会制造些骇人听闻的大案来,那样多不好!”
  “瞧瞧你们,黑就黑呗,还找出那么冠冕堂皇的理由。”马小乐嘿嘿一笑,“原来黑也要黑的发亮才好!”

  “你对我们的看法先入为主,跟你说也白说。”甄有为道,“赶紧看,完了我还得送回去归档,这事不能乱,拿进拿出都有记录,要不我就犯错误了。”
  “这我知道。”马小乐点点头,仔细地看起来。
  半小时后,卷宗看完,甄有为拿走送回。马小乐开始琢磨,该如何实际操作。根据谭晓娟的说法,王昌和薛光平的关系其实也一般,无非是王昌求薛光平做了件事,尔后就通过送礼建立了关系,虽然说起来是很朋友,其实不怎么好,一点都不铁。假如王昌和薛光平之间没有了利益链,两人马上就会疏远,甚至形同路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