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1008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时候,周德东打来电话说,秦书记,今天你在路上发生的事情,我已经请人查清楚了,这件事情是有人故意雇人而为。
  秦书凯一听这话,一下子从沙发上弹跳起来,很大声的问,周部长,到底是谁在背后搞鬼?是谁要这么对付我?
  周德东回答说,根据朋友提供的消息,在背后找人对付你的人是胡长贵和他的弟啊弟,就是郝竹仁的司机,那三个被涂副局长带走的人也已经交代出来,说是受人雇佣,让人拿了胡长贵和他的弟啊弟证件照给他们两人指认,他们确定给他们钱要求他们对你下手的人就是胡长贵的弟啊弟。
  秦书凯从周德东这里得知了真相,肠子简直要悔青了。当初,自己原本是不想放过胡长贵的,后来,见金大洲和郝竹仁都对自己一个劲的低头,又是说软话,又是叙旧情,一时心软,看在跟两人往日的那份交情上,就稍稍放了胡长贵一马,只是让他交了一部分钱来消灾,并没有按照原计划让他坐牢,没想到,自己的好心却为自己差点惹来杀身之祸,***胡长贵不仅不感激自己放他一马,还对自己加重了报复的力度,从今晚几人对自己下手的情况看,他这次简直就是想要自己命。

  秦书凯问周德东,这件事消息准确吗?
  周德东斩钉截铁的回答说,秦书记,绝对没问题,现在,道上的朋友已经把这次事情的幕后策划人,胡长贵和他的弟啊弟全都控制了起来,你看,这两人到底怎么处置?
  秦书凯心里一愣,想不到这伙人比公丨安丨局的人能力强多了,***开发区派出所的那几个人,根本就不是做事的料子。于是盘算了一下,对付这种穷凶极恶的人,如果这次用黑道的规矩教训一番后,说不定下次他们还是会报复,如果送到公丨安丨局坐几年牢更是没什么用,如果想要他们从此不会再威胁到自己的安全,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让他们再也不敢见到自己。
  想到这里,秦书凯对周德东说,周部长,现在具体怎么做,你自己拿主意,我的目的只有一个,一定要让他们以后没有实力再害人了,让他们经过了这次的教训,再也不敢有为非作歹的念头,涂副局长那边,我会跟他交代一下,这件事拖几天,你想要怎么办都行。
  周德东听了秦书凯的话,有些为难的说,秦书记,想要这种人改了性,估计真是难的,如果不狠狠的教训一下,可能很难达到想要的效果,可是如果教训到位可能要几天的时间。

  秦书凯说,周部长,分寸你自己掌握着办就行了,我只要看到结果,这件事就麻烦你了。
  周德东听了秦书凯的话,有些犹豫的样子说,行,我明白您的意思了,请你和涂副局长商量一下,只要通融一个三五天的时间就够了,这里一切妥当后,会主动跟他联系。
  秦书凯点头说,行,这点小事估计涂副局长不会有什么说法。秦书凯又问,赵晨阳受伤的事情,你听说了吧?有什么线索吗?
  周德东说,秦书记,今晚我一直忙着您交代的事情,赵晨阳的事情,倒是听说了一点,还没来得及追查?

  秦书凯说,你帮我看看,到底是谁在背后对赵晨阳下手,速度要快,根据赵晨阳自己的估计,应该是方志彪,你可以先从方志彪那儿入手。
  周德东说,行,我马上传消息让人去查,等到一有结果,立即会向你汇报。跟周德东通完电话后,秦书凯浑身无力的往沙发上一躺说,今天可真是多事的一天啊,看来开发区这边的局势想要真正稳定下来,还要有一段日子啊。
  坐在秦书凯身边一直保持沉默的胡莉莉说,万事开头难,以后一定会慢慢变好的。秦书凯摇摇头说,开发区的治安问题由来已久,本来开发区就是地多人少,再加上有不少企业夜里还要上夜班,这治安要是不好的话,整天搞的人心惶惶的,对于开发区的投资环境很不利啊。
  秦书凯说到这里,突然想起,自己应该打个电话给单琴,开发区一天之中连续出现了两起恶性啊事件,作为县公丨安丨局的局长单琴却稳坐钓鱼台,像个没事人是的,这也实在有点太说不过了。
  秦书凯打通单琴电话的时候,直接问她,单局长,是不是知道开发区这边赵主任在下班途中遭遇歹徒袭击的事情?公丨安丨局那边现在有什么说法?
  本来秦书凯以为,自己一直催着单琴给开发区加强警力,单琴都没有同意,现在开发区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她必定会有些自责,没想到单琴的声音,竟然一如既往的根本不**自己。
  单琴说,秦书凯,你们开发区的领导整天在外头吃喝嫖赌吹的,谁知道你单位的赵主任得罪了什么样的人,这种黑吃黑的事情,每年公丨安丨局不知道要接收多少此类案件,难道我为了这一个案子,就成立个专案组,这也太不现实了,还有啊,有句俗话说的好,多行不义必自毙,我看,你还是好好管管你的那些下属,好自为之吧。

  秦书凯没想到单琴竟然是这副态度,他忍不住对单琴大喊起来,单琴,你这是一个公丨安丨局长该说的话吗?开发区的干部都伤成这样了,你不着急查案,破案,还在这里阴阳怪气的说这些难听话。
  单琴竟然也来了脾气,冲着电话喊着,秦书凯,我说的都是实话,怎么了,你堂堂一个县委副书记,兼着开发区的主任,连一句实话都听不进去了。如果有什么本事,你可以招别人去破案。
  秦书凯见单琴的态度如此恶劣,灵机一动想起了什么,悄悄的按下了手机的录音功能。秦书凯冲着单琴说,单局长,你刚才说什么,你是否能够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单琴哪里知道秦书凯玩的这一招,于是又冲着电话说,秦书凯,你以为我怕你吗,我那是那句话,你们开发区的干部被人袭击是活该自己倒霉,平时不干好事,现在遭到了报应,公丨安丨局的案子那么多,你开发区的案子,就在后头慢慢编码号排着吧,等我哪天抽出空来的时候,再看看这案子到底有什么说法。
  秦书凯说,单琴,你别血口喷人,你一个公丨安丨局长遇到干部因为工作受到打击报复的恶性啊事件,不再第一时间内协助破案也就算了,还玷污党员干部的清白,你这个公丨安丨局长实在是太不像话了,我就问你一句话,现在我开发区的赵主任遇到歹徒袭击的事情,你到底管不管?
  单琴冷笑着说,秦书凯,你以为你是谁?我还告诉你,我们公丨安丨机关是直属单位,你这位县里的副书记还真管不到我,案件的查处是公丨安丨机关的工作,轮不到你这个副书记来对我指手画脚。再说了,你也不过是一个副处级,我也是副处级,我为什么要听你的,是不是把权力用错了地方。
  秦书凯说,我是普水的县委副书记,可以代表县委县政府对普水的相关部门和人员进行监督,作为公丨安丨局是政府的一个部门,那么我更有权力对你的职权使用进行监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