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175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5-12-14 22:49:00
  更新线---------------------
  一竹道长听见叔父的话,脸色也是骤然而变,使劲儿睁着三角眼,贴着窗棂缝隙,急往外看。
  刚才还听叔父说五大队的威名,现在就“说曹操曹操到”,我也是又惊又喜,按捺不住一颗好奇的心,仔细打量那五人,不,是六人。
  除了那小女孩儿之外,其余五人都是男的。
  五人中,只有那“卷刘海儿”模样在中年,其余四人的年纪,直观来看,都已经不小了,他们前后错落,藏在前殿东墙角,窥视着走在他们之前的那一拨三人。
  这群不速之客里,最左首的那人年纪约摸五十岁上下,面色红润光洁,身材匀称颀长,看上去精神异常矍铄,尤其是一双眼睛,贼亮贼亮的,让人感觉他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机灵,好似是装了机簧,一按就会动。

  挨着红脸老头的男人,年纪大概在六旬左右,模样甚是滑稽——他整颗脑袋,从上到下,头发、眉毛、胡须一概全无,比和尚还要光,还要亮,目光也是五人之中最灵动的,总在左顾右盼。
  光头老者的右侧便是那卷刘海儿的中年男子,卷刘海儿再右侧则是个又瘦又高“竹竿儿”一样的人,他的长相颇为斯文,看上去就像是个柔柔弱弱的教书老师,皮肤白净光洁的让人心生好感。
  日期:2015-12-14 22:53:00
  我的目光也在这斯文老者身上做了最长时间的停留,不为别的,只是因为我觉得他的相貌瞧上去有几分熟悉,就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不过,虽然多看了几眼,可我仍旧是想不起来究竟在什么地方见过他。
  最右首的男人是那五人中岁数最大的,满头华发,却鹤发童颜,面上几乎不见一丝皱纹,只脸颊上的几块轻微的老年斑让我猜测他的年纪该在七十岁上下。虽然年长,可从精神上来看,并不见这鹤发老者有任何的疲态,更无老态龙钟的模样,鹰隼似的目光,阴沉而冷漠,叫人一见便心生敬畏。

  我虽然对相术不通,但是毕竟跟着老爹有段时间了,耳濡目染,皮毛的本事还是有的,所以也能稍稍相人——这五人,从形容和气势上来说,各个都不是易与之辈。尤其是那“卷刘海儿”,虽不露声色,可威严肃杀之气早已经遍布全身,叫人一看便知他是个危险人物,可他的背上却背着个小女孩儿,这就显得有些不伦不类了。
  而且,从身处的位置和角度来看,那四名年长的人,都或多或少落后那“卷刘海儿”一些,显然这群人是以那“卷刘海儿”地位最为尊贵。
  可一个年纪不过四十的人,是凭什么本事居中呢?又有什么样的惊人技业呢?
  日期:2015-12-14 22:57:00
  “琪翁。”一竹道长看了两眼,便忍不住问我叔父,道:“何以见得这几人是五大队的?”
  叔父低声说道:“你瞅见那个老白脸了吗?”
  “老白脸?”一竹道长愣了一下,叔父已经说道:“就是左首的第三个人!”

  正是那个让我感觉有几分熟悉的斯文瘦削老者。
  一竹道长问:“他怎么了?”
  叔父奇怪的看了一竹道长一眼,道:“你跟宁波袁家熟不熟?”
  一竹道长摇头:“几无交集。”
  “咦?”叔父诧异道:“怪了啊,你们都是江南玄门同道,而且离得也不算太远,你居然跟他们没来往?”
  一竹道长说:“我师尊曾说过,袁家昔年的家主袁洪荒心胸狭隘,为人太不磊落,他的儿子袁重渡又像是个沽名钓誉的伪君子,告诫我与他们少来往,所以,我听从师尊教诲,与他们袁家几无交集。”

  “不赖,你师父算是个明眼人。”叔父低声赞了声,然后道:“这个老白脸啊,就是袁重渡的堂弟——袁重山,袁家的二号人物!”
  日期:2015-12-14 23:00:00
  “袁重渡的堂弟?”我也吃了一惊,不由得又看了那斯文老者几眼,怪不得感觉有几分熟悉呢,样子确实与袁重渡有些相似,尤其是气质上,都给人一种文质彬彬的好感。
  叔父说:“这个袁重山为人倒不坏,相术、相功双修,而且全都过得去,我认得他,他也认得我,因此我知道他的底细,他在五大队挂着号,是五大队相术分队首领人物。所以一瞅见他,我就知道肯定是五大队的人到了!”
  一竹道长惊道:“柳庄袁家是江湖上仅次于麻衣陈家的相脉大族!他们的人居然出仕庙堂,为公家效力?”
  “积极出仕,本来就是人之常情,你以为人都得学你老道,无为而治,清静自然?”叔父白了一竹道长一眼,道:“你应该学学人家——要不是袁重山身在庙堂,袁家现在的处境估计比你们茅山好不到哪儿去……”
  正说话间,殿门已经被打开了——第一拨的那三人已经悄然入殿,他们当然自以为做的是神不知鬼不觉,却不知道头顶上有我们,身后又有五大队。
  在殿内转了一圈,发现并无异状之后,三人的精神都放松了下来,言语声也大了些。
  日期:2015-12-14 23:02:00
  “老三,你确定黄姑是被带到茅山了?”为首的“黄布衫”男子关上了殿门,一屁股坐在门口,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我和叔父以及一竹道长先是一怔,继而全都竖起了耳朵——没想到这第一拨不速之客居然是冲着黄姑来的!
  这样一来,滴血木偶的事情便可能有着落了。
  叔父已经大为兴奋起来,正苦找不到这些在暗地里搞歪门邪道的幕后黑手,现在倒好,自己送上门来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只听那“老三”回答道:“二哥,你放心吧,我百分之百的确定!因为我是亲眼看见黄姑被吕主任那一拨人给带上山来的。”
  “黄布衫”道:“刚才咱们躲在暗处,瞧见吕主任那一伙人下山,里面的人没有黄姑吧?”
  “老三”犹疑道:“好像是没有……”
  “不是好像,就是没有。”三人中一直没有说话的那个男人突然开了口:“我看的清清楚楚,不会有错。”
  “老三”连忙说道:“对,大哥说的是,我也看的清清楚楚,就是没有黄姑!”

  “黄布衫”皱了皱眉头,转而道:“大哥,那现在咱们怎么办?整个茅山,里里外外所有的道观都寻遍了,也没寻到黄姑的人。”
  日期:2015-12-14 23:05:00
  “大哥”沉吟了片刻,然后说道:“他们不说实话,肯定有咱们找不到的地方。”
  “老三”又连忙点头,道:“对,大哥说得对,那些火工道人不说实话,茅山立派这么长时间了,肯定是有些秘密的洞啊、室啊、观啊,瞒着外人的,咱们应该给他们点厉害让他们瞧瞧!大哥,要不我去抓个人过来?”
  “大哥”瞥了“老三”一眼,道:“不要打草惊蛇,小心一竹老道还在。”
  “对对对,还是大哥考虑的周到。”那“老三”说:“虽然咱们现在还没有瞧见那个一竹,可不代表他不在啊!这老牛鼻子又狡猾又厉害,说不定在哪里藏着呢。咱们虽然不怕他,但是也不愿意惹没必要的麻烦,是吧?二哥,你说呢?”
  “黄布衫”没有理会“老三”,而是忧心忡忡的问“大哥”道:“大哥,大宝禅寺那里送来的信儿,济清和尚死了,神龟也被麻衣陈家的两个贼人杀了,教主亲手交付的神牌也丢了,现在黄姑又不见了,滴血木偶还在她身上……这,这要是让教主知道了,咱们决计是活不成了啊!”
  “大哥”嗯了一声,也是眉头紧锁。

  “黄布衫”又道:“这段时间里,我一直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是不是咱们要倒大霉了?!大哥,您快拿个主意吧!”
  日期:2015-12-14 23:06:00
  我和叔父听得又惊又喜,都几乎忍不住要急促的呼吸了——我们喜的是这几人不但和“滴血木偶”有关,竟然还牵扯着“往生咒”!惊的是他们说大宝禅寺那边给他们送了信儿,也就是说大宝禅寺里还有奸邪之辈,跟济清是一伙儿的!
  叔父已经咧开嘴,无声的笑了起来。
  常人都怕遇见恶人,碰到坏事,可是叔父遇见了恶人,碰到了坏事却很高兴。
  人越恶,他越开心,事儿越坏,他越兴奋。
  恶人自有恶人磨,老生常谈,至理名言,这三个小鬼,今天算是自动送到阎王手里了。
  以他们的本事,我完全可以放心,对叔父造不成任何威胁,我唯一担心的是殿外的五大队!

  在这档口,五大队的那六个人已经近乎悄无声息的移身到大殿门口了,而殿内的这三人仍旧如在梦中,毫无察觉!
  高手近在咫尺,就连叔父也屏息凝神,不敢稍有异动,唯恐惊扰了他们。
  一竹道长更是连大气也不敢出,却伸出手朝窗棂之外虚指了指,又朝叔父摇了摇头——这哑谜打的意思很明显,那是让叔父不要跟五大队动手。
  一竹道长原来还很紧张,他以为五大队是冲着茅山来的,可是现在,我们都看出来了,五大队是冲着那三个邪教异徒来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