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778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一杯,真的醉了。好在当场没说错话没做错事,马小乐还是比较妥善地把牛官逊他们送出了门口。
  “金柱,打电话给窦萌妮,让她来带我。”马小乐道,“你送小吴秘书回去,安全送回啊。”
  “不用,我自己回去就行了。”小吴忙说。
  “别顶嘴。”马小乐摇摇晃晃地走到花坛边坐下,“金柱,赶紧打电话,然后就送小吴回去。”
  金柱不敢不听马小乐的,只好照办。不过他打过电话后没和小吴那么快离开,而是躲到拐角的地方,看到窦萌妮和柳淑英两个人来了,把马小乐扶走后,才和小吴离去。
  马小乐被柳淑英和窦萌妮带回住处,无比兴奋,现在状态并不是烂醉如泥,刚好发疯发狂。
  “女人,两个女人,都给我过来!”马小乐站在客厅里,双臂上举,嗷嗷直叫,“两个女人听到了没有!”

  窦萌妮吧吧地跑了过来,手里拿着湿毛巾,“小乐哥,喝醉了吧?”
  “谁说的?”马小乐一把抓住窦萌妮的肩膀,晃了两下,“你看我这样像是醉了么?”
  “没,没醉,就是多了点。”窦萌妮就这嘴巴,马小乐用力太大,把她捏疼了。
  “多?”马小乐嘿嘿一笑,“多也不多!”

  “嗯嗯,不多不多。”窦萌妮只好顺着马小乐说下去。马小乐醉眼迷离,看着乖嫩的窦萌妮,突然伸手抓住她前面两个,快速揉搓起来。窦萌妮可没见过马小乐如此疯狂,有点害怕,不过也带着十二分的刺激感,愣是没躲闪,“小乐哥,你要做什么啊。”窦萌妮只是这么说。
  刚好柳淑英出来了,端着在厨房调好的蜂蜜水。
  “小乐,干啥啊你!”柳淑英把碗放到茶几上,上前把马小乐拉开。窦萌妮红着脸站到一旁,抬手自己安抚了自己两下,马小乐太粗野了,有点受不了。
  “欸哟,阿婶,实在是不好意思,出丑了,让你看笑话了。”马小乐定睛一看,眼前站的柳淑英,立马退到沙发钱坐下,自言自语道,“咋回事这是。”
  “你喝多了,赶紧洗洗睡吧。”柳淑英说。
  “好,洗洗睡。”马小乐摇头晃脑走进卫生间。不过事情有变化,被热水一冲,酒意上涌,马小乐又疯狂了,光着身子拉开门蹿了出来,把客厅里的柳淑英和窦萌妮吓了一跳。

  “小乐你疯了你,看看你都啥样子。”柳淑英又好气又好笑。
  “我是,男人,给我个妞!”马小乐又作出双臂上举动作,说完,跑上前去抱柳淑英。柳淑英赶紧躲开,马小乐又去扑窦萌妮。
  窦萌妮可没动窝,被马小乐抱了个结实,一起滚落到沙发里。很着急,马小乐伸手扯窦萌妮的衣服。柳淑英赶紧过来拉马小乐,马小乐返身又抱住了柳淑英,“来啊来啊,两个一起来,多好!”
  看来是没辙了。窦萌妮挺着胸脯呼吸急促,对柳淑英说道,“柳婶,我,我来照顾他吧。”
  “不行。”柳淑英摇了摇头,“他喝多了没数,会把你伤了的。”
  “那怎么办?”窦萌妮皱起眉头说道,“柳婶,要不你来?”
  “胡扯!”柳淑英脸一板,“别胡说。”
  窦萌妮被柳淑英这么一说,很难为情,不过嘴上还嘀咕着,“没什么啊,就是帮帮小乐哥呗。”
  柳淑英不再接这个话,对窦萌妮说道,“去我市拿个被单来,给他裹住,省得乱动。”
  被单拿来了,马小乐被裹得像粽子一样。“你们可真是坏,现在让我动不了,呆会我要起来,看我不一个个收拾你们!”
  “柳婶,得让他泻火。”窦萌妮很认真对柳淑英道,“只有他那东西出来了,才会安宁下来,要不停不住。”
  “我泄你们俩!”马小乐又着急有迷糊,说话根本没个谱。
  柳淑英看看窦萌妮,“你咋知道?看来你对男人还挺了解?”
  “以前在沙墩乡一亩三分地项目组时,小乐哥回乡时我们会睡到一起。”窦萌妮羞赧地说道,“好几次。”
  “啊!”柳淑英一惊,没想到马小乐还隐藏了这么深,到现在她还都不知道。
  “不过我们没做那个事。”窦萌妮说得很幸福,“就是睡在一张床上,不过小乐哥都画了地图。”
  “哦。”柳淑英点点头,看看躺在沙发里瞎咕哝的马小乐,看来他还没骗她,真是没有碰窦萌妮的身子。
  “萌妮,你瞎说啥。”马小乐迷迷瞪瞪地听到窦萌妮说他在她身上画地图的事,赶忙对柳淑英说,“阿婶,萌妮这丫头胡说八道。”
  “我看是你胡说八道吧。”柳淑英笑问,“那你在人家身上画过地图没?”
  “画过。”马小乐眯着眼,摇头有点头,“画过,事情做了得承认,不过我跟萌妮还是纯洁的男女关系。”
  “知道知道。”柳淑英道,“赶紧睡吧,时间不早了。”

  “睡不着,肚子里有团火。”马小乐揉揉肚子,“一条火龙!”
  柳淑英叹了口气,贴在窦萌妮耳朵边,说了几句。窦萌妮眉开眼笑地跑进了卫生间。
  一条毛巾,热毛巾。
  窦萌妮跑进卫生间弄了条热毛巾,还端了一盆热水,随时给毛巾加温。
  中医的热敷,手法博大精深,用途广泛。
  马小乐的火龙被安坦地解决掉了。窦萌妮和柳淑英对视一笑,开始处理战场,端盆、打扫痕迹,最后拖地,整理沙发。

  第二天,马小乐醒来后脑袋还发胀。窦萌妮在家里,柳淑英去公司。“萌妮,咋回事,看来昨晚是喝多了。”马小乐拍着脑门,“啥事都忘了,昨晚是咋样离开酒桌的就不记得了。”
  “真不记得了?”窦萌妮瞪大眼。
  “这我还骗你么。”马小乐道,“欸,你不知道,昨晚我真是后悔,应该把你带在身边,否则我也不会喝到这程度。”
  “小乐哥你真不知道昨晚的事了?”窦萌妮很失望的样子,不由自主地抬手摸了摸胸前,昨晚被马小乐狠了几下,到现在还有感觉。

  “干嘛啊你?”马小乐看得稀里糊涂。
  窦萌妮忙转过身走了,“没什么没什么。”
  “这鬼丫头。”马小乐哼笑了一声,点了支烟,抽不下去,恶心。
  马小乐下床,发现自己内衣完全不见。“萌妮,过来一下。”马小乐喊了起来。窦萌妮跑过来,问什么事。
  “我身上的衣服呢,谁帮我脱的?”马小乐问。

  窦萌妮低头一笑,“你自己脱的,光着个身子满屋里跑,还抱这个抱那个。”
  “啥,啥啊,真的假的?”马小乐呆掉了,“屋里不就你和柳婶么?”
  “小乐哥,你说我会骗你嘛。”窦萌妮看着马小乐,马小乐被看得不好意思。窦萌妮索性坐下来,把昨晚的事仔细讲了一遍,马小乐听得面红耳赤。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