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57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积少成多,不知不觉,倒是也够了盘缠,我们继续上路,结果整个村子的人,扶老携幼地前来挽留相送,那场面,让我这种常年都在外奔波的人,心里好是一阵感动。
  望着这一张张淳朴天真的脸,我多少也有些感动,不过却并不能停下脚步,继续北行。
  一路上,这样的场景不断上演,而虫虫也渐渐地博下了一些名声,也不用之前打响名声的手段,便能够畅通无阻地前行。
  如此走了一个多月的时间,走走停停,我们来到了缅北的一个大村。
  如之前一般,我亮出了重新制作出来的大旗,招摇过村,不过这一回刚刚进去,便被人给叫住了,我上前一交流,方才得知村中有一位厉害的降头师,人家是专门做这行当的,我们这样子叫做挑衅,让我把旗子拿下来,免得产生误会。
  听到这话,我不敢再扯旗,正准备避让离开,虫虫却来了兴致,非拉着那路人,说带我们去瞧一眼。
  我是极力反对的,但是虫虫却显得十分坚持,而美人之言,不好拒绝,那人给虫虫的笑容迷得两脚发软,也顾不得先前的呵斥,带着我们就到了村尾的一处大宅前。
  他告诉我,说本村的这位法师,叫做贝翔,是缅北一带最为著名的降头师,经常会有慕名而来的人,十分的厉害。
  说到这里,他又告诉我,说刚刚有一位从中国大陆过来的富商,正在拜访贝翔法师呢。
  虫虫兴奋,拍我的肩膀,说赶紧,我们也进去。
  那路人帮着我们通报了一声,里面有白衣弟子走出来,将我们引导了前堂,蒲团那儿跪着三人,想必就是路人口中的大陆富商,我们进来的时候,他们也瞧了我们一眼。

  我的目光越过一个中年胖子和一个黑框眼镜,落到最后一人的身上,突然心中一动,诧异地喊道:“小刘,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个在堂前端坐着的,却不是别人,而是我当日在广南境内被毒西施关押地牢之时,在我隔壁扣押的年轻人小刘。
  当初的他曾经告诉我,他是南方省人,父亲挺有钱的,自己读了个野鸡大学,每日风花雪月,日子过得甭提有多舒畅,只可惜一时好奇,却是被关押至此,整日饿得头昏脑涨,跟我讨粥喝的时候,就跟多年艰辛的饥荒贼一般。
  他还答应过我,说若是能够出去,带我去澳门的米其林餐厅吃大餐。
  后来十八蛊虫汇聚我体内,而其余人在消失一空,我被小妖姑娘救出之后,虽然回返过那地方,却并未有久留,而是回了老家,找到了陆左。
  如此想想,却是有好些个日子过去了,却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见面。
  之所以一眼瞧出,是因为小刘虽然脸上蒙着面纱,不过堂间风起,却是吹出了一节,让我瞧见了他的一方侧脸。
  那满是黑色孔洞的脸孔,着实让人触目惊心,故而一下子就认了出来。
  我的喊叫让堂中之人诧异,小刘转身过来,望向了我,先是盯了一会儿,过了几秒钟,突然浑身一震,直接站起身来,从我喊道:“你,你是老陆?”

  我点头,走到他面前来,瞧见他因为激动,身子一下子就倾斜了,便扶住了他,说真没想到,你我竟然还能够再次见面。
  小刘一下子就哭了,说对啊,我以为我都要死在那儿了呢。
  那个中年胖子听到我俩的对话,慌忙离开蒲团,爬上前来,询问道:“刘博,这是怎么回事?”
  小刘回过头来,跟他解释,说爹,这就是我跟你说过的老陆,当时在那地牢里面关押的时候,他对我就挺照顾的,把自己的米粥节省下来,给我吃了。我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他了呢,没想到居然在这国外,能够再瞧见。
  中年胖子朝我拱手,说我叫刘海波,在南方省那儿做点儿小生意,承蒙陆老弟照顾我儿子,在此多谢了。
  我连忙摆手,说同是天涯沦落人,我与贵公子只不过是相互依靠而已,算不得什么。
  那中年胖子瞧见我光滑的脸面,心中一直诧异,跟我客气两句,便问起了这事儿来,我不想让人知道夏夕那女人费心炼制的聚血蛊就在我的体内,便说我当日并未有受太多引蛊,然后有吃了几天蛇血,故而脸上无恙,然后又寻了师傅解了去,总算是没有大恙。
  啊?

  中年胖子倒抽了一口气,忍不住就直起了身子来,神情激动地说道:“哦,陆老弟你是在哪儿寻得师傅?实话不瞒你,我从警局里领回这傻儿子之后,就一直在四处找寻师傅帮看,结果却是没有一人能够应承下来。这不,我有一个生意上的朋友认识这边的贝翔法师,方才找上门来的,也不知道能不能成。若是你有路子,还请帮忙介绍——你放心,该懂的规矩我都懂,我这些年做生意也积攒了些钱财,不妨事的。”

  我点了点头,正想说起我堂兄的名头,而就在这时,前堂侧门处传来一声明号:“贝翔法师到……”
  在人家的地头,我也不敢多言,适时闭上了嘴巴,抬头过去,却见有一个满脸横肉的中年汉子,在两个白衣弟子的簇拥下走了过来,目光在堂中巡视了一番,寒声说道:“那位是刘海波刘老板?”
  他说的是缅甸语,一字一句,我倒也能够听得分明,刘老板旁边的那黑眼镜是随行翻译,跟他轻声解释起来。
  刘老板慌忙回到蒲团上,朝着那中年法师作揖,说我就是,拜见法师阁下。

  贝翔法师来到前堂正中高坐,居高临下地望了众人一眼,目光停留在了虫虫的身上来,脸色似乎轻松了一些,露出了笑容,轻声说你也是跟着刘老板一起过来的么?
  虫虫没有理他,这是她的习惯,素来不与外人交谈,我在旁边,慌忙笑着说不是,我们是后来的。
  贝翔法师一点儿也不恼怒,说找我何事?
  我看了虫虫一眼,联系前后,笑着说我们是路过此地,听闻贝翔法师的鼎鼎大名,特地过来瞻仰一番。
  我虽然这些日子对缅甸语学得飞快,不过到底还是有一些磕巴,那法师微微一笑,指着我旁边的虫虫,说她怎么不说话?
  我一咬牙,说我朋友是个哑巴。
  虫虫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不过却并不发言,而贝翔法师则十分遗憾地叹了一口气,说可惜了,可惜了。
  这般说着,却依旧笑容不减,配合着他那一脸的横肉,却显得分外猥琐。
  我说法师你既然有事,且先忙着,不必理会我们。
  他点头,没有再与我交谈,而是通过翻译,跟刘老板一行人开始交流了起来。

  刘老板将大致的事情给这贝翔法师讲述了一番,那法师听到翻译的转述,不由得一愣,说他是中了虫蛊之术么,把脸上的纱布掀开,让我瞧一瞧。
  日期:2015-10-17 17:2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