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174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5-12-13 22:41:00
  更新线----------------------
  我和叔父听了一竹道长的话,许久都作声不得,因为这“滴血木偶”的做法,实在是闻所未闻,更是见所未见,即便它源自于“木工厌胜术”,即便是那“木工厌胜术”起自中原。
  一竹道长感慨道:“这个黄姑也是个痴人啊。料想那木偶人所塑者,便是黄姑的亡夫。”
  “八成是她的男人,要不成天贴身藏着像啥样子?”叔父转而问道:“一竹,你刚才说滴血木偶跟往生咒有些关联,这是啥个意思?”
  一竹道长答道:“滴血木偶之术也是一失换一得,此外,施术者沉迷其中,时间越长则越难以自拔,而且施术者也是以不得好死为结果——这些与往生咒是极其相似的。”
  “出血的法子呢?”叔父问道:“滴血木偶不会也像往生咒那样,弄个牌牌,有个,里面弄根铁钉刺指头吧?”
  “不用那样,是要用牙齿咬的。”一竹道长说:“而且还有一些不同——滴血木偶既需要舍身,又需要舍魂,用己身之血祭祀,用己魂之灵沉沦,生死与共,休戚相关。”
  “明白了。”叔父道:“不过,说到底也是往生咒里分化出来的。”
  “嗯。”一竹道长点了点头:“这样讲也不算错。”
  日期:2015-12-13 22:46:00
  “大,我感觉这事情有些奇怪。”我听了半天,忍不住说道:“往生咒和滴血木偶系出同源,茅山和大宝禅寺相距不太远,发生地都是江湖上的大门大派,而且又都叫咱们给遇上了,这……”
  “不错。”叔父道:“哪有恁么多巧合的事情?我也约摸着不对劲儿!”
  一竹道长不知道我和叔父话中的意思,茫然的看着我们俩。
  叔父道:“一竹,你别遮遮掩掩了,往生咒的底细赶紧给我全托出来!”
  “呵呵……”一竹道长苦笑一声,道:“琪翁啊,不是我不说,是我真的不太清楚,所以我才想再仔细看看那金属咒牌啊。”
  “真的?”叔父狐疑道:“咱们多年的交情了,你可别在我跟前藏着掖着!”
  “当真,我几时说过谎话?!”一竹道长说:“就连我师尊也不过是只记得若干符箓,他老人家也并未见过真正的咒牌。”
  “那滴血木偶呢?”叔父道:“你刚才说的头头是道,不会也不清楚它的底细吧?”
  一竹道长说:“滴血木偶的底细,我刚才已经全盘托出了。”

  叔父道:“那经常用这个术的门派呢?在哪里?都有什么好手?”
  一竹道长说:“当年厌胜门里有人施过,不过,二十多年前,五大队清剿会道门的时候,厌胜门就已经烟消云散了,门人死的死,伤的伤,活着的大半都在狱中,你们想找他们,恐怕是难之又难!
  日期:2015-12-13 22:51:00
  “厌胜门……我知道。昔年郑县十分有名的文柳镇案(厌胜门、厌胜术以及文柳镇案,详见拙作《失落的桃符》,在此不影响本书故事)就是厌胜门里的人作下来的,既然是五大队对他们下的手,那肯定是斩草除根了。”叔父说罢,沉默了片刻,又问一竹道长,道:“你之前说这木偶至少有三十年的功力,那就是——黄姑是在三十年前就开始弄这木偶了?”
  一竹道长点点头:“应该如此。”
  “三十年……”叔父沉吟着,回头看了我一眼,眉头皱起,道:“黄姑在三十年前弄这滴血木偶,济清和尚在一年前养那大乌龟。这两伙不绞缠啊……”

  我也觉得这两件事情看起来似乎并没有什么瓜葛,但偏偏就在内心深处有种奇怪的感觉——这两件事情必定存在某种联系!
  说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但莫名其妙出来的感觉却往往最灵验!
  这也正是六相全功中“心相”的精髓。
  “琪翁,你把那咒牌拿出来再让我看看吧?”一竹道长说:“让我把那些符箓都拓印下来,如何?我必定承你的大情!”
  日期:2015-12-13 22:55:00
  “这玩意儿可不是啥好玩意儿,你还是别瞅了。这玩意儿要是让你琢磨透了,拿出来——”话说到一半,叔父突然打住,耳朵耸动,沉声道:“有人!”片刻间,叔父脸色又有变化,迅速将身子俯了下去,左耳贴地,凝神听了片刻,眉头不自觉的锁起,问一竹道长:“一竹,你茅山派的弟子还有人在山上吗?”
  一竹道长答道:“现如今除了我和红叶之外,就只剩下若干个身无修为的火工道人。怎么,有高手到了?”
  “嗯……奇怪!”叔父从地上一跃而起,讶然道:“是高手,但又像是两拨人,前一拨是……三个,后一拨是……嗯,五个人!各个都是练家子,脚步很轻,正往咱们这边来——是躲还是不躲?”
  “我的道友,多半都在劫难中,若要拜山,不会在光天化日下如此成群结队。”一竹道长沉吟道:“十有八九是居心叵测者,咱们先找个地方藏身,看看这些不速之客的来意。”
  叔父的听力已臻化境,若要细听,千步之外的动静多半可以入耳,他说有人来那必定是有人来,说对方是练家子,那对方必定是练家子,就连人数,我相信也不会有错。
  日期:2015-12-13 23:01:00
  我们先入大殿之内,掩了所有门窗,然后开始寻找藏身之处。
  一竹道长不敢在这时候唤醒红叶,怕红叶醒了之后大声言语,或者神志不清乱了行止,反而会败露我们的行迹。因此,一竹道长让叔父在红叶的“神门穴”、“三阴交”、“安眠穴”上又补了几记“行云拂”,好叫红叶继续“神游天外”。
  黄姑的尸身瘦小干瘪,被一竹道长负着藏在了大殿内的匾额之后。红叶被放到了神龛之下。我们三人则藏身于梁上,在阴暗处做了回梁上君子。
  几乎是在上梁的同时间,我也听见了来人的动静——果然如叔父所说,是两拨人,前一拨三人都是脚步轻盈,声响不大,显得功力不弱,与红叶相仿;可后一拨人却是厉害的多,脚步轻的几乎如落叶飘地!单以此论高低,后面那一拨五人的本事,各个都应该在我之上!
  我不禁有些骇然,如果这八个人都是不怀好意的恶徒,可就糟糕了。
  从听到的动静上来判断,这些个人还真像是不怀好意之徒——因为这两拨人一前一后,都是刻意在隐藏行迹。以他们脚步声的来去来分辨他们的行止,这些人似乎是在逐个屋子、逐个殿堂的摸索、搜查。
  日期:2015-12-13 23:02:00
  脚步声临近我们这边时,我忍不住透过大殿顶上的窗棂缝隙往外看,竟瞧见了十分诡异的一幕——不速之客确实是两拨人,而且也确实是前面三人,后面五人,前面三人固然是走的鬼鬼祟祟,稍有风吹草动就左顾右盼,小心提防,可后面那五人却更是偷偷摸摸,不但跟前面三人相隔甚远,而且似乎时刻都在防备着前面那三人发现他们一样!
  此外,前面三人的衣着打扮都是寻常的百姓打扮,十分随意,各有不同;可后面那五人则穿的整整齐齐,清一色的灰色中山正装、黑色大头皮鞋,就连身上的气质也都相仿,干练、肃杀、严苛……
  叔父也瞧见了,忍不住说道:“怪了,这两拨人看来不是一伙儿的,前面一拨人像是偷东西的贼,后面一拨人像是跟踪贼的。”

  一竹道长默然的点了点头。
  咦!?
  更让我吃惊的一幕出现了!
  后面一拨五人中,处在正中央的是个天生卷刘海儿的高大中年男子,行走之际,他的脑后突然又伸出来了一个头!
  一个小小的,粉嫩的,明眸秀鼻,却冷若冰霜的女孩儿的头!
  看见这一幕,我几乎喊出声来,因为我下意识的就想到了红背蛛母!
  可这是光天化日啊!
  日期:2015-12-13 23:05:00
  “琪翁,你听走耳了。”我正骇然,一竹道长突然说道:“后面那拨,是六个人,不是五人。”
  我这才看的清楚,原来是那“卷刘海儿”在背上背了一个小小的女孩儿,四五岁模样的小女孩儿,只因为那“卷刘海儿”的身材高大魁梧,所以几乎把那女孩儿的娇小身子全都给遮挡住了,那小女孩儿往前面探头探脑,就好似那“卷刘海儿”脖子后面又长了个脑袋一样——我也真是被红背蛛母给害的心有余悸了。
  叔父也稍稍愕然,道:“我还在心里犯嘀咕呢,刚才听后面那一拨五人中,有个人的脚步声有些异样,原来是驮着一个小妮子——哎?!”叔父正低声说话,却突然惊出声来。
  我和一竹道长都诧异的看向叔父,不知道他又因何吃惊失声。

  叔父已经脸色大变:“假李鬼遇见了真李逵,是五大队到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