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54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仔细想了一下,觉得也对,毕竟如果堂兄陆左也是用剑,我用剑是近水楼台先得月,用刀的话,还真的没有师父教。
  如此想来,我也只有点头认同,她哈哈大笑,指着我,说我就知道你会屈服的,你知道为什么吗?
  我摇头,说不知道,你说为什么?
  她悠悠说了一句:“因为你就是个贱人!”
  呃……

  我真的是无语了,没有理会她。
  蚩丽姝醒转过来之后,虽然言语举止有些小嚣张,然而我瞧见她面容到底有些惨白,虽说她不肯折回寨黎苗村,但是我也还是坚持了一下,说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不要再辛苦赶路了,在这里休息几天如何?
  我们北上,并非有个确定的时间,也不着急,蚩丽姝本来就受了重伤,需要调养,所以爽快地答应了我的提议,与我在附近找寻了一个小溪,安营扎寨。
  我一夜未眠,又是奔走无数,身子疲乏得欲死,刚刚整完,正要躺下,结果被她揪着耳朵给爬了起来。
  我问她干嘛,她又摸出了一张单子来,让我按图索骥,去帮她采药。

  我一头乱麻,苦笑,说咱这不是已经搞定了蹄达上师一伙人么,怎么又要弄毒药啊?
  她瞪了我一眼,说问那么多干嘛,你照着做便是了。
  我对这个野蛮的女人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只有唉声叹气地接过单子来,强撑着精神,在附近转悠了小半天,找到了三分之一的东西,结果一不小心,就趴在一块石头上睡着了过去。
  睡梦中,我又被揪着耳朵醒来,蚩丽姝化身成了周扒皮,在我耳边不断催促,赶得我飞起。
  我在林子中不眠不休地找了两天两夜,等到了所有的东西都凑齐之时,获得了她的恩准,终于再也忍受不住那周公的召唤,直接躺倒在了毯子上。
  我眼睛一闭,整个人就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感觉这辈子都不愿意醒过来一般。
  一直等到我感觉到心中一阵又一阵的刺痛,耳边不停地响起“嗡嗡”的声音,我方才勉强睁开眼睛,瞧见身边的不远处燃起一团篝火,而在篝火旁边,则有一个天然的石块凹槽,蚩丽姝正蹲在凹槽旁边,不时抓了一把粉末,朝着里面洒落而去。

  我坐直起身来,长伸了一个懒腰,觉得浑身零件散落,疲惫不堪,不过心中又有颇多好奇,走到跟前来,低头一看,却见那凹槽里尽是绿色、黑色的植物浆液。
  除了植物浆液,还有许多蚯蚓一般的小虫子在里面翻腾,不知道到底在做些什么。
  我瞧见她看得入神,也不敢打扰她,就蹲在旁边仔细打量。
  大概过了小半个时辰,这期间蚩丽姝一直在往凹槽之中加入各类药粉,而这些药粉正是我前几日采摘而得,有的我闻到味道,甚至都能够说得出名字来。
  我看了一会儿,忍不住地打呵欠,这时她突然转过头来,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她的眼睛居然是绿色的,吓得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好在她并不理我,而是继续撒料。
  我看得无聊,于是便站起了身来,刚要离开,却听到她喊了一声:“别走!”
  我诧异,回过身来,瞧见石槽里那墨绿色的草液之中,突然间射出一道金光来,朝着我的胸口袭来,我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想要避开,却听到她在我耳边厉声喊道:“不要躲,别动!”
  我虽然吓得两腿哆嗦,却不敢不听她的话,身体僵直而立,眼睁睁地瞧见那金光朝着我的体内激射而来。
  噗!
  金光入体,剧痛瞬间传入我的脑海。
  我忍着疼,不敢叫,感觉金光凝滞了一些,低头一看,却见胸口处居然插着一把长剑,浑身金光洋溢,富贵堂皇,并非凡物所能比拟。
  这剑虽好,我却忍不住哭了,说大姐,咱能别这样么,我到底是哪儿得罪了你,不至于朝我捅刀子吧?
  长剑入体,我浑身剧痛,感觉剑尖似乎触及了我的心脏之内。
  然而这时蚩丽姝却笑了,她走到我面前,手搭在了剑柄之上,望着我的胸口,恶狠狠地说道:“小东西,我知道你的意图,不过也想让你明白,你的生死,可是掌握在我的手上,只要我不高兴,立马让你死掉。所以,拜托你安分一点,不要惹我发飙,可晓得?”
  她的话儿刚刚说完,我的心脏就是一阵剧痛,双腿发软,顿时就感觉天旋地转,两眼一黑,身子一下子就朝着后方倒了下去。

  她,是要杀我吗?
  在那一刻,我的整个心都几乎要跳出来了。
  然而当我瞧见她并没有看向我,而是直勾勾地盯着我的胸口时,终于想明白过来——她发狠和警告的对象,并不是我,而是附着在我心脏之上的那八爪鱼,也就是聚血蛊。
  我与聚血蛊同生共死,但并不意味着我死了它也立刻死掉,若是给这家伙找到适合的宿主,它就能够继续生存下去。

  所以它能够肆无忌惮地吸收我的生命力,作为自身发展的养料。
  然而蚩丽姝却义正言辞地告诉了这小东西,只要是她愿意,随时都可以将其弄得死无葬身之地,我不知道它能不能听得懂,但是却能够感觉到心脏在几次激烈颤动之后,莫名地就是一阵轻松,就好像身上背着一件东西好久,突然松了下来,整个人就精神了许多。
  我在地上躺了一两分钟,大喘气,过了一会儿,方才睁开眼睛来,瞧见自己胸口处插着一根长剑,顿时就苦着脸,冲着在旁边的蚩丽姝说道:“你做什么事,能提前跟我商量一下不?”
  她冷冷地说道:“不能!”

  话儿刚刚说完,她突然又笑颜如花,说若是说了的话,岂不是不好玩了么?
  我擦?
  算你狠!
  我无语了,说那现在怎么办,你倒是吓住了那小畜生,不过我胸口的这剑该怎么办?
  她耸了耸肩膀,说自己拔咯,你倒是好,一觉睡了三天三夜,差点儿让这小虫子给侵了身子;而我呢,辛辛苦苦地又是炼药,又是整理,最后还要调制药剂,最终将那一整根禅杖融化,弄成剑状,你说我容易么?累得要死,哪里还有力气给你拔剑?
  听她叫累,我连忙哄她,说了一大通好话。
  她继续说,你可知道,那禅杖用了特殊的锻造之法,内中多有孔洞,蜂巢一般,质量是轻了,但熔炼下来麻烦要死,这还不算,我用的这嗜金虫熔炼法,颇多费心之处,整个儿弄下来,又要给你在剑上篆刻法阵纹路,是真的没有力气了。
  我傻了眼,知道她之所以找这么多理由,绝对不是力气不够,而是真的想要让我自己来拔这剑。
  不过她到底只是想看好戏,还是有别的缘由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