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1001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伍英听不出什么具体指示,都是大的方向性的问题,这样的话那个领导都会讲,看来只有慢慢的莫索了,于是问,秦书记,推荐的名额方面要控制吗?
  秦书凯说,按照以往的惯例办吧,关键是一定要提拔让大部分人都能信服的优秀干部,其他的一切都按照组织部的规定走程序,如果优秀的干部特别多的话,也可以稍稍特殊些,多提拔几个人,但是,尽量不要过份多,毕竟,下一次还有提拔的机会,这次有了一个参照,下次就不好往里收了。
  伍英得到了一把手的指示,放心的去开展工作了。连续接待了几个人后,秦书凯感觉有些疲惫,他心想,开发区这块地皮,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各方面的工作头绪太多,请示汇报络绎不绝,只要自己在办公室坐下,一呆必定是一天,比搞体力劳动还累,他寻思着这样搞下去不是办法,如果事事都要自己表态,迟早只有一个结果:英年早逝。
  这一阵子,不停有新闻报道说,哪里又有什么精英人物正值壮年,却因为工作压力过大,突然猝死了,其中包括不少国际大公司的ceo,秦书凯心想,其实党政机关里,各级领导的工作压力看起来比这些公司的高级打工仔要好些,但是也很累,不管是体力和心情,尤其是酒桌上的那一套,如果不参加一些酒席的话,很多事就没有了谈话的平台,可是如果经常参加酒席的话,一个正常人的身体哪里能受得了整天酒肉穿肠过的糟蹋。

  机关里,很多干部体检都是三高,说起来还不是喝酒的结果。秦书凯越想越觉的,这样下去不行,自己必须放权,把手里的事情,分工负责,眼下来说,这是能够让自己从繁杂的事务中解脱出来的最好办法。
  但是,到底如何放权,如何分工,这却是个值得动脑筋的事。现在各级各部门都在提分工负责制,其实都没有真正做到,在组织部的时候,因为组织部毕竟只是一个部门,工作职责相对单一,仅限于干部工作,那种完全撒手不管的方式在开发区不完全适用。
  开发区人多事多,责任大,关系复杂,不管是哪一条线上的工作,如果最后搞出问题,最后挨板子的还是主要负责人,所以,这种放权要做到既分又收,表面是分,实则把真正的大权集中到一人身上,只有这样,才能干成事,干成大事。
  秦书凯知道,这是个考量自己管理技术的活,需要一点手腕才行,让别人不知不觉上套,而且还是乐意被套进来。最后秦书凯琢磨了半天,终于想出一个办法。不管在开发区还是组织部,权力无非就是三种:人事、经费和干事。
  前两者是真正值得抓住的权力,干事的权力领导绝对不可留恋,前些日子秦书凯已经充分领略过了,如果把所有的工作都揽在自己的手里干,一天四十八小时也不够用,所以,干事的权力必须分出去。
  而人事权和经费审批权必须集中拢起来,这就是领导控制下属一个最基本的抓手,只有把人事权掌握的牢牢的,想提拔的干部才会听你的话,老老实实的干事,而只有把经费审批权控制好,财务上才不会出很大的漏洞。只要这两点抓的很好,不管是谁都别想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玩出什么花样来。
  自己在组织部做部长的时候,每次下去调研总会发现某些部门的一把手,由于不放心副职,事事都要自己把关,亲力亲为,越权命令科长甚至办事员去做一些事情,搞得单位既不团结,局面又混乱,领导情绪大,办事员情绪也大,干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无非就是为了一点领导的权威性能一声喊到底罢了,其实这样做的效果恰恰会得到相反的效果,领导把事情都做完了,中层干部手里没有任何权利,平时没有了表现的机会也就算了,连一点占公家小便宜的机会都被剥夺了,心里对领导自然是一肚子的意见。

  现在,自己到了开发区后,面对纷杂的环境,手底下这么多的部门,千万不能像有些领导那样,做什么事情都亲力亲为,对谁都是一副不信任的嘴脸,好像只有自己才是最聪明,最有能力的,什么事情都想抓在手上,这样的工作作风,必定会严重的挫伤下属的工作积极性,而自己也会累到受不了。
  既然现在自己决定分权就要分彻底,按现在的中国体制,实行委员负责制。现在开发区有11个副职,自己可以让他们各自负责一块,既分管工作,又管人事建议权,经费使用审查权,但是最后一关却还是要通过自己把关,这样一来,就可以把人事和财务分散和统一结合起来,自己的工作量就小了很多,副主任的工作积极性也会提高很多。
  秦书凯打定主意后,让办公室的人把曾经在乡镇工作过的洪达伟副主任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来,既然考虑成熟了,就要抓紧时间实施,拖拖踏踏不是秦书凯的工作作风。
  秦书凯早在来开发区之前,对洪达伟的为人就已经有所了解,他毕竟是有过乡镇工作经历,见惯了底层机关干部之间的明争暗斗后,到了开发区后,很多事情对他来说,显然都是能看得开的。
  在乡里工作的时候,工作条件那么差,面对的都是最基层的村级领导之间的种种矛盾都应付过来了,开发区里这些人之间的各种争斗算起来真是文明多了,至少,大家不会当面指着对方的鼻子骂娘。

  上次,秦书凯把洪主任手里分管的规划这一块的权力分给刘云中副主任后,他仔细观察了洪达伟的表情,他还真是像自己所猜测的一样,并没有流露出什么不满的情绪来,他甚至主动表示,自己能把开发区拆迁这一块的工作做好,就已经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了。
  秦书凯知道,他说的话也有几分道理,开发区各项工作中,拆迁这一块的工作是最难搞的,即便是现在,头几年拆迁工作中遗留的一些问题还没有彻底处理完,个别拆迁户,拆迁工作已经进行快一年了,这些人还在应该被拆的房子里住着,就是不搬,想要要挟政府谈条件,多拿点钱,眼里根本就没有一点政府部门的权威性。
  好在洪达伟看起来做事相对来说,还算是比较稳重靠谱,所以秦书凯把拆迁这一块的工作放心的交到他的手里。洪达伟来到秦书凯的办公室后,秦书凯客气的请他坐,他也不谦让,做到秦书凯办公桌的对面,开门见山的问秦书记找自己有什么事情?
  秦书凯其实很喜欢跟爽快人打交道,说话不需要绕弯子,直截了当的把事情说清楚了,大家都不累。秦书凯说,洪主任果然是个直性子,一般的副主任可都是要先简单的客套几句,然后才更领导谈正事。

  日期:2015-12-14 06: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