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831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问道:“最近,有没找到关于这个项目为何受阻的原因?”王雪娉说:“有。我本来就想好等你来了,就告诉你。刚才只顾说其他事情,忘记了。我向村里做了了解,他们说,前段时间有一个华侨,想要买这里的一块地,在这里建房子。后来就没有说起了。”
  “老华侨?他叫什么名字?”王雪娉说:“翁有福。”梁健眉头皱了皱:“翁有福?这人会不会和翁光明副县长有关系?”王雪娉说:“我开初也是这么想,问了问那个村长。他说这里姓翁的人很多,不一定就跟翁县长有关系。”
  梁健说:“嗯,不过我们最好能够了解的清楚一点。”王雪娉也感觉到了其中的一些蹊跷之处,当时自己是有些疏忽了,以为人家想要买块小地,建个房子,应该与这个项目被阻止没有直接的关系。但是,如今经梁健的提醒,王雪娉感觉,很有必要弄清楚。
  她就直接打电话给了党支部书记,问翁有福和翁光明之间,到底有没有关系。这个村支部书记,还是支支吾吾,说可能没有关系吧?王雪娉就察觉,这个村党支部书记,似乎有意在隐瞒什么。
  其实,村支书当然是知道翁有福和翁光明之间,那层亲戚关系的。但是翁有福早就跟村支书打过招呼,让他隐瞒这一层关系,还送过不少烟酒和现金给村支书。翁有福的目的,就是能够低价拿到那块地。

  王雪娉有所察觉之后,就有些怒了:“你给我去弄弄清楚,什么可能没关系。我要确定的说法。”村支书无法,只好答应了,心中却是想着办法敷衍。
  王雪娉不放心,又打了个电话给村里的主任。村主任与村支书有些不太合,这点王雪娉也是知道的,所以,村主任也许会给她不一样的回答。还真是,村主任说,翁有福和县里常务副县长翁光明,的确是亲戚关系,翁光明的父亲和翁有福是兄弟。但是,翁有福之前,曾经偷渡出去,名声不好,翁光明又是当官的,起初几乎不怎么来往。后来,翁有福回国了,又是华侨的身份,又开始来往了起来,但是给外面的印象,热度不高,其实内部,可能已经非常密切。

  这村主任的消息,对王雪娉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消息。她再次感觉到梁健的敏感,心生佩服。看来很多事情,真的必须一问到底,否则就会被人忽悠。
  王雪娉对梁健说了这个新的消息,抱歉地说:“之前,我真是疏忽了。”梁健说:“这个消息,非常重要。得到了这个消息,我就想通了,为什么翁光明为什么那么热衷于横插一手,要来搅黄这个项目。原来,背后有其自己的利益。”
  王雪娉说:“那我们怎么办?”梁健说:“我们静观其变,看看这个翁有福和翁光明要搞什么鬼?”王雪娉说:“这次我一定牢牢盯住。”梁健说:“嗯,有什么动向,就第一时间通知我吧!”
  王雪娉说:“梁书记,今天晚上,留下来吃饭吧?”看着王雪娉期盼的眼神,梁健心中一软,也很想留下来,与王雪娉聊聊天。但是,这些天,他没有这个心情,他要处理的私事和公事都很多。梁健说:“雪娉,谢谢你的邀请,等过一段空一点了,我再约你吧。”
  王雪娉听梁健会约自己,也就心满意足,不再勉强梁健,她也知道身为副书记的梁健,肯定很忙。
  梁健回到家里的时候,刚洗完澡,就听到了敲门声。梁健开了门,一看竟然是莫菲菲,她拎包拽箱,脖子里围着毛巾,站在门口。梁健有些傻眼:“莫菲菲,你干嘛呢?你逃荒啊?”
  莫菲菲从下巴摘下了毛巾,露出润泽的嘴唇:“搬家啊!”梁健瞪大了眼睛:“搬家?你搬到哪里去啊?”莫菲菲毫不客气地说:“当然是搬到这里来啊?从现在开始,这里已经是我的家了!”

  梁健自己还围着浴巾,不可思议地道:“这不是我家吗?”莫菲菲伸出了手,让梁健让开:“我给你看样东西。现在,你的家是在宁州了。这里已经是我的家了。”
  说着,莫菲菲就将房产证给拿了出来,两本房产证,镜州的一套房子和宁州的一套房子,镜州的房子上,登记着莫菲菲了;宁州的一套上,则登记着梁健了。
  莫菲菲办事的效率还真高,一天时间,就把房产交换的登记给办了下来。莫菲菲把房产证递给了梁健:“你是宁州有房一族了。现在,我来全面接管这个房子了!”
  梁健苦笑道:“那你也不用这么快吧?难道你要把我赶出去啊?”莫菲菲说:“那倒不会,我哪里会这么狠毒,不忍心看你流落街头,你就在我这里暂住吧!”梁健哭着脸:“我是一个男人,你就不怕晚上我爬错床啊?”
  莫菲菲说:“趁你现在还不是有妇之夫,容许你跟我拼房拼几天,等你结婚之后,我就把你扫地出门。”梁健摇了摇头,说:“我先去换衣服去。”莫菲菲说:“不用了,我也洗洗就睡了,今天宁州镜州跑了一天,累了!”
  省委省政府的大院之中,春天似乎提早到/一只鸟雀站在枝头,清脆鸣叫了一声,就扇动翅膀飞走了。
  小鸟飞去的方向,一扇宽大的窗子,蓝盈盈的闪着光。小鸟直接冲着这扇窗子飞去,突然“砰”地一声,撞到窗子,然后赶紧扑闪翅膀,调整掉落的趋势,划过一条曲线,飞入了空中。
  这“砰”地一声响,却是惊扰了在窗边办公的人。这人国字脸,尽管已经四十多岁,但还是能够看出他年轻的时候肯定是美男子,肩膀宽阔、眉宇清晰。这就是江中省政府省长张强。
  被“砰”地撞击声所惊扰,张省长索性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来到窗口。鸟雀已经飞走,窗上未留痕迹。张省长很是奇怪,刚才的撞击声是从哪里来的。
  来到窗口,张省长眺望了远处的东湖。省委省政府大院位置得天独厚,就在东湖边上,站在窗口,可以看到几公里外的东湖。波光粼粼的湖面、悠然如黛的远山,对张省长来说有点奢侈。
  现在看着风景,其实他很久都没有关注过这风景的美好,作为一省之长,平时真的可以说不得闲。刚才若不是听到那奇怪的撞击声,他也不会来到窗子口,而是会继续埋头工作。

  窗上没有了声音,门口却传来了“笃笃”的敲门声,也不知道是因为刚才被“砰”的声音惊扰的缘故,这敲门声虽然熟悉,张省长还是感觉心里微微一跳。在说“请进”这话的时候,张省长不由暗问,今天不知是怎么了,总感觉有些心神不宁。
  张省长离开窗口,走回办公桌,秘书小从正推门进来。小从说:“张省长,闻城市常务副市长万磊来了,要让他进来吗?”
  万磊怎么突然来了?这又让张省长心里微微一惊。有些莫名其妙的念头,就从心底泛了起来。张省长稍稍一滞就道:“让他进来吧。”目光就投射到了那空无一物的窗子上。
  日期:2015-06-03 19: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