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826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指出之后,他朝梁健说了声“你好”,然后就去看项瑾的状况。医生很仔细地观察项瑾的病情,询问边上医生的诊断情况,然后又看了早前那个医生所开的治疗方案,摇了摇头说:“这个药不能用,病人怀孕了!”
  “主任,你怎么知道病人怀孕了?”边上的医生不解地问他们的主任。那个主任说:“是因为有人告诉我了!先别给病人挂药水,先输氧吧,其他的都缓一缓。目前的状况来看,不会出什么大问题。待会会有人来接手这位病人。”
  梁健问道:“谁会来接手?如果不及时治疗,我担心会出事。”中年主任说:“你别着急,接手的人,几分钟之内就会到。”梁健心里焦虑,这时候,输氧管已经动用了。
  急诊室门口一阵喧哗,只见门口出现了四五个人,疾步朝项瑾这边过来。走在最前面的是项瑾的老爸项部长。几年不见,梁健却发现他并没有特别的变化,只是头发稀疏了一些。

  他朝梁健瞥了一眼,算是打了招呼,然后到床边,抓住了项瑾的手,担忧地说:“女儿,没事吧?”项瑾朝老爸微弱地眨眨眼睛,回答的声音也挺低:“爸,我好多了。”
  项部长看着女儿的时候,他身后跟进来的人,就与医生对话,问明了情况。其中一个温文尔雅的老者说:“根据了解的情况来看,问题不是特别大。这样吧,在这里开一个房间,我让人给项瑾做一次全面检查。”项部长说:“高上将,这治疗的事情,你安排吧!”
  听到“上将”的称呼,梁健猜测,这是一位知名的军医。项部长应该是对这所协和医院的力量不是太放心,因此直接找来了军队中几位有名医生。
  经过与协和医院的简单对接,已经腾出了单人病房,项瑾被从急诊室,转移到了那里。所有的检查都在这里进行,最好的检测仪器和医生都来了,给项瑾做了一次全面的筛查。
  在等结果的时候,项部长看着梁健说:“怎么会突然这样?”梁健说:“我们只是去逛了庙会,在一个地方喝茶的时候,她突然就不舒服了。也不知道,为什么?”
  项部长稍有不满地看了梁健一眼说:“你决定好了吗?是过来,还是留在镜州?”这其实,梁健还没做好最后的决定。
  但是看着病床上的项瑾,想起先前胡小英让他帮助做的事情,梁健说:“我想好了,我会来北京。”项部长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说:“这才像是一个男人。我当时跟项瑾就说过,如果你敢不来北京,我索性让你在镜州的官也别当了。谁要是伤害了我的女儿,我绝对不会放过他。”
  梁健相信项部长,会说到做到。梁健也相信,项部长有这个能力去做到。
  项部长对梁健说:“那你抓紧考虑、考虑,是想到哪个国家部委去,但时候去联系联系。”梁健表示了感谢。如今事情已经无法改变了。不过,梁健最希望听到的事情,就是项瑾没有什么事情。
  各类检查都加班加点的进行,很快指标情况都出来了。老者看了各种单子,然后对项部长说:“问题不是特别大。她今天晕倒,据我判断,有两个原因:一个是项瑾怀孕了,为此身体虚弱。另一个原因,恐怕是跟北京整个的环境有关系。这段时间,空气质量很差,项瑾又在晚上去逛了灯会,吃了一些不是特别卫生的小吃,受到风寒,就很容易生病。经过检查,没有其他的问题,不用担心。”
  梁健问道:“肚子里的孩子没什么事情吧?”老者说:“肚子里的情况安好。”项部长关心的问题还有:“那么,以后项瑾还会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呢?”老者说:“这个不好说,不过我倒是有个建议,如果条件许可,项瑾最好能够去一个环境更好的地方,修养生活一段时间。”
  项部长问道:“北京都这样了,哪还有更好的地方?”老者说:“北京如今是环境和空气最差的地方。比北京好的地方可多了,比如宁州市的东湖边上,就是很不错的选择!”
  这些年来,随着首都城市规模的不断扩大,北京的气候条件和人居条件不断恶化,沙尘暴、雾霾、水质、交通等问题日趋严重,以前是大家都涌入京城,想做一个北漂,如今是不少人选择逃离北京。

  相比之下,坐落在江南福地的江中省,是长江三角洲的领军省份,气候条件适宜,由于经济的持续发展,基础设施的完善,交通运输的发达,渐渐涌现出人居的诸多优势。所以军医老者说要搬到宁州,也是可以理解的。特别是宁州市拥有得天独厚的东湖,一直被认为是人间天堂。
  项部长一想,东湖,不是江中省吗?江中省,不是梁健所在的省份吗?怎么搞来搞去,又是去了那个地方?项部长不愿意接受,就问:“除了东湖边上,还有哪里比较适合我女儿修养?”
  军医老者说:“有啊,比如宁州市的南涧湿地边上,如今不是新开了景区,因为那丰富的湿地资源,起到城市绿肺的作用,也是非常适合人居的。”项部长就有些无语了,还是宁州!
  项部长就说:“老医生,为什么,你怎么老是提到江中省宁州呢?难道没有更好的地方了吗?”军医老者说:“更好的地方当然还有,不过我只介绍宁州。”项部长微微皱眉,不由朝梁健瞥了一眼,心道,这个老医生,难道是被梁健买通啦?
  看到梁健也是一头雾水,又颇有点兴奋的样子,看起来不是买通了老医生的表情。更何况,这位老医生一直在北京的军队,梁健这种级别的小官也不大可能认识。
  项部长问:“为什么不介绍其他地方?”老军医笑笑说:“很简单啊,因为我也是江中人,老家就在宁州。我不推荐宁州,推荐哪里啊?自己是不能回去,首长不允许啊,可我真很想告老还乡,在东湖或者南涧边上,种种花、摘摘草、养养狗、喝喝茶,那该是多么写意的生活啊!”
  项部长知道,这个老军医,由于医术的确太过高明,所以他如今虽然退休了,首长们还是不肯放他回去,理由是:退休不退职,医生越老越吃香,医生应该活到老医到老,不能就这样撒手不管那些老领导了。/
  老军医心里暗暗摇头,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以前部队培养他,将他从一个小兵放到军医线上一直培养到上将军衔的老军医,这是组织对他的关心和爱护,他哪里能说走就走?所以,尽管随着年龄的增长,满脑子都是满满的乡愁了,可是老军医还是留在北京的部队。
  但是他却非常希望更多的人能去宁州看,能去宁州住,能够去体会那如江南美女般的好。项部长了解老军医的这种心理,但是说:“老医生,宁州虽然好,但对我女儿的养病,恐怕没有那么多的功效吧?”
  老军医摇了摇头说:“当然有功效!因为除了环境好,宁州还有一个最大的理由,那里有一个我认识的医生,他才是医界真正的高手。项瑾这样的情况,一方面要有个好的环境,另外一个方面,更需要一个好的医生,对准下药,调理一段时间应该就会慢慢好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