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991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郝竹仁恨恨的样子说,我还就不信了,他秦书凯就一直能这么走运,要是他惹急了我,我也不会让他的日子好过,这个官场的规则他都不遵守,我就不信它能够走多远。

  金大洲摇了摇头说,郝县长,你错了,秦书凯现在很遵守官场规则,按照官场的规则在做事,你说他今天处理处理问题有个人感情吗,没有,提到的都是官场的要求。兄弟,官场需要的是智慧,像你那样凭着冲动去办事,不仅办不成事情,还害了别人,连累自己,你以后做事要多动动脑筋,别再犯跟上次一样的错误了。
  郝竹仁有些不服气的辩解说,金县长,上次的事情是胡长贵自己的主意,我可没掺合,再说胡长贵是成年人,一个人做事都有自己的想法,我是无法强加的。
  金大洲说,郝县长,你在我的面前就别装了,胡长贵要是没有你点头,他会有这么大的胆子,以后这种话别在外人面前说了,这种摆在桌面上的事情,不管你口头上是不是承认,大家的心里都有数,又何必要说这种假话,给人家留下敢做不敢当的印象呢。
  金大洲继续说,郝县长,开发区的政治斗争只是政坛的一个缩影,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斗争,尤其是在官场,历史的发展就是在不停的斗争和妥协中进行,没有永远的胜利者,也没有人会永远失败,想在政坛独善其身,必须要拥有清醒的头脑,郝竹仁,你不要认为秦书凯那是故意和你为难,这次的事情,不管谁做的,他今天都会是这个态度,现在的秦书凯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很多事情不能用老眼光再来评价他了,你以后跟他打交道的时候,最好多留个心眼,否则的话,一不小心很容易会成为被他人利用的工具。

  郝竹仁听了金大洲的一番话,若有所思的说,是啊,政治这玩意儿,也太险恶也太复杂,我最近真是有些厌倦了这种尔虞我诈的感觉,身在其中却是很不赞同啊。
  金大洲见郝竹仁说出这样幼稚的话来,笑着说,世上原本就没有比仕途更凶险的道路,但是,中国的男人为什么一个个前仆后继的冲上去,尽管这条路没有人会成为永远的胜利者,所有的胜利都只是是暂时的,还不是因为大家对权力的追求吗,你现在已经身在赛场,就算你不往前跑,你也是别人的竞争对手,所有,很多事情并不是你一个小小的副县长能控制的。
  郝竹仁叹了口气说,是啊,一个人既然进了这个圈子,要想远离这些复杂的东西也是不现实的,难怪人说身处官场犹如进一个污秽的大染缸,耳闻目染、亲身经历、利益驱动足以使官员们良知泯灭、同流合污;迈进官场就像跨上一条没有回头路的独木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谁都不知道自己会在什么时候跌落。
  金大洲说,要想不被人利用,不被人整死,就要把官场当成是战场,既然是战场,那就只能以成败论英雄,心慈手软、优柔寡断都要被淘汰出局,唯有心狠手辣、诡计多端、寡廉鲜耻才能生存。官场虽然难见浓烈的硝烟,却充满阴险歹毒、布满陷阱圈套、溢满厚颜无耻,稍有不慎就有可能灾祸临头、前功尽弃。
  郝竹仁说,这就是古时候的官员们说的一颗红心两种准备,一方面处心积虑地想升官发财、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另一方面又不得不小心翼翼地时刻提防对手的反击。
  再说,秦书凯从酒店出来,心情并没有因为金大洲和郝竹仁的妥协就感到心情是那么的愉快,还是有着失落的心情,后来就到了开发区不远的另外一个酒店,胡莉莉打电话说,他们单位因为明天要举报全市性的会议,所以作为会务组没有结婚的人就一个人在酒店的会务组房间值班。
  秦书凯让王子成回去后,拖着沉重的脚步来到一三三八号房,思绪十分混乱,心情始终无法平定,唯有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已为了将来的发展,一定要狠心不可心软,按在门铃的手指,仍然有些很不舒服!
  胡莉莉开门看见是秦书凯,双手紧紧的搂抱。秦书凯马上把房门锁。
  胡莉莉后来说,秦书凯,今天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情,似乎很不高兴,进来的时候脸色不是以前那种样子。
  秦书凯说,胡莉莉,一个人活在世上,不可能每天都高兴,有些事情必须去处理,今天晚上表面上是贾珍园请吃饭,实际上是金大洲请我吃饭,目的是帮助郝竹仁的司机说话,让我对胡长贵的事情放人一马。
  胡莉莉很不高兴的说,这些人就是这样,以前鼓动下属牛逼呼呼的去和你斗,等到出事了又装着孙子的样子,希望让肇事者一马,世上的事情怎么能都按照他们的意愿。
  秦书凯说,这就是官场,也是人性。

  胡莉莉说,秦书凯,提到官场,我刚才看到了一个人,那可是普水最大的官,我看他不是什么东西,竟然带着一个小女人在开啊房间,你是你做官的是不是都这样啊。
  秦书凯看着胡莉莉,没有说话,明知道这句话没有把自己包括进来,但是听了还是有点感觉。后来问胡莉莉,你看到谁了?
  胡莉莉说,普水最大的官,当然是张富贵了,他和一个小女人先是在咖啡厅谈了很久,后来一起到了下面的房间。
  秦书凯想不到是这样,想到张富贵和马琳的事情发生过一段时间的关系,后来因为王耀中的参与,把马琳从张富贵手里夺走,张富贵还算沉住气,没有和王耀中为了女人斗起来,原来外面早就又有了一个。真是狗改不了吃屎,到哪儿都离不开女人。

  想到和张富贵的认识是从驻村指导员开始,一直到现在,自己知道的张富贵女人就有刘小娟、马琳、还有今晚的女人,看来这个张富贵到那儿都是公狗一条啊。秦书凯于是问胡莉莉,那个女人是谁,你认识吗?
  胡莉莉很不屑的说,怎么能不认识,那可是普水官场进步最快的年轻女人,现在是乡丨党丨委书记的姚晓霞,听很多人说这个女人很快就可以提拔为副处级,现在看到她和张富贵在一起,估计提拔为副处级也是很快的事情。
  秦书凯听到这儿,经不住愣住了,姚晓霞怎和张富贵到了一起,这个女人一直让秦书凯不能理解,所以到时候有机会进她身体的时候,秦书凯也放弃了。
  秦书凯于是很不信地问,你有没有看清楚,是姚晓霞吗?
  胡莉莉说,秦书凯,在别人前面我可是说什么假话,在你前面我现在还有什么必要隐瞒你,那个女人真的是姚晓霞,之所以这么肯定,那是因为她的位置很让人眼红,一个女孩子能到那个位置,必定有别人无法具有的资源,关键是她是我资源别人无法知道,所以就成为大家瞩目的重点。
  秦书凯想不到姚晓霞会和秦书凯在一起,想到上次在市区早上遇到,姚晓霞说想到离县城比较近的地方来任职,而且说所在乡镇的乡长不配合她的工作,有这些想法,秦书凯认为姚晓霞和张富贵真的睡到一起,就不是那么简单。秦书凯又想到李峰的事情,这个男人最近也想到开发区来发展,是不是准备让姚晓霞来打先锋,下面让张富贵出面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