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49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了她的话,我莫名就是一阵心安,摇了摇头,说不会,我觉得像你这样爱憎分明的人,是不会做这种事情的。
  她笑了,说虽然这些烟农是在助纣为虐,不过他们终究还是身不由己的,所以我没有下手,我估计这些人死了之后,他们应该会逃离这儿了吧,至于他们去了哪儿,各人有各人的命运,就不是我所能够想得到的了。
  我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没想到,这么困难的事情,居然都被你给办成了。
  她有些意气风发,得意地说道:“那是,说了要重走北上路的,当年的她那么威风凛凛,我怎么能够弱了她的名头呢?”
  两人说着话,而艾玛则带着那些恢复了些精神的同伴,帮着把所有的可怜人质都给清点了一番,然后过来跟蚩丽姝汇报。
  她大概听了一下,然后对艾玛等人说道:“这里的情况变幻莫测,不知道到底还有没有人活下来,所以我们不能在这儿停留,得赶紧离开,到林子里去。我教过大家在林子里行走的方法,现在开始,你们每个人照顾几个,我们离开这里。”
  艾玛等人对她这个救命恩人惟命是从,她一吩咐,大伙儿立刻组织起来,然后从后院离开。
  我们至始至终,都没有进前面的佛堂里去瞧一眼。

  这让我多少也有些心慌。
  尽管我对蚩丽姝充满了信任,但是理智却告诉我,那个蹄达上师既然能够组织起这么一方势力,绝对不是什么脓包,也不可能会被一场突如其来的投毒案件给击倒。
  所以我们接下来的路程中,其实还是充满着危险。
  我十分警戒,端着手中的自动步枪,尽量让自己显得十分的老练,不断地借着月光,朝着有可能藏匿人的地方瞄去。
  蚩丽姝让刘钊这个识途老马在前面领路,而我则负责押着这老家伙,队伍挺长,她不得不前后奔走,帮忙维持秩序,让这些人能够保持队伍的行列,不至于失散了去。
  离开了佛堂后院,我们一路行走,来到了村子前方,这时路边的尸体开始变得越来越多了,我控制不住地朝着这些尸体望过去,瞧见他们应该是刚刚倒下不久,我甚至都还能够感觉到他们存在过的痕迹。
  她实在是太厉害了,举手投足之间,这么多人命就没有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里面有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有些恐惧,有些震撼,又有一些陌生的情绪弥漫着。
  就在我沉浸在这种情绪里面的时候,突然间我听到身后的人群里传来一阵骚动,有女人尖叫的声音传来过来,我回头一看,一股寒气就从脚后跟一直冒到了天灵盖去。
  有两句原本已经死透的尸体,此刻居然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其中一个,甚至抓到了一个年轻女子的脚踝,张嘴就咬了下去。
  这是什么情况?
  诈尸了?
  我浑身颤抖,不过却还记得自己的职责,对准了其中的一个,用准心瞄了一下,然后扣动扳机。
  咔、咔……
  我以为步枪能够倾泻子丨弹丨出去,将这个摇摇晃晃的诈尸给撕成碎片,却没想到枪身之上,除了传来这两声,就什么都没有了。

  发生了什么问题么?
  啊,对了,保险——我居然忘记开保险了,啊,真丢脸。
  等我反映过来的时候,那家伙已经将女子给扑倒在地,抱着头就是一阵猛啃,我也是慌了,抬手就是一梭子,那枪口晃荡地厉害,我没这么开过枪,那子丨弹丨差点就射到人群之中去了。
  我不敢再这么干,而是冲到了跟前来,对准了心窝子才扣动扳机。
  这个叫做抵着脑袋射,百发百中。
  然而我刚刚冲到跟前,突然间后腰被人给撞了一下,我回手就是一枪托,砸在那人的脑袋上,回过头来,却见有一死人将我给扑倒在地,按住我的一对胳膊,然后张口,朝着我的脖子咬来。
  我要死了么?
  当那人臭烘烘的嘴巴咬过来的时候,我双手被抓,感觉死亡离自己仿佛只有一线之间。
  然而这人的脑袋却终究没有啃下来,一只手抓住了他的头发。

  那只手很白,很嫩,但是力量却坚若磐石。
  不管他如何挣扎,都没有任何用,只有将口中熏臭的尸液溅飞出来,洒落在了我的脸上。
  我瞧见了蚩丽姝,她望着我,竟然笑了,说害怕么?
  废话,能不害怕么,这玩意到底是什么啊,诈尸、僵尸还是活死人啊,怎么力气这么大?
  我心中慌得直打鼓,但是为了在她面前保持硬汉的气势,也只有咬着牙,说不怕,就是这玩意实在是有些太臭了点。
  她笑,说力气也大吧?
  我点了点头,说对,我对付不了他,蚩丽姝摇头,说你是用错了劲儿,前几天修行的手段都忘到哪儿去了?面对这样的阴灵之物,你的真言呢,为什么不用出来,反而是用蛮力?
  真言?

  听到蚩丽姝的话语,我的脑海里顿时就有九个字划空而过,“灵、镖、统、洽、解、心、裂、齐、禅”,此九字真言出自于密教的“九会坛城”,每个字都有着自己独立的意思和系统,也有相应的咒法和手印。
  我前些日子跟她专门学过这些,当下也是脑子一热,毫不犹豫地将二手食指直立,使中指重叠其上,小指和无名指弯曲组合,拇指直立。
  此手印为大金刚轮印,紧接着我将气息凝成一条线,口中迸发而出:“镖!”
  手印戳在了那家伙的额头之上,随着真言而出,那具力气大得跟牛犊子一般的尸体浑身一震,然后朝着后面一翻,却是不在动弹,宛如死去。

  啊?
  我翻身而起,看着这双手结出来的手印,有些难以置信。
  刚才制服这恐怖尸体的人,是我么?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间就感觉到一股难以言叙的自豪感从心底里油然而生了起来,欣喜地冲着蚩丽姝大声吼道:“啊,我做到了,天啊,这就是修行的手段么,太厉害了!”
  她瞥了一眼我脚下的步枪,淡淡地说道:“有的时候,枪火永远都没有你本身的力量管用。”
  我点了点头,还待说些什么,她却转过了身去,冲着荒乱成一团的队伍喊道:“大家不要乱,照我之前跟你们说的话办,围成一团防御,别慌,千万不要四处逃散,那是在自寻死路,听到没有?”
  她的话似乎有着一种神奇的魔力,那些原本慌乱而逃的人质迅速地缩成了一团,并且朝着我们这边靠拢而来。
  蚩丽姝拍了我的胸口一下,冲着我说道:“既然懂了,那就把这些处理了吧——至于我,还有更厉害的对手需要提防,你可以么?”
  日期:2015-10-15 19:2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