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48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一包粉末一桶水,如此兑换,连我都分到了一碗,喝完之后,我浑身暖洋洋的,阴霾一扫而空。
  在此期间,那块强化钢板不断地受到攻击,不过不管怎么用劲,却终究还是进不了里面来。
  通过那一桶又一桶神奇的糊糊暖胃,刚才显得有些麻木僵直的人群一下子就变得活跃起来,蚩丽姝跟这帮人打成了一片,在一起说说笑笑,浑然忘记了自己的处境。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吃过了两顿饭的众人终于变得正常了一些,而蚩丽姝也不着急离开,居然找来了一块小黑板,给她们上起了课来。
  她讲仇恨,讲修行,讲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在坐的每一个人都显得特别认真,她们之所以出现在这里,大部分都是因为资质优异,或者出生的八字相符,而这样的人,是最容易走上修行道路的。

  蚩丽姝进行了充足的准备,只要吃喝管够,所有人都不急,而她则给这些人上课,又督促我放下心,在此学习。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随着时间的推移,那块强化钢板上面的撞击声,也变得越来越小。
  等到了大概第四天的时候,她带来的粉末已经基本上吃完了。
  她想了想,突然对我说道:“行了,时间差不多了,去打开钢板吧……”
  我一愣,问外面不是有人守着么?

  她笑了,摇了摇头,说你打开看一看呗,未必有。
  我想起了刘钊的遭遇,指着那个家伙,说让他去?蚩丽姝摇了摇头,说不行,就要你去。
  她很坚持,我拗不过,又不想被嘲讽,于是硬着头皮将强化钢板给扯开,然后打开了那已经变形了的地窖口。
  当我忍着天灵盖被掀开的危险,探出头去的时候,却给眼前的画面给震惊了。
  当我胆战心惊地探出头来的时候,并没有瞧见重重包围,漫天星空之下,一轮弯月挂在天际,而整个院子则是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我缩头缩脑,瞄了好一会儿,没有灯光,没有人影,没有子丨弹丨,一切都静谧得宛如鬼蜮。
  这情形实在是让我有些震惊,愣了好一会儿,都没有回过神来,而这时下面传来了蚩丽姝的催促,她问我堵在门口到底要干啥呢,要上去就上去,要下来就下来,别搁门口横着,让别人也是进退不得。

  我一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等过了几秒种,这才想到了一点,那就是她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切,根本就没有问我上面的情况。
  难道她对外面的一片寂静,也了然于心?
  我没有再犹豫了,直接爬出了地窖口,朝着那外面走去,而紧接着刘钊也爬了出来,他望着周围瞧了一眼,不由得一脸震惊,说到底怎么回事,这佛堂大院里,怎么会一个人都没有呢?
  不应该是这种情况的啊,依那天的火力强度,怎么可能这般寂静?
  人去了哪儿?
  难不成他们都在外面埋伏我们呢?

  想到了这一点,在院子里走了一圈的我折转回地窖口,瞧见法国人艾玛正在组织那些人一一爬出洞口,而蚩丽姝则还在里面,等待所有人都爬出来,她才肯离开。
  我趴在洞口,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些人到底去了哪儿?
  一片嘈杂的声响之中,传来了她的笑声,她告诉我,说她怎么知道啊,许是那帮人觉得待着烦了,就离开了,找地方去度假了呢?
  听到这话儿,我的眉头不由得跳了几下。
  这话儿真的是哄鬼呢,我们之前潜入这个毒枭老巢的时候,那罂粟花开得正盛,再过些时日就会挂果了,这可是一大笔的钱财,不管遇到什么事情,他们都不可能离开的。
  除非是有政府军过来剿匪了?
  我满脑子疑惑,而蚩丽姝又一直待在地窖地下,非要等所有人都出来之后,才离开,我找不到人商量,又折转了回来,瞧见刘钊,他正趴在墙头看呢,以为他准备逃走,三两步冲到他身后,用步枪指着他的后心,厉声喝道:“刘钊,你别跟我耍什么幺蛾子啊,信不信我真开枪了?”
  听到我一声暴喝,刘钊“啊”的一声,直接从墙头上滚落了下来。
  他跌倒在地之后,吓得浑身直哆嗦,双手抱头,呜呜地叫着,仿佛瞧见了什么恐怖的事情。
  我瞧见他反应这么大,有些莫名其妙,说你别这样,你不逃跑的话,我不会拿你怎么样的。
  我这算是在劝他了,然而刘钊却还是浑身直哆嗦,瞧向我的眼神也充满了恐惧,这时我方才感觉到他并不是因为我刚才的警告,而是在墙头上,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
  我不由得心生好奇,端着枪走到了墙边来,三两脚蹬上去,趴在墙头,往外瞧了一眼。
  月光照耀下,黑乎乎的村道上,竟然横七竖八趴着许多人。
  都是死人。
  我的目光延伸,往外瞧了过去,这才发现这整个村子里,到处都是死人,有趴着的,有坐着的,有躺着的,但就是没有一个站着的。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让这么一个毒枭老巢,变成了如此模样?
  死域!

  我试图在村子里找寻一个活人,然而目光不断巡视,却一个都没有瞧见,不由得满心震撼,心中多少也有了一丝明悟,知道目前的这情况,跟蚩丽姝必然是脱不开干系的。
  她之所以如此淡定地在地窖里面待着,并不是没有准备。
  就在我忧心忡忡的时候,其实她已经掌握了整个局势,并且还弄得如此恐怖。
  趴在墙头上,我莫名地觉得有一丝慌张。
  我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了解她,我能够看到的,只不过是她所表现出来的一面,而另外的东西,我其实根本就无从知晓。
  这么想着,我不由得浑身发冷。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突然听到有人喊我,下意识地回过头来,我瞧见她笑吟吟地出现在我的身后,冲着我微笑,说怎么样,我说到做到了吧?
  我疑惑,说你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这一回她倒是没有再卖关子,而是等我下来之后,耐心地给我解释,说这世间其实是充满了假象的,这儿明明看着很强大,但其实只要掌握到了弱点和要害,就根本不堪一击——事实上,我除了配制了那加入水中就能够变成热乎乎、补充能量的药粉,还配了一些专门用来招待这些毒枭的好东西……
  啊,这些人,都是给毒死的?
  她什么时候下的毒?

  难道是趁着我去采药或者睡觉的时间里,把这事儿给做下来的么?
  我满脑子疑惑,突然间想起另外一件事情来,诧异地指着村子的外围说道:“外面有几十户烟农,难道你也……”
  她睁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我,说你觉得我会这么做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