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821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着翟兴业就挂断了丁可凡的电话,留下丁可凡在那里生了很长时间的闷气,这他妈到底什么事!丁可凡本想通知康丽,想想还是先给梁健打了电话。
  梁健听了之后,说:“怎么会这样?突然之间就变卦?”丁可凡说:“就是啊,这翟兴业到底搞什么鬼?本来好好一个开门红,如今又给他搞了,说不定以后又要责怪我这个副县长工作没做好!”
  梁健说:“丁县长,先别急。说不定会有转机的。”丁可凡说:“梁书记,我可真盼望,你能够早点当县长或书记,这样我们工作肯定就方便多了。”梁健知道丁可凡在说气话了,就说:“丁县长,我们再各自去了解一下,到底什么原因,谁知道了就赶紧通知对方。”

  丁可凡说:“好。康总那边,就麻烦梁书记告诉一声了。”梁健说:“没问题,我会跟她说的。”放下跟丁可凡的电话,梁健打电话给康丽,说没想到这件事情会忽然有变故,很不好意思。
  原本以为康丽会惊讶甚至愤怒,没想到,康丽的反映很是平静,她说:“梁书记,晚上你有空嘛?来我这里一下,我有情况要跟你说。”康丽这种出奇的平静,让梁健感觉蹊跷,他说:“那好,到时候再说。”
  原本打算下班之后,就去康丽那边晚饭,没想到中途又冒出一个接待任务。梁健在接待晚饭时,推说喉咙不舒服没有喝酒,吃过晚饭就赶回镜州。
  到达七星岛农庄,康丽带他进了一个小包厢,里面准备好了茶具,康丽给他倒了茶,将小杯子递给他。梁健接过喝了一口,茶是好茶,但是他今天的心思不在茶上:“康丽,你先前说,有话要对我说?”
  康丽说:“没错。你知道今天,听到你的那个坏消息,我为什么没有很惊讶吗?”梁健心里正为这个感到奇怪:“我猜不出来?难道你早听说了什么?”
  康丽说:“不是听说了什么,而是我看到了一些事情。”
  康丽告诉梁健,那天她送梁健和丁可凡走后,好像感觉外面有人在盯着她,但是又察觉不到。于是他打电话给一个正在路上回来的司机,让他看看这一两分钟之内,会不会有人从农庄这边出去。
  司机果然发现了一个人,这人开着小面包车,拿着摄像机,应该是偷拍了他们的照片。康丽说:“你知道那个偷拍者,最后去了谁那里?”梁健摇了摇头:“不知道。”康丽说:“一个年轻人那里,后来我查了下,那个年轻人是你们常务副县长翁光明的秘书。”
  梁健奇怪道:“这么说,是翁光明在阻止我们的项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哦,他本就是和葛东、翟兴业一伙的。他把照片给翟兴业他们一看,肯定就猜出了这个项目与我有关系,于是就否定了这个项目。康丽,真是抱歉!”
  康丽却没丝毫怪罪的样子,依旧给梁健倒了一杯茶,说:“我请你来,可不是来责怪你的。好事多磨嘛!也不急于一时,我把这个情况告诉你,是想让你心里有个数。”梁健冒出一个疑问:“翁光明为何如此热衷搞破坏?本来一个项目与他没有利益冲突,他该不会玩跟踪才对,这说明他背后是做过一番功课的。”
  康丽说:“无利不往来。所以,我还是想请你帮助,能不能查找一下背后的原因,看看这个翁县长到底要什么?我才不想被人阴了,都不知是为什么!”原来这是康丽请他来的原因。
  梁健说:“我会去关注的。”
  康丽的瀑布谷度假村搁浅一事,对于向阳坡镇也是一个打击。傅兵和王雪娉都感到很是意外,也很是惋惜,这么好的项目,早引入就能早见效。梁健对傅兵和王雪娉说:“请你们关注一下,翁县长跟你们这里是不是有什么瓜葛?看看能不能找出他阻止该项目的理由?”
  王雪娉和傅兵都点了点头。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很快就要到元宵节了。猛然想到元宵节,梁健想起,这不正是梁健要给项瑾答复的日子吗?

  这天晚上,迷迷糊糊之中,梁健像是收到了项瑾发来的一条短信,短信之中:梁健,马上是元宵节了,你是和我们母子团聚,还是与我们永别,都只在你的一念之间。
  虽然只是一个短信,梁健看到之后,却是满头的汗水,他正要回复“我马上就来”的时候,只听到胡小英的声音说“梁健,你在和谁发短信啊?”,梁健吓了一跳……
  就在这时,梁健从梦中惊醒过来,卧室里一片黑暗。他没有给项瑾发短信,胡小英也没有问他话。真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纠结的生活,铸就纠结的梦。
  梁健起床喝了一口水,看看手机上的时间才早上4点多,他就重新回到床上去躺下来,这时候,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梁健心想,这时候谁打电话过来!抓起手机一看,却是胡小英。梁健抓了抓自己的耳朵,有痛感,显然不是做梦。胡小英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难道是出了大事?梁健赶紧接起了电话。
  只听到胡小英声音紧张,好像咽在喉咙里:“梁健,我这里出了点事。”听着胡小英的声音,梁健说“我马上到”。没有多余的话,就迅速套上衣服,冲出了房间。
  驾驶着奥迪车,看到黎明四五点钟的街道上,没有什么人,只有一些清洁工和做菜生意的人开始活动了。梁健将油门踩下去,车子发出轰轰的声音,梁健却能清晰地听到自己心脏砰砰跳动的声音。

  如果没有什么事情,胡小英不会在这个时候,打电话给自己。这一点梁健是十分清楚的。但是胡小英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梁健把很多坏心思都想了,最后,他告诫自己别胡思乱想了,还是先把车开好,别误了时间。
  梁健推门而入,看到客厅之中有破碎的花瓶,地板上还有小滴的血迹,梁健的心都提到了喉咙口。“是梁健吗?”只听到,从里面房间,响起了胡小英的声音。从声音听上去,并无痛苦或则惊恐,梁健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梁健跑到里面,只见胡小英正在给自己的手臂,绑上一条白色的布带子。这白色带子像是从一件棉衬衣上撕下来的。胡小英抬起了脑袋,朝梁健微微一笑。
  梁健瞧见,她尽管勉强微笑,嘴唇却是发白,梁健赶紧过去,扶住了她:“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情?”胡小英勉强说:“有个小偷,我刚才跟他打了起来。”梁健担忧地道:“他有没有伤到你?”
  “我用花瓶砸了他,他用匕首刺伤了我的手臂,然后逃走了!”梁健想象当时的场景:“没出大事,也算是万幸。我送你去医院。”胡小英朝梁健点了点头,忽然身子一虚,就靠在梁健的肩膀上。
  梁健本想问胡小英要不要报警,但是看到胡小英这个样子,他也知道没法问了。更何况,如果胡小英想要报警,她也不会现在都还不报,而要等他来。肯定是有原因的。
  梁健找到了胡小英的包,里面有她的钥匙,看来小偷没有偷走。梁健背上了胡小英,关闭了门,就下了楼,开着车,就送胡小英去急诊。胡小英开始处于虚弱的状态,后来伤口进行了消毒,好在血流得还不是特别多,没有到达输血的程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