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47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给吓了一大跳,而这个时候地面上枪声大作,不少子丨弹丨从我头上划过,甚至还有跳弹射进来,在我身边擦身而过,吓得我心神惊慌,连忙将那地窖的铁门给拉了回来,然后把下面的铁闸给使劲儿扣上。
  我这边刚刚锁好,却听到蚩丽姝冲着我大声喊道:“快过来!”
  我一开始还没有懂她的意思,愣了一下,才下意识地往回走。刚刚走了两步,突然间我感觉到头顶上有一阵炸雷轰鸣,咚的一声,我感觉脚下的整个大地都是一阵颤抖,耳膜一下子就“嗡”的一声,什么也听不见了。
  过了好几秒钟,我感觉到手被一只软绵修长的手掌给抓着,朝着里面拽去,走了四五步,方才反应过来。
  刚才的那一声炸响,不是别的,而是手雷之类的爆炸物在窖口处炸开了。
  这玩意原本是应该扔进地窖里面来的,结果因为我适时关闭了地窖口的铁门,所以方才避免了一场大灾祸。
  我胸口好像有什么东西闷住了,难受得紧,咳了咳,喉咙一甜,却是有一股鲜血流了出来,而就在我头昏昏沉沉的时候,旁边的蚩丽姝出手了,在我的胸口和脑袋瓜子上面轻点了几下,我身子一震,感觉方才轻松了一些。
  我下意识地又咳了两声,这才拽着蚩丽姝的胳膊,一脸焦急地问道:“怎么办,我们被发现了。”
  我们此刻是瓮中捉鳖,但是她却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惊慌,而是一脸淡然地说道:“很正常啊,这里是他们的老巢,防范自然严密,即便是我们避开了大部分的哨兵,但是却也难免有些疏漏。”
  我一听,顿时就急了,说你既然明知道来这儿是送死,那么为何还要做?
  她一脸茫然地看着我,说谁跟你说在这儿是送死?
  我瞧见她一副浑然不在乎的模样,顿时就是气不打一处来,不过想了想,我并没有再跟她争执,毕竟来这儿是我自愿的。
  既然是自愿,那也就怨不得旁人。
  这么想着,我不再跟她多扯,低头,咬着牙不说话。
  她也没有再理我,而是走到了角落,抓着刘钊的肩头,说那帮人要杀进来了,这地窖是不是有机关?
  刘钊胸口破开一个大洞,血淋淋的,浑身都是血浆,这会儿被蚩丽姝给揪起来,顿时就疼得直哼哼,好像快要死了一般。
  不过他与蚩丽姝相互瞪了一会儿,终于受不了了,说了实话:“有,那边有一块强化钢板,是专门为了这种情况而设计的;只要启动,就能够封堵住地窖口,即便是用丨炸丨药,也轰不开来,只有从里面才能够将其打开。”

  他说完,我就听到地窖口的铁门处,传来了重重的撞击声。
  砰、砰、砰……
  这帮人好像是用上了消防斧,三两下,居然将那铁门给砸得尽是斧头印子,我不敢再犹豫,一个箭步,冲到了刘钊说的那个按钮前,没有任何犹豫地就直接拍了下去。
  啪!
  一声响,那厚实的钢板就从夹层缓缓伸出,将地窖口给封堵得结结实实,范围极大,就算是那些人准备动用愚公移山的精神,也未必能够在这几天之内,挖出隧道来。
  轰!
  又是一声响,却是铁门那儿发生了爆炸声响,不过被这强化钢板的封堵着,反倒没有先前那般震得让人站立不住。
  当强化钢板最终封堵住出口的时候,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不停地喘着粗气。
  从现在的情况上来看,我们基本上算是安全了。
  不过这种安全的代价也颇大,那就是失去了自由,将自己给关在了这地底的笼子里来,根本就没有逃脱的希望。
  那帮人就算什么也不用做,直接将洞口堵得死死,就可以将我们给活活饿死。
  要知道,这地窖里并不仅仅只有我和蚩丽姝两人,加上那些瘦骨如柴的童男童女,和被抓过来的那些妇女一起,零零碎碎加起来足足超过四十个人。

  这么多的人,吃饭都是一个很重要的麻烦事情。
  然而我们此刻自绝死路之后,又如何能够活着离开呢?
  难不成要靠吃人肉来过活?
  想到这个可能性的时候,我顿时就把自己给吓吐了,使劲儿的晃了一下脑袋,然后找到了蚩丽姝,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啊?
  她笑了,从背包里面取出了一个小袋子来,然后冲着我说道:“你着什么急呢,放心,我都想好了。”
  说着,她冲着蹲在角落里哀吟的刘钊说道:“你到底要演到什么时候?演完了的话,就赶紧去给我接几缸子的水备用;而还没有演完的话,我帮你把它弄成真的,你看如何?”
  听到这话,刚才还痛苦万分的刘钊一骨碌爬了起来,冲着她低眉顺眼地说道:“好的,我赶紧接水,免得他们给断了……”
  他快步走到角落,拨开同伴的尸体,弄了几个大缸,然后开始接水起来。

  我跟到了他的旁边,这才发现他中弹的地方的确有鲜血冒出,不过闻着却没有啥血腥味,而且身板比过去粗了许多,不由得怒了,说你刚才干嘛演中弹啊?
  刘钊冲着我嘿嘿笑了几声,却没有回话。
  蚩丽姝走到了我的跟前来,对我说道:“不要去管他——他刚才的确中弹了,不过依他的体质,别说是胸口中了一颗子丨弹丨,就算是心脏部位,也未必有什么不可下床的伤势。别说这些,你去拎一桶水过来,我有用。”
  我依着她的话,提来一桶满满的水来,刚刚放下,她就从背包里摸出了先前准备好的药粉,没有丝毫犹豫,直接洒落到了水桶里去。
  我顿时就诧异了,因为这药粉是我们前两天准备好的,她倒进里面去干嘛呢?
  我怀着疑惑,瞧见她拿着一根长勺子,不断地搅动那水桶,没一会儿,水桶突然冒出了滚滚的热气来,一股浓烈的甜香从这水桶之中冒出来,我探头一看,这才发现水桶里面的清水,居然变成了一锅稀粥。
  等等,这是什么情况?
  原来我们在林子里忙活了这么久,为的并不是炼制毒药,而是用来给这帮好久没有吃过一顿热饭的饥荒贼用餐?
  难道蚩丽姝在行动之前,就已经预计好我们有可能会被关在这里了?
  我的心中充满了疑惑,而蚩丽姝则在法国人质艾玛的帮助下,开始给那些被解救出来的女人发放食品了,用的就是躺倒在地那帮人的食具,有的分配不到碗,甚至只能用上酒杯来盛。
  刚才还激烈无比的地窖,突然就变成了斋堂来。
  一碗热烘烘的糊糊下了肚子,那些受尽屈辱的年轻女子终于开始慢慢地找回了自我来,陆陆续续有人开始变得清醒,彼此交流之后,又帮着清醒的人,给那些皮包骨头的童男童女喂粥。
  日期:2015-10-15 06: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