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989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秦书凯听着两人开始唱双簧,心想,终于露出你们俩的狐狸尾巴了,只不过,当初你们两人在常委会上一致针对我的时候,好像也并没有顾忌给我留什么面子。想到这笔旧账,秦书凯冷冷的对两人说,金县长,郝县长,我看你们俩今天是没看清楚问题的实质,胡长贵带领一帮地痞流啊氓冲击政府机关,往大了说是政治方向问题,往小了说也是严重的治安问题,这么严重的事件,怎么能够大事化小?

  秦书凯继续说,你们最近一定要看到网上和报纸都有关于聚众冲击政府机关方面的处罚,云南宾川25人聚众冲击政府机关都被判刑,判处五年六个月至三年有期徒刑不等,同时,赔偿经济损失;北京通州某村村委会主任竞选过程中,候选人宁某为在村民中树立威信,同时打击竞选对手,竟煽动、组织村民闹事,并以“信啊访”为名聚众扰乱通州区委、区政府秩序,8名被告人被顺义法院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至两年不等的刑罚,所以胡长贵的事情就不是我开发区能够处理的了。

  郝竹仁见秦书凯把事情不住的向大的政治性方向扩大,那么情节也就很严重,而其秦书凯口气坚啊硬,似乎在此事上没有任何通融的余地,一时有些不知所措,他心想,自己要是连自己的司机都保不住,以后真的是没脸在普水官场混了,可是,看着秦书凯如此一副斩钉截铁的模样,自己又能有什么法子呢?现在胡长贵的把柄被人抓住利用,想办法让秦书凯改变这个事情的性质,也很不容易啊,看样子,这次的脸真是要丢大发了。

  金大洲见郝竹仁的眼睛一个劲的往自己看,嘴里说不出一句像样的话来,心里也暗暗着急,今晚的饭局一结束,必定有好事的人会到处宣扬,两人今晚曾经跟秦书凯长谈过一次,在这个时间段,两人找秦书凯能谈什么事情呢,就算是再笨的人也能才出来,到时候什么结果都没有,不仅是郝竹仁的面子问题,连自己的面子都受到损伤。
  金大洲脸上轻轻的笑了笑,努力的保持笑容对秦书凯说,秦书记,我知道郝县长的司机这次的事情真的闹大了,而且性质很严重,不过,事在人为吗,再大的事情最后还是人决定的,如果开发区那边不追究胡长贵的话,我想事情的定性自然就好办多了,如果按照普通的治安事件处理,也就是关进去一周左右的事情,您说,我说的对不对?
  秦书凯心想,金大洲,***,你倒是能替郝竹仁出头的,他的司机犯下的事情,郝竹仁自己一个屁都没有,你坐在一边唧唧呱呱的说个没完,你是不是以为自己在我面前说话还有些份量?真可笑,也把自己太当回事了,太不知道实际情况了。
  秦书凯于是不屑的对金大洲说,金县长,你也不是第一天在官场混了,算是老官场了,这聚众闹事和冲击政府机关是两码事情,事件性质完全不同,能混为一谈吗?胡长贵本来就是带人聚众冲击政府机关,这可是很多人看到了,而其把干部打伤了,这可不是谁想改变的现实,再说,真要是谁想改变,我开发区也不同意。
  金大洲见秦书凯如此强硬,一副油盐不进的表情,心里也有些撑不住了,他实在是无计可施了,只好把事情摊开来谈,直接对秦书凯说,秦书记,这样吧,咱们都是老朋友了,不妨打开天窗说亮话,郝县长这个人呢,平时做事是有些冲动,有什么得罪到你的地方,还请您海涵,不过,关于胡长贵的事情,您到底想要怎么处理,您也给郝县长说个痛快话,毕竟胡长贵是跟在郝县长身后服务了几年的司机,要是郝县长不想办法帮他一把,只怕背后的唾沫星子能把他淹死,现在,只要你说出来,究竟要郝县长做些什么才能让开发区网开一面,放过胡长贵?

  秦书凯心想,金大洲,你究竟想法干啥,郝竹仁坐在一边不吭声,你倒是一副着急上火的模样。他拍了一下大腿说,难得金县长为兄弟两肋插刀,真是令人感动,依照金县长的看法,这件事要怎么处置才算妥当呢?
  金大洲见秦书凯又把问题抛回给自己,也就不客气的表态说,秦书记,我的意思是先把胡长贵拘留几天,给他个教训也就行了,你到底是领导人,跟这种小人物计较根本就没必要嘛。再说,胡长贵这个人现在也很可伶,家里的人等着他吃饭,出了这样的事情家人都很着急啊。
  郝竹仁听了这话,赶紧又连连点头说,是啊是啊,秦书记,这个胡长贵拘留几天,给个教训就行了,一个人不可能不犯错误,重要的是改变错误,也是给一个改过的机会,同时,也可以让秦书记出口气。
  秦书凯听了这话,一副不高兴的表情说,郝县长,说这话可就有点不对了,什么让我出口气就行了,你的司机胡长贵犯下的是国法,跟我个人可是没有任何关系,他是想和我闹矛盾,甚至找人弄我一顿,但是这个人还不会和这样的人发生什么联系。。
  郝竹仁立即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口不择言,赶紧改口说,是,是,是,我说错了,我的意思是,请秦书记看在我的面子上,从轻处理此事,胡长贵就感激不尽了。

  秦书凯不理睬郝竹仁,转脸对金大洲说,金县长,如果仅仅是拘留胡长贵几天就把这事情给结了,这是不现实的,毕竟他闹出了这么的动静,众怒难犯啊,你提出来的处置方案,不要说我个人保留意见,就是开发区被打的干部和其他工作人员也不会认同啊。
  金大洲见第一次谈条件没谈拢,赶紧好言好语的对秦书凯说,秦书记,我的意思是请你看在我和郝县长的面子上,尽量从宽处理,要是秦书记觉的,我刚才提出的处理意见有不到位的地方,请秦书记明示一下,到底什么样的处理方案才最妥当,我和郝县长洗耳恭听。
  秦书凯淡淡的冲着金大洲笑了一下说,这件事不是我不给谁的面子,面子是相互给的,对于不给面子给我的人,你认为我会给他面子吗?所以很多事情要站在对方的角度考虑一下。
  金大洲听到这里,松了一口气,秦书凯终于把底牌亮出来了,说到现在,只有这句话才是秦书凯真正想要说的话。金大洲看了郝竹仁一眼,意思是,你赶紧说两句软话吧,秦书凯都把话说的这么明白了,赶紧低头,也好把这件事做个了结。
  没想到郝竹仁像是没弄明白金大洲眼神里的意思,也可能是一时半会心态没有调节好,不愿意说出什么丢面子的话来,一言不发的干坐着。金大洲见郝竹仁没配合好,只好自己主动从面前的小桌上端起一杯水说,秦书记,兄弟我以茶代酒,以前有什么对不住的地方,还请你千万别计较,老话说的好,兄弟同心,其利断金,你放心,以后,你有什么用得着兄弟的地方,尽管开口,只要是我能办到的,一定尽力。

  日期:2015-12-12 08:2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