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988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秦书凯不管心里如何想的,表面上还是就笑着说,现在都是站在郝县长当初奋斗的基础上,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如何不能大展宏图那也就我的能力有问题,不过作为开发区的老领导,很希望经常去指导工作,到了县政府在能力范围内对开发区的工作给与多关照啊。
  郝竹仁心里想,我要是去干涉开发区的工作,你***还不和我拼命,因为一个方占成就想拿我说事,先是把司机胡长贵给辞退了,现在又把胡长贵弄的被公丨安丨局的人带走了,于是就说,秦书记到了普水,工作能力那是众人称道,如果我再去打扰,那就是影响秦书记工作了。
  秦书凯知道这句话后面的内容,笑着说,郝县长怕开发区的工作给你添麻烦,于是就寻找理由推脱啊,不管怎么说,你作为县领导,不管什么时候都要为开发区的发展继续给力啊。
  金大洲就说,你们两人快点喝酒,两杯酒到现在没有喝下去,话讲了却有几大框,到了这个地方,话也要说,但是酒千万不能少喝,再说,这酒可是贾县长特意准备的。

  大约一个小时,饭局结束后,金大洲和郝竹仁主动走到秦书凯面前,说秦书记,好不容易见一次面,大家平时都很忙,相约不如想见,请秦书记到楼上的茶社喝杯茶。
  秦书凯知道这顿饭不会如此的简单,看了两人一眼,心知两人必定是要跟自己有一出戏要演,于是心想,我倒是想听听,这个时候,两人在自己面前还有什么好说的。秦书凯就说,好啊。
  后来,秦书凯就让顾哲明和徐友阳先回到单位去,没有事也可以先回家休息,今晚聚餐把这两人叫来,秦书凯就是要看看以前郝竹仁的两个心腹,在酒桌上是如何表现的,想不到郝竹仁金大洲也在这儿,更可以看着这两人和郝竹仁之间现在还存在什么联系。
  秦书凯看出来,顾哲明和徐友阳与郝竹仁之间一定还有很多的联系,从相互敬酒和说话中就可以感觉出来,不过因为秦书凯在身边,不愿意把之间的关系全部显示出来而已,否则,早就有很多的知心话要说了。
  秦书凯把也知道,假如郝竹仁和金大洲不邀请自己到楼上去喝茶,那么顾哲明肯定会邀请郝竹仁到楼上去喝茶,到时候在一起谈论很多关系开发区的事情,关于秦书凯的事情。
  等到顾哲明等人走后,秦书凯又打电话给王子成,让他到茶社来边喝杯绿茶边等自己。尽管秦书凯的心里明白,在流云山庄这个公众场合,金大洲和郝竹仁其实是玩不出什么花样的,这里毕竟是马琳的地盘,要是他们真的想要玩什么花招也逃不过不马琳的眼睛。
  秦书凯这个人还是习惯性的做了防备,他在心里首先是提醒自己,等会儿到了楼上的茶社后,不管是金大洲还是郝竹仁说什么。都不要被语言所麻痹,如果有其他的意外情况,立即招呼王子成过来挡一下。或许,秦书凯真是被以前的事情重重的伤到了,尤其是好兄弟金大洲的背叛,他变的多疑,不再相信所谓的兄弟情义。
  三人上了楼,找了个相对僻静的位置坐下后,金大洲首先开口说,秦书记,咱们兄弟之间在一起喝茶也不是第一次,都不是外人,有什么事情就不需要绕弯子了,有话我就直说了。
  金大洲知道和秦书凯这样的聪明人在一起,废话说多了,也就更加的达不到效果,金大洲见秦书凯没吭声,只好继续说下去,秦书记,今晚贾珍园请客,我们厚着脸皮过来,一是想要陪兄弟喝杯酒,表达一下心里的歉意,另外有件事情想请秦书记帮忙。
  秦书凯就说,金县长,真如你说的大家都不是外人,有什么要求尽管吩咐,能做的在不违背原则的情况下,尽量通融,违背原则的事情我想你也不会让我去做,大家在官场,都知道要按照规矩做事,违背了一定的游戏规则,那就离进去不远了。
  秦书凯想,不管你说什么,我先把自己自己的观点说出了,那就是不违背原则。什么叫原则,那么我秦书凯说什么是原则,那就是原则,什么不是原则,那什么就不是。
  金大洲就说,违背原则的事情,作为兄弟也不敢让你做,其实这件事是一件小事,那就是郝县长的司机胡长贵的事情。在这儿,想请兄弟你给郝竹仁县长一个面子,司机跟在他身边服务好几年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要是郝竹仁县长不站出来帮他说句话,也就太说不过去了,这件事还请兄弟你看在大家以前的情分上,能高抬贵手,放胡长贵一马。
  秦书凯心想,***,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就知道,你们俩一起出现,准没什么好事,便宜占尽了,现在又过来说两句软话就想把事情给了结了,你们把我秦书凯看成是什么人了,上次在县委常委会上,你们不是很有种,一直在跟我针锋相对吗,现在又来玩这一套,你们还以为自己的面子能值几分钱。
  秦书凯冷冷的笑笑说,金县长,这面子是要兄弟之间平时相互照顾挣来的,不是谁想要给谁就给谁的,郝县长的司机对我开发区的规章制度当成是儿戏,要求他在规定时间报道,却根本不理会,后来为了报复竟然带人冲砸我开发区的办公场所,打伤开发区的干部的时候,就应该考虑到会有现在后果,要是这么严重的行为,我还不严厉处置,以后开发区管委会的办公大楼岂不是一条狗都能随便进去叫几声。

  秦书凯说这话的时候,郝竹仁坐在一边的脸色难堪极了,秦书凯句句都是有针对性的对准自己,这让他有种忍无可忍的感觉。秦书凯说话的语气很是强硬,他看了看坐在一边低头不语的郝竹仁说,郝县长,按理说,论及咱们以前的交情,你的司机做错了事情,我本来是应该给你点面子,大事化小的,只不过他这次闹出来的动静实在是太大了都已经惊动公丨安丨局的人了,现在既然人已经被抓了,我要是再插手就有点不合适了,至于到最后怎么判也该是法院的事情了,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郝竹仁听了秦书凯抛过来的问话,尽管内心满腹意见,却又不得不在表面上轻轻的点点头,这就好比秦书凯拿来一只苍蝇让郝竹仁当着他的面一口吞下去,郝竹仁不仅要吃下去,还得跟人家说,这个苍蝇味道还是不错的。
  秦书凯见到郝竹仁无奈的点点头,心里不由暗暗的得意了一把,这或许就是报复的快啊感,秦书凯感觉很是受用。秦书凯于是继续说,胡长贵现在的事情,那就是很严重的行为,我现在相帮也是无能为力啊。
  金大洲见郝竹仁对秦书凯说的话,只是点头,连一句改变风向的话都不会说,心里暗想,这个郝竹仁,一点正事都办不成。他终于忍不住主动开口说,秦书记,司机的素质都是比较低的,做事不会用大脑考虑,是在你开发区的地盘上闹事,你这边就可以干涉,还请你大人有大量,宰相肚里能撑船,就别跟一个小司机一般见识了,郝县长的意思是看看能不能请您高抬贵手,对这种人犯不着跟他治气,干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算了。

  郝竹仁听了金大洲的话,赶紧又连连点头说,是啊,秦书记,这个胡长贵确实不懂事情,做事也不经过大脑,闹出这样的事情我也很失望生气,但是事情出来了,就要处理,我的意思也就是能够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