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054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糟糕,我只带了沈月,还有在这里属于我们军团的,加起来不到十个人。
  几个人对她们三四十人,我们明显的占弱势。
  林惠一看我们人少,更是压上来了:“你们为什么要帮着女囚揍我们!”
  我说:“你这是找茬和我闹吗!”
  林惠说:“我就是找茬怎么样呢!”

  我说道:“我下令让你们不要再打了,你们非要动手,是吧。不怕闹出更大的事情,是吧!”
  林惠说道:“我只知道,你帮着女囚,打我们!是吧姐妹们!”
  她们嚷嚷起来:“对,对!”
  我赶紧对沈月说:“快去叫人!”
  沈月转身就要跑。
  林惠喊道:“抓住她!”
  这些天一直压抑的怒气,终于在这一刻,全面的爆发。
  那帮人喊道:“打了再说!”

  然后冲上去,堵住了沈月的去路,然后开打了起来。
  几个人对三十几个,靠。
  全面性压倒。
  我在愣着的时候,女囚中突然自发的,上来帮我们了。
  她们知道,我们是对她们好的,我们得她们的心啊。
  后面站着的,是薛明媚。

  女囚们那么多人,一上来,就抢电棍,就打,林惠等人都懵了。
  在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女囚们已经把她们全都放倒了!
  然后叫疼声,叫喊声一片。
  女囚们被剥削压榨了那么多年,她们更是气愤。
  林惠这群人大呼救命。
  场面混乱得不能再混乱。
  薛明媚走到我身边,说道:“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我说:“什么意思。”
  薛明媚说:“囚犯们自发的帮你们,我就不用负责任了。”
  我说:“高。不过,差不多就行了,等下会有打死人的。”
  薛明媚说道:“这种事,还是你来叫她们别再打了吧,一个呢,我不想出声,因为我不想让她们觉得我是主谋,还有,你施恩给她们这群反对你的。”
  我说:“好吧。”
  我大喊道:“都住手!住手!”

  女囚们纷纷住手,只有几个,就是那打林惠的几个,还狠狠的抽了林惠几个耳光才罢休。
  林惠看着我,说道:“张帆,有你的!”
  我说:“你想不到吧。”
  林惠说道:“我要去监狱长那边去告状!”
  我说:“请便!”
  林惠爬了起来。

  这场闹剧,就这么结束了。
  林惠还真的,跑去告状了,监狱长找了我。
  我到了监狱长办公室,看到林惠已经在那里了。
  监狱长让我关上门。
  眼镜蛇监狱长推了推眼镜,看看我,又看看林惠。

  然后,问林惠道:“说吧,在监区里为什么打群架!”
  林惠说:“他怂恿女囚们打我们管教,我们三十多个人!”
  监狱长看着我,问:“有这回事吗?”
  我说:“林惠带着人先打我们,女囚是帮着我们的!”

  监狱长问道:“你们,我们?谁是你们,谁是我们?”
  林惠说:“张帆让代理监区长徐男,排斥我们这些管教狱警,什么好处她们自己占!”
  监狱长问:“什么好处?”
  林惠说:“就是,就是,就是她们在监区里卖酒卖烟的吧。”
  这些事我根本还没开始做,再说了,哪个监区没有这种情况?
  大家心照不宣而已。
  监狱长问我说:“你们卖烟卖酒,你们自己几个领导分了?”
  我说:“没有,我没做过那些事,林惠胡扯!”
  林惠终于说出实话,道:“监狱长,其实是,徐男上来做监区长后,张帆不让徐男再分女犯的钱和东西!我们,我们没有好处了,只能和她们闹!”
  监狱长盯着林惠。
  林惠急忙闭嘴了。
  监狱长盯了林惠有足足一分钟,林惠低下了头。

  监狱长说道:“监狱里有这种事吗!一直分女犯的钱和东西!说!你们怎么干的!”
  监狱长不知道这些才怪,只是她不想管那么多,而且,本身,她自己都是得到一些好处的,每个监区都监区长都有给她钱,她每个月得到那么多钱就行,管你们怎么弄钱来给她。
  但是,她不想去说这些,她知道这些监区给她钱就行了,当面和她说这些,万一以后有人告她就麻烦了,林惠这个蠢货。
  林惠急忙道:“没有没有,我胡说的,监区没有这样的事!”
  监狱长又狠狠的逼问:“到底有没有!”
  林惠两只手挥着:“没有没有,我们就是无聊闹着玩,闹着玩。”
  看来,监狱长也怕事情闹起来,她睁只眼闭只眼,就让我们剥削女犯的钱,然后孝敬她,她假装不知道就好,她要是知道了却不查,让人查下来,她就完蛋。
  监狱长对林惠说道:“闹着玩就好,别给我惹麻烦!”
  林惠说:“不会了不会了,再也不会了。”
  监狱长道:“都回去!”
  我们转头往外走。
  监狱长说道:“张帆你留下!”
  我留下了。
  林惠出去了,关上了门。
  监狱长看着我,问:“挺不错啊,把监区搞得很好啊,各项指标**都是第一啊。”
  我说:“呵呵,那都是徐男的功劳。”
  监狱长说道:“我可听说,你是军师啊。”
  我说:“呵呵,沈月等人都是军师。”
  监狱长的脸色严肃起来:“可是别闹出事就行。”

  我说:“一定一定,不会让监狱长操心的”
  监狱长徐徐问我道:“那,你们监区,以前是分女犯的钱和东西了?”
  我说:“以前,呵呵,好像是有过这种情况,好像又没有。”
  我说着模棱两可的话。
  因为我不知道她什么意思,所以,我尽量给我自己逃脱的台阶。
  监狱长说:“以前好像分过,现在好像不分了是吧。”

  我说:“是的,现在没分过。”
  监狱长说:“那,你们的人,你们监区的同事,怎么愿意和你们做事。”
  我说:“呵呵,可以的,我让她们帮女囚跑腿带点其他的什么东西,当然,不会是违法犯法的东西,然后拿点辛苦费,例如带带几本健康的书籍啊,学习管理啊,历史啊,化妆书之类的,跑腿拿这些,也拿到一些辛苦钱,虽然不多,没以前的多,但也是一条路,反正,各位领导这边的,监区一样不会少的。还是以前那样。”
  我没有直接说监狱长你这边的,说成了各位领导。
  监狱长点点头,很满意的说:“好,不闹出事就好。记住,不要给我带来麻烦!再出这样的事,我不找其他人,我就找你!”
  我说:“好,我保证不发生了。”
  心想,发生了老子也不让你知道,妈的,林惠这群人,我看还不罢休,这边监狱长不帮着,下面的也就纠集了一群乌合之众百来人,如果我们纠集女囚对付她们,她们一下子就完蛋了。

  但是我不知道她们下一步是要干什么,可是,我觉得,林惠她们,很可能,下一步先去报复女囚!
  当我回去后,果然,收到的第一个消息,就是林惠报复女囚。
  日期:2015-12-26 07: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