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45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没有再多说半句话,问她下面应该干嘛,她的语气开始变得有些严肃了,说这里是他们的老巢,危机四伏,我也未必能够探得清楚所有人的位置,一会儿的话,你就得跟紧我了,一步也不能差,知道不?
  我不想让她感觉我是个累赘,于是使劲儿的点头,说好,你放心。
  她拉着我,来到屋子边缘,指着村子中间那偌大的佛堂,说瞧见没有,那儿就是黑巫僧蹄达的住处,他和他的几个真传弟子都在那里驻守,在后院的地窖里,负二层的那里,则关押着所有人。
  我们的目标,就是赶到那儿去。
  确定了这一点,我们再一次出发,她对这村子仿佛十分熟悉,不断地利用屋子与屋子之间的阴影部分进行潜入,避开了这儿的明哨暗哨,过了一刻钟左右,我们终于到了后院位置来。
  靠着墙,她从怀里摸出了一把粉末来,念念有词,然后朝着院子的那一头使劲儿洒了去。

  我听到那边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听着不像是人。
  我的心几乎都要跳出胸膛了,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她却在黑暗中冲我咧嘴一笑,低声说道:“咬住牙,别说话。”
  我诧异,心想我没有说话啊,为什么叫我咬住牙?
  正想着,突然间她伸出手来,一把抓住了我的腰,将我往着院子那一头使劲儿一扔,我便觉得天旋地也转,直接给甩到了院子里去。
  砰!
  我重重地砸落在了泥地里,浑身疼痛欲裂,还没有等我从这疼痛中挣脱出来,便感觉到有一股热烘烘的气息朝着我低头而来。
  我抬头望去,却瞧见一头大狼狗,正伸出舌头来舔我的脸。
  哗啦……
  呃,这湿漉漉的感觉,实在不美妙,而且舌头粗糙,我感觉脸被砂纸擦过了一般,黑暗中,这狼狗的眼睛是发绿的,好像两个小灯笼,瞧得我心慌,一动也不敢动。

  就在我浑身僵直的时候,一只脚踩在了这大狼狗的背上来。
  砰!
  那半人高的大狼狗直接栽倒在地,而在它的旁边,还趴着四五条同样凶猛的同类。
  蚩丽姝伸出手来拉我,低声问道:“你没有被咬吧?”

  我用袖子擦了一下脸,说没,就是被舔了一下。
  她松了一口气,说还好,这些狼狗是经常吃人肉的,所以身体里有一股煞气,十分阴邪,如果被咬了,血液里就会立刻变化,状态有点儿麻烦,长毛、嗜血还有见到月亮就狂躁,很难治的。
  我听到,不由得直哆嗦,说既然知道这么危险,干嘛不等药效稳定了再扔我过来呢?
  她看了我一眼,没有理我,而是拎着这几条大狼狗,带到了旁边的角落处藏着,紧接着过来,一把拽住了我,把我给拉到了另外的一处角落里。
  刚刚到了这儿,立刻有脚步声从这儿路过,竟然如此惊险?
  我屏住呼吸,不敢说话,而这时我听到一个还算是熟悉的声音:“阿撸卡,现在这半夜了,你们的人都在那里饮酒作乐,为什么还要我熬夜守着啊?

  说话的这人,居然是刘钊?
  我下意识地抓紧了手上的自动步枪,而这时阿撸卡则对着刘钊说道:“明天上师会再一次开坛做法,重制降头,这是十二连环降里面最后的一个环节,最为关键,而下面的这些包子,则是重中之重,让你在这儿守着,是让你沾些功劳,我也好跟上师开口,给你求情不是?”
  这话儿说得在理,不过刘钊却是老油条,自然知道其中的曲折,不甘地说道:“算了吧,上师只记得做法时的身边人,哪里会识得我的功劳?”
  阿撸卡脸上有些挂不住了,说若不是你,我们不至于惹得那个麻烦的家伙,虽说她是出境了,但未必不会杀回来,让你在这里值班守夜,你觉得委屈了么?
  刘钊瞧见对方生气了,连忙赔笑,说不是,不是,我守着便是了,何必动气?
  阿撸卡骂骂咧咧,训斥了他几句,然后离开,而刘钊则打开地窖口的门锁,翻身入内,我回头看了一眼蚩丽姝,没想到她居然一个箭步,也跟着冲了过去。
  我脑子一热,拎着步枪也跳了进去,黑暗中我听到了刘钊的闷哼声,没有二话,直接用枪口顶住了他的背上。
  我牛气哄哄地低喝了一句话:“别叫,不然打死你!”
  挣扎瞬间消失。
  蚩丽姝教会了我什么叫做勇气。
  什么是勇气,那就是勇于举起手中的刀枪,向那些黑恶势力反抗,要让那些家伙觉得,你比他更狠。
  说句实话,如果对方真的要反抗的话,我感觉自己可以毫不犹豫地扣动扳机。
  突、突、突……
  然而刘钊比我想象中的更加爱惜生命一些,当意识到顶在后背上的,是真的枪管之时,他毫不犹豫地举起了双手,果断地喊道:“好汉,别开枪,我投降!”
  这句话他说得纯熟无比,仿佛练习过无数次一般。
  地窖下方一片黑暗,不过在几秒钟之后,一处油灯亮起,紧接着周围的几处壁灯也同一时间亮了起来。
  我瞧见地上东倒西歪,躺了七八个人,而在我的不远处,蚩丽姝正捏着一把梭镖。
  梭镖的方向正是对准了我的这边来。
  确切地说,应该是对准了我前面举起双手的刘钊,瞧着她的那架势,仿佛下一秒就会甩出来一般。
  她这般模样,让我搞不清楚到底是我的枪管子让刘钊恐惧,还是那把梭镖。
  场面寂静了几秒钟,蚩丽姝终于开口说话了,她冲着我吩咐,说别愣着了,赶紧把地窖口给关住,不要让外面的人意识到里面发生的事情。

  我点头,慌忙爬上去,费尽气力,将那地窖口的盖子给合上。
  回过头来,我瞧见刘钊跪倒在了地上,正冲着前面的蚩丽姝不断磕头呢,他一边磕,一边声嘶力竭地悲啼道:“姑娘啊,我跟里面的人一样,都是被抓进这儿来的,什么也不知道啊,你如果能够放我出去,我什么都愿意……”
  在外人面前,蚩丽姝不想说话,而是扭过了头去,而那刘钊又转过了身子来,望向了我,同样也是苦苦地哀求。
  他说得潸然泪下,鼻涕口水不知不觉就流了出来。
  这演技,不去演戏真的是中国大荧幕的损失。
  可惜了!

  刘钊的声声泪下并没有打动我,反而让我感觉到自己就像是个被耍弄的傻子,顿时就是一肚子的火生起,冲上前去,抬腿就是一大脚,将那人给踹倒在地,紧接着我拿枪口塞进了他的嘴里去。
  他给我有些疯狂的举动给吓坏了,诧异地望着我,而我则用枪口堵着他的嘴,一字一句地说道:“当我是傻波伊对吧?”
  他愣了一下,慌了神,连忙摇了摇头。
  日期:2015-10-14 19:0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