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44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腾身而起,一下子就冲了出去,将前面两人给扑倒。
  我瞧见她一冲出去,脑子里顿时就是嗡的一响,什么也顾不住了,一个鱼跃,直接冲到了那人跟前,一把就将他给按倒在地。
  那人是个当兵的,一身蛮力气,反应也快,我刚刚把他扑倒,他立刻就翻过身来,伸手来掐我的脖子,我避开了他的手,跟他缠斗,没想到那人却是一摸腰带,直接拔出了一把匕首,朝着我的胸口扎来。
  在那一刻,我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离死神是那么的近。
  近得我下一秒就仿佛死掉一般。
  我浑身一颤,下意识地朝着旁边躲开,紧接着一手掐住了他的手腕,另外一只手则一下子抓住了旁边的石头,高高扬起。
  做这些动作的时候,我几乎是不经思考的下意识动手,一切都行云流水,十分自然。

  然而当我真正准备砸下去的时候,却迟疑了一下。
  我又不是刀口舔血之徒,终究下不去那个手。
  就在这个时候,那人张开了嘴,准备吼叫,而在同一时间,也适时伸过来一只脚,踩住了他的嘴巴。
  一个女声在我耳旁沉声说道:“砸下去!”
  我的手抖了一下,没有动。
  那声音又响了起来,一字一句地说道:“砸下去,快点!”

  她有些不耐烦了,然而我多年以来所受到的社会教育和拘束,却让我终究也还是下不去那手,我浑身开始颤抖,感觉手上的那块石头如有万钧,而这时被我压在身下的那人也开始奋力挣扎起来。
  我纠结无比,感觉自己终究还是没有适应现在的身份,而这个时候,却听到一声叹息。
  我感觉到她的叹息声中,藏着许多失望。
  我不想让她失望。
  想到这里,我没有再多犹豫,石头重重地砸在了那人的脑袋上。
  “砰”的一声,石头砸得结结实实,鲜血一下子就流淌了出来,那人剧烈挣扎,我下意识地又砸了一下。
  这回那人老实了,再不反抗,而我却不放心,再一次扬起了手中的石头。
  这时我的手却被抓住了,她在我耳边低声说道:“砸下去,敲晕他,叫做勇气;砸死人,叫做凶残——这里面的度,你自己把握,到底还要不要砸!”
  我到底还是没有把那块石头给砸下去。
  蚩丽姝说得很对,砸第一下,是敢于反抗强权暴政的勇气;而毫无顾忌、疯狂地砸下去,那跟杀人狂又有什么区别?
  我们的理想是让这个世间变得更加美好,所以更是要对自己的行为进行拘束和控制。
  我原本不理解她为何能够一个人解决所有人,但是还要我来出手。
  仅仅是为了让我报那一尿之仇么?
  然而这个时候我终于明白了,她是在手把手地教我十二法门上根本学不到的东西,这东西叫做心性锻炼,也叫做一个男人应该具有的担当和责任。
  我放下了石头,心中释然,冲着她笑了笑,说我懂了。
  她不屑地瞟了我一眼,说你懂个屁,下手要稳、准、狠,不要乱了阵脚好不好?
  她一边批评我,一边朝着那人补了一记重重的手刀。

  砰!
  待确定这人昏迷了之后,她吩咐我道:“把他们的袜子脱下来,塞进嘴巴里,然后拖到林子后面去,绑住了,别让他们坏了事。”
  我照着她说的做,忙碌一番之后,她扔给我一把步枪,问我会开枪不?
  我点头,又摇头。
  她双眼一瞪,说干嘛啊,磨磨唧唧的,会就会,不会就不会,又点头又摇头,这是什么意思?
  我只好实话实说,说我以前读高中的时候军训,学过一些,还打过三发子丨弹丨,不过没有一发中靶,所以不确定是不是会?
  她从那三人的身上又搜了几个弹夹,拍在我的身上,说我也不懂,不过我们一会儿潜入进去,我一时半会未必能够照顾得了你,你总得有一些自保能力吧,所以还是拿着吧,实在不行,吓人玩儿也可以的。
  她一边说话,一边摸出一个银针来,在这三个绑在树上的家伙脖子上,各扎了一针。
  完毕之后,她拍了拍我的肩膀,说走吧,关键时刻别掉链子啊。
  我点头,背着枪,跟在了她后面走。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有一种不真实的虚幻感,觉得我现在所作的事情实在是太没道理了,一个连枪都不会开的我,一个刚刚诞生没有几个月、什么也不懂的蚩丽姝,两个人居然就这般堂而皇之地跑进那毒枭加邪教基地里去救人,这算是个什么事儿?
  这也太疯狂了吧?
  我明知道这种事情绝对是九死一生,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当瞧见前面那人的背影时,勇气却是油然而生了出来,觉得最坏的结果,不过就是同生共死而已。

  这般想一想,果然就是勇气十足了。
  我随着蚩丽姝,两人一起,穿过了罂粟田外围的铁丝网围栏,又越过了漫长的田地,其间她出手,解决了好几个暗哨,我都不知道这些暗哨她是怎么发现的。
  她的出手很特别,总是莫名其妙就消失了,回来的时候,手上就会有血印。
  我一开始不知道,真正琢磨清楚的,是因为她从一棵树上拖下了一个浑身纹着青色刺身的家伙来,方才恍然大悟。

  大姐,你也太凶狠了吧?
  我们两个一路潜伏,一直来到了村子的外围,远处兵营那儿有探照灯照射过来,我们都将身子藏好了,她探头往里面瞄了一眼,然后低声对我说道:“在前面那儿的栅栏口,有一个狗洞子,一会儿灯光扫过去之后,你就赶紧冲,然后爬过去,知道么?”
  我点头,说好,那你呢?
  她摇头,说你就别管我了,进去之后,我们在旁边的那土房子后面汇合,知道了么?

  我说好。
  说着话,那灯光正好扫了过去,我低伏着身子,一个箭步,用百里长跑的速度冲刺到了土墙边缘,蹲下身子来,发现果然有一个隐蔽的狗洞,湿漉漉地,不过却也顾不得那么多,硬着头皮,直接就钻了进去。
  我背着步枪,钻得有些艰难,好不容易到了另外一边,听到远处有人的声音,不敢抬头,埋头等了一下,待人走远了,方才赶紧摸到了那土屋的后面。
  整个过程,我的心脏一直都在高速跳动,咱这半辈子也没有做过如此刺激的事情。
  我刚刚抵达,便瞧见她已然在那儿等着我了。
  瞧见我匆匆过来,她皱着眉头,说你怎么这么慢啊?

  我也诧异,说你是怎么过来的?
  她一身清爽,应该跟我走的不是一条道,瞧见我这么问,她微微一笑,指着那两米多高的土墙,说我翻过来的……
  翻过来的?
  好吧,算你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