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816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果然就想起了门铃。梁健说:“我去开门。”一身清新的黄依婷出现在他面前,尽管是冬天,但是由于衣着颜色搭配上的清淡,给人一种春天就要来的感觉。黄依婷朝梁健笑笑说:“已经来啦?”
  自从那次黄依婷带着省发改委和江中大学的领导去过一次向阳坡之后,梁健就没见过黄依婷,这会发现,黄依婷身上已经少了一份少女的青涩,多了一份职业女性的成熟。看来,每个人在时间面前都在变化。
  梁健让黄依婷进来:“我和黄局长已经聊了一会儿了。”黄依婷将购物袋放在置物架上,笑着说:“我老爸,从昨天起就在唠叨你什么时候来呢,就像发相思病一样了!”黄少华笑着说:“丫头,在说你老爷子的坏话呢!我和梁健,平时也很少见得着面,也就过年的时候,能够痛痛快快的聊聊天。”

  黄依婷说:“如今梁健哥,是县委副书记,以后当了书记,能见你的时间更少了。你要有心理准备。”梁健说:“不会,不会,不管我当了什么,每年还是都要来的。”黄少华说:“你听到了吧,梁健不管当什么,还是梁健。”
  只听到餐厅之中,戴娟已经在喊了:“你们在嚷嚷什么啊?开饭了。”黄少华、梁健、黄依婷就到饭桌边上的餐桌旁坐下来,戴娟将最后一个鲫鱼汤端上来之后,说:“菜齐了。开吃吧。梁健,如果感觉戴姐做饭的手艺还过得去的话,就多吃点。”
  梁健说:“我一定拼命吃。戴姐的家常菜,是我做过的最好吃的家常菜了!”黄少华说:“梁健真是有进步,官当得越来越大,话也越来越甜了。你戴姐肯定会被你骗得心里是蜜糖了。”
  梁健赶紧纠正:“我没有骗人啊,我说的都是真话啊。”戴姐说:“不说了,赶紧趁热吃吧。”梁健问道:“黄书记,你还是不喝酒吗?”黄少华看看了黄依婷手中的五粮液酒瓶,说:“你们喝吧,说好不喝,就坚持到底。“

  戴姐笑着对梁健说:“你黄大哥,我如今看来,唯一的一个优点,就是说话算话,他说不喝酒,还真坚持下来了。”黄依婷说:“这一点上,我也佩服老爸,他是一个男子汉,说话算话。”
  梁健端起了杯子说:“那我们一起来敬敬黄局长吧!”大家都举起了杯子,黄少华也拿起了茶杯,对梁健说:“这是今天我听到,他们母女俩,今年第一次合起来夸我,真受用啊!”
  梁健说:“男人也是需要经常表扬的。”
  大家都笑起来,将酒喝了下去。刚放下杯子,忽然响起了门铃声音。“这会儿,会有谁来呢?”戴娟有些不解的自问。
  “我去看看。”黄依婷站了起来。楼下的防盗门是关闭的,敲门者还上不来。黄依婷打开可视电视,看到下面那个人影,不由愣了一下,皱了皱漂亮的眉头:“他怎么来了?”
  黄少华关心地问道:“是谁来了啊?”黄依婷微微有些烦恼地说:“跟他说过了,让不要来了,还是来了,这人真难缠。”
  戴娟问道:“就是你说的那个刘哲?”黄依婷朝他们这变点了点头。戴娟说:“你还是开门吧,都大过年的了,总不能给人家吃闭门羹吧!”黄依婷很是无奈的,摁了下可视电话的开门键。只听下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谢谢,门已经开了,依婷我上来了!”
  梁健很是疑惑地看了下黄少华,心道,此乃何人啊?
  接着就是敲门声,黄依婷不太情愿地打开了门。从门外进来一个身材挺拔的青年,头发梳得整洁,下巴不留一丝胡须,手中大包小包提着好多东西,有保健品,也有酒。
  进门之后,他冲黄依婷笑说:“我还担心你不愿意开门呢。”黄依婷不太客气地道:“我是不愿意开门,是我爸妈让我开的。”
  那年轻人就朝里面探进头来:“伯父伯母好,我是刘哲。”他看到了梁健,好像没有准备,问黄依婷说:“这位是?”黄依婷说:“是我梁健哥。”刘哲就叫:“梁健哥。”
  梁健回道:“你叫我梁健好了,黄局长是我的老领导。”

  黄少华道:“刘哲是吧?赶紧过来吧,坐下来一起吃饭吧。”这个刘哲还真不客气,说:“我还真饿了,那就不客气了。”
  一张不大的餐桌,本来黄少华坐北朝南,梁健和黄依婷分别坐在两边,面对面。戴娟面对黄少华坐着。这个刘哲就捡了黄依婷空位置边上坐了下来,意思是想和黄依婷坐在一起。
  梁健这才算是看懂了,这刘哲,应该就是黄依婷的追求者了。赶着大年夜之前,来给黄依婷的父母拜年来了。不过,对于他有些自以为是的动作,梁健不由感觉他有些太过急于求成了。
  不过也有个一个念头掠过了梁健的脑海,是不是因为黄依婷的关系,自己对这个刘哲也有些偏见呢?这么想了,梁健就让自己尽量要客观一点。于是主动跟刘哲点头示意。
  令人没有想到的是,黄依婷去厨房给刘哲拿来一套碗筷之后,竟然从刘哲边上,将自己的碗筷拿起,然后绕到了梁健身边坐了下来,
  这个刘哲脸上,露出了尴尬的神色。梁健尽管也没想到黄依婷会这么做,但是他还是表现得非常自然。
  刘哲的尴尬也是只停留了一瞬间,然后就拿起了酒杯,对黄少华和戴娟说:“伯父伯母,我先敬敬你们。”黄少华说:“还是我们先来敬敬你吧。这都小年夜了,还麻烦你来看我们。我们敬你。”
  黄少华和戴娟就跟刘哲碰了碰杯子,都喝了点。刘哲把杯子中的酒都喝了,然后说:“伯父伯母,其实我早就想来看看你们了。可依婷就是不同意。我想,年轻人做事总得要有点闯劲是不是,所以,今天我就自己来了,请不要见怪啊!”
  黄少华说:“不见怪,不见怪,你来了我们更加热闹嘛!”刘哲说:“伯父伯母高兴就好!我再敬敬这位梁健哥。”梁健端起了酒杯说:“你不用跟着依婷叫,你就叫我梁健行了,我们年龄差不多。”刘哲说:“那不行,我一定得跟着依婷叫的。”
  梁健也不去在意,就说:“我们喝一点,不用全喝完。”刘哲也就不跟敬伯父伯母一样了,就真的只是在嘴边舔了舔。梁健心里不由一笑,感觉这位刘哲,还是一个挺现实的人。在基层酒场有句话,叫做酒风代表作风,并不是对所有人有用,但是对大部分人有用。
  梁健看得出来,这刘哲今天的主攻对象是黄少华和戴娟,所以对梁健就不太热情。这说明刘哲是一个现实主义,对没用的人不会付出太多。要是换做梁健,他敬酒肯定也是一视同仁的。

  梁健也不跟他一般见识,只管自己吃菜。毕竟他不是黄依婷的什么人,更不会跟黄依婷结婚,所以,他也不想介入太多。此人能否追上黄依婷,其实跟他的关系不大,尽管他也替黄依婷担心,真和刘哲在一起会不会幸福。
  日期:2015-06-01 06: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