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129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5-12-10 22:33:19
  1.8.4 调兵遣将
  前线传来的不是捷报而是噩耗,这让小松原中将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看到回到海拉尔的山县联队残兵的狼狈相,小松原知道这首次交锋自己是彻头彻尾地失败了。
  “一定不能让上峰知道,否则我的前途就会到此为止。”小松原在心里暗暗告诫自己。他想起了一年前在张鼓峰一役中表现同样蹩脚的尾高龟藏。这家伙在战后利用渲染战绩、隐瞒损失的办法逃过了大本营的追究,还晋升为驻中国山东的12军军长。小松原认为好事与坏事之间并没有绝对的界限,关键要看你怎么去把握。

  小松原马上做了两件事。第一就是立即向上级部门报捷。他把东八百藏成功袭击苏蒙军河东指挥部、击毙蒙骑第6师师长沙日布的辉煌战果一再渲染,而且再想当然的加上了全歼第6师第15骑兵团的“赫赫战果”,结尾才将东八百藏中佐不幸罹难的事一笔带过,还用了极其煽情的语言,“白刃突击战,壮哉,东八队长之战死。”对于东八所部全军覆没他只字未提。——本来就不是,就没全去吗。小松原认为关东军就是知道了也不会点破,东京大本营也不会派人来核实。要说这小松原也不愧为官场老手呀。

  小松原所做的第二件事就是立即安排井置中佐重建师团骑兵联队。尽管骑兵在战斗中的作用已经大大减弱,但是作为一个古老兵种在师团这种编制中没有还是不行的,更大程度上这是一种实力的象征,部队检阅时更是必不可少。小松原还要感谢一下东八百藏,轻敌的东八只带走了一个中队,正好留下一个中队当种子。要是都带去覆没了,这建起来还真不那么容易呢。
  关东军不可能不知道第23师团在诺门罕前线的失败,他们的特派员辻政信就是前线蹲着呢。可能是辻政信没好意思说,也可能是关东军护犊子,他们竟然相信了小松原的“捷报”,还直接把小松原的电报原封不动地发给了东京。
  前线打了胜仗毕竟是好事。很快关东军便收到了参谋本部发来的“参字547号电”。电报除对第23师团取得的伟大“胜利”表示热烈祝贺之外,还亲切地询问了部队的情况。更让关东军司令官植田谦吉感激涕零的是,不但参谋本部询问前线是否需要总部的支援,陆军大臣板垣征四郎还亲自授意关东军的态度要更加积极一点。这不就等于说要进一步扩大事态吗?看人家板垣,当初冒死发起“九一八”事变,现在都坐上陆军大臣的宝座了。“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这话可是一点都不假呀。

  植田大将本人并不认为前线是真打了败仗,充其量是“胜负各半”,双方等于打成了平局。首先便是空战日军取得了辉煌的胜利,打得苏军飞机都不敢出来了。至于陆上吗也不能算输,主要是出动兵力太少,也没带重武器。如果两个联队长都带上全部人马,胜利还说不定是谁的呢。
  骑兵出身的植田大将出生于明治时代的1875年,现在已经是六十四岁多了。日本陆军规定大将的退役年龄是六十五岁,元帅则是终身制。如果想在军界继续干下去,必须在这半年的时间内立下不朽功勋,获得晋升元帅的机会才行。植田大将不但独腿而且独身,为了当好军人他连老婆都没娶,把毕生精力都奉献给了皇军的“伟大事业”。植田清楚大日本帝国可以批准一个瘸子担任大将司令官,但绝不会允许出现拐子元帅。晋升元帅的机会可以说是微乎其微,除非有奇迹出现。

  既然是因为兵力少遭受了挫折,这次多去点人一定就可以找回面子。关东军参谋部很快就制定了扩大战争的作战方案。对于首战失利的第23师团来说,已经在一定程度上失去了参谋部的信任。两大牛人服部卓四郎和辻政信因此去找了参谋长矶谷廉介中将,认为如果务求必胜的话就必须换掉刚刚吃了败仗的第23师团,改由关东军最精锐的第7师团出马。拿不定主意的矶谷参谋长就去和植田司令官商量。植田踌躇再三说了句很经典的话:“还是第23师团上吧,换了第7师团小松原的面子不好看。”之后还意犹未尽地加了几句,“越到这个时候,越是不能不信任小松原。否则的话,如果我是小松原,是会切腹自杀的。”这几句话一下子把第23师团送上了黄泉之路。

  关东军的作战方案随即报到了东京。对于是否扩大在诺门罕地区的作战,陆军省和参谋本部也存在不同的意见。最后还是一贯主战的陆军大臣板垣征四郎站出来说话了,“就是一个师团的事情,不必过于斤斤计较,让关东军自己搞去吧。”
  有了陆军省和参谋本部的首肯,植田谦吉感觉到这可能就是让他名垂青史的重大转机,按捺不住激动心情的植田大将立即在6月20日向“伪满州国”内的关东军下达了集结的命令:
  一、第23师团和第7师团26联队、28联队一个加强大队调往诺门罕一线;
  二、第二飞行集团前出海拉尔一线;
  三、驻扎在公主岭的第1坦克师团调往诺门罕一线,以对付苏联的装甲部队。
  命令一经下达,奉命参战各部都立即动身向着指定地点进行集结。

  最积极的当然是急于找回面子的小松原第23师团,在接到集结命令的当天便浩浩荡荡开出了位于海拉尔的营地。但是问题很快就来了,那就是没水喝。由于第23师团的军需官在地图上看到这一带有很多大大小小湖泊,就自以为是地认为行军的路线上水源充足,就没有从营地带出足够的饮用水。谁知路上那些湖泊都是咸水泡子,连牲口都不喝,更不用说人了。六月下旬即使在东北中午的温度也超过了三十度,阳光下负重行军的士兵不到一天就喝完了饮用水,一个个渴得喉咙冒火眼睛喷血。一些聪明一点的士兵就利用夜晚宿营时挖坑,把头伸进去吮吸沙坑里的湿气解渴。还好此时是多雨季节,天空不时还能够下一点雨,这才使第23师团经过一周地狱式的跋涉终于到达了预定集结地点。这多雨有利也有弊,第23师团受益了,可害死了那边的第1坦克师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