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谋划,终于走出一条官场的康庄大道》
第104节

作者: 青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他就不用来了,就地免职!开个会都不来,这样的干部我们要他何用?”曹大富一听到这样的会议居然还是有人不来,也不管他是颜丙车还是颜丙利,直接宣布将就地免职了,好让其他村的干部明白不服从乡里指挥的后果,而其他村的书记听到这个话,却是暗自庆幸及时赶来,没有迟到。
  说完就地免职的话以后,曹大富就宣布开会,他先让各村的书记汇报有没有私下在村内道路上设卡收费的事,但他们没有一个承认的,气得他又是大骂,骂完之后,就狠狠地警告他们,如果以后谁敢再在自己地盘上设卡收费,不但是就地免职的问题,而且还要送派出所处理,非得把这件事情整治好不可。
  大家一看他发了这么大的狠,还真是不敢不当回事了,本来他们都不怎么在意上面的规定,除非乡里头下狠心治他们,现在就是这个情况,他们要是再不当回事,恐怕就没有好果子吃了。
  其他村的支部书记在听了曹大富的话以后都没有再多想什么,但是小梁村的支部书记在肚子里却是打起了鼓,因为今天有人向他汇报了一个事,说是有人闹事了,而且还自称是市政府的人,车子还挂着市政府的标志,结果还是让他们把钱给要过来了,在向他说这个事的时候,收费的村民还一脸得意的样子。
  但是他却是越听越不对味,市政府的车经过他们村,居然也乖乖地交了钱?这几个家伙是不是愣头青?要不就是他们是冒充的,村里的村民没把他们当回事,然后他们就交了?

  由于事后没有人向他反映这事,所以他虽然感到不对劲,但也没怎么在意,不过现在听了曹大富的话,看着曹大富发狠话的样子,心里便在想这件事是不是与他们村收费的事有关?如果有关,让曹大富知道了,那他可是要倒霉了,回去以后抓紧让人把关卡给撤了,等风头过了再说。
  给村里的干部开完了会,时间已经不早了,所有的包村干部按照要求下了村,到了晚上,曹大富就和赵元功分成两组到村里面看一看,督促一下他们,叶平宇跟着曹大富一起下了去,他并不包村,所以没有必要一个人下村去。
  曹大富转了几个村,看到包村干部都在岗,同时也发现没有乱收费的行为,他感觉不错,如果能达到这种效果,祝子船就不会再批评他了,不过他现在还是有些疑惑的是,到底是谁向祝子船举报了这件事,从而引起祝子船大发雷霆的?
  看了看跟在他身后的叶平宇,曹大富突然有点怀疑起他,上一次叶平宇亲戚被打的事情就是因为颜丙车让人设卡收费的事引起的,但事后也没处理人,叶平宇会不会心有不甘,现在看到祝子船到县里上任,从而向他举报?
  一时也拿不准,但他一想到大岭村原来存在设卡乱收费的问题,便立刻让司机老朱开车到大岭村看看,顺便看一看颜丙车为什么不到乡里开会,虽然他宣布免了颜丙车的职,但是这农村的支部书记不好选任,即使免了他,恐怕也没有人来接手,到最后还得让他来负责村里的事务。

  叶平宇和他坐在同一个车子里,根本没想到曹大富会怀疑他,他还在想着曹大富把颜丙车免职的事情,如果这次是真的免了,那倒是让他亲戚解了一点气了。
  车子来到大岭村,外面黑漆漆的,只看到前面有一个亮光,而且还有人在那边说话,车子一到跟前,就有人站出来伸手拦住了。
  曹大富和叶平宇两人都一起从车上走了下来,走过来问道:“你们想干什么?”
  “交钱!”有一个好像喝过酒的村民就伸手说道。
  “交什么钱?”没等叶平宇问,曹大富就直接开口问了。
  “买路钱!呵呵!”那人居然笑了出来,或许让他想到了过去“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过此路,留下买路钱”那句话,让他忍俊不禁地笑了起来。
  一看到他喝醉后要钱的样子,曹大富一下就明白了什么事,一时之间实在是被气坏了,便大声叱问道:“放肆!颜丙车呢,把颜丙车给我叫过来!”
  听他这么一说,叶平宇急忙悄悄地打电话给颜丙车,但那个醉酒的村民却是没当回事,反而是扭扭歪歪地向曹大富走了过去。

  “我们村书记的名字也是你叫的?”醉酒的村民开始威胁曹大富了,旁边另一个醉酒的村民也走了过来,他们两人虽然见过曹大富,但晚上灯光很暗,又是醉后壮怂胆,认不大清了。
  看到两人醉成这个样子,也不把他放在眼里,曹大富马上招手对叶平宇道:“平宇,给黄军打电话,立刻让他到这里来!”
  还没来得及打给颜丙车,叶平宇急忙听曹大富的招呼打给派出所长黄军,村民不怕乡政府,但是怕派出所,两个醉汉突然听到叫黄军的名字,那头脑说跟触电似地,似乎有一点清醒。
  正好这个时候有一名村干部经过这里,一看到是曹大富站在那里,便忙走了过来,明白发生什么事之后,忙把那两名醉汉给斥责到一边去。
  曹大富余怒未消,问道:“颜丙车呢,他的书记到底还想干不想干?他是从哪找来的两个混球?等会给我关派出所去!”
  那名村干部看到曹大富气成这样,连忙让他息怒,并让曹大富上车,他在前面带着曹大富去颜丙车家看看。
  颜丙车此时正呆在家里呼呼大睡,中午和晚上都喝多了,中午接电话通知的时候,他正喝着酒,喝完之后,就醉倒回家休息了,根本没把会议当回事,等醒来之后,有人又叫他去喝酒,然后便又喝了一气,有好几个电话都没有接听。
  虽然曹大富在会上说免了他的职,有人打来一个电话告诉他,他也没当回事,曹大富说过好多次免哪村书记的职了,到最后也没有免,那不过是吓唬他们这些不大听话的村书记而已。
  曹大富窝着一肚子的火,来到颜丙车的家,颜丙车的老婆出来开门,一见到他老婆,曹大富也不便撒火,便对那名村干部说道:“叫颜丙车上村部!”
  然后直接去村部,到了村部发现包村干部也没来,曹大富就更气坏了,问道:“这个村的包村干部是谁?”

  叶平宇忙答道:“是白主任!”
  大岭村的包村干部是乡妇联主任白云,一个三十多岁的少丨妇丨,曹大富一听是她立刻哑火了,啥也没说,叶平宇听说他与白云之间私下有着暧昧的关系,而且白云还与上次见到的那个白小翠有点关系,即使白云没来,估计他也不好大发什么火。
  现在只好先将火发到颜丙车的身上,过了一会儿,颜丙车终于晃晃悠悠地来到了村部,身上披着一件衣裳。
  看到他摆着架子走过来的样子,曹大富劈头就问他道:“你今天去哪了,为什么没有到乡里开会?”
  “我没有接到通知啊!”颜丙车随口胡扯道。
  曹大富便转身向叶平宇问道:“你们党政办通知到他没有?”
  日期:2015-12-25 06: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