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谋划,终于走出一条官场的康庄大道》
第102节

作者: 青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听到他这样说,曹大富大大咧咧地道:“没事,崔主任,我现在就去找他。”
  看着他向崔新华的办公室走去,崔新华若有所思,心想这个曹大富看上去挺自信的,是不是早已与祝子船建立关系了,否则祝子船来到这里,为什么什么人也没找先把他给找了过去?这让人感到很起疑啊!
  曹大富一脸坦然地走到祝子船办公室的门口,敲了一下门,祝子船就让他走了进来,一看到他,心里还感到有点小意外,虽然上次见过一面,但是事后根本没放在心上,现在一见他,倒是没料到。
  抬头看了曹大富一眼,祝子船脸色一沉,装作没见过他一样,手一指旁边的沙发说道:“你就是曹大富?坐下吧!”
  本来是堆着笑容的,猛然间听到祝子船这样问他,曹大富感到自己的脸上一冰,心想上次与他还在市里头见过,现在看来是白见了,都还不认识自己,这算什么事!

  心中一想,曹大富感觉自己好像遭受了重重一击,如果祝子船不是因为自己与他见过面,有过交情而让他过来的,那么现在找他过来未必会是好事。
  颤声答应了一声,曹大富并没有顺着祝子船手指的方向坐下,而是站在那里看着祝子船,急于想知道找他有什么事。
  看到他没有坐下,祝子船也没有再次让他坐下,而是自己坐在桌子前,想了想说道:“你们乡有村民在道路上私自设卡收取过路费这事你知道不知道?”
  没想到祝子船会问起这件事,曹大富感觉不可思议,这可是一件最最具体的事,祝子船作为新上任的县委书记,怎么可能一上来就考虑到这种事?他这么问到底是什么意思?
  转了转心思,曹大富一时想不出什么原因,但他看到祝子船的样子,觉得这件事既不能说没有,也不能直接说有,得用一个模棱两可的语言来回答祝子船的话,好留有余地。
  “这个,祝书记,原来我们乡里确实存在这种情况,但上次县里头治理了一阵子,现在好多了,一般人都不敢再这么做了。”
  这话说得很滑头,祝子船扫了他一眼问道:“一般人不敢再这么做是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说还有不是一般的人?”
  祝子船不给曹大富耍滑头的机会,直接针对性的问了起来,曹大富一看到他比较较真,那头上的汗渍就开始有点冒出来了,本来他就胖,容易出汗,这一紧张,汗渍就冒了出来了。
  “祝书记,我的意思是说情况比以前好多了,没有人再敢乱收费了,当然也不能排除一些胆大妄为之徒,私下里还搞这样的事!”曹大富有些慌慌张张地说道。

  祝子船看了他一眼,说道:“你的意思是说你们私下还存在这种现象?”
  曹大富感觉被逼到了墙角,不承认那肯定就是说谎,而承认了那就是他的责任,但想来还是承认比较好一些,而且他预感祝子船肯定知道乡里存在这样的事了,所以他不能再含混不清隐瞒了。
  “私下里有可能存在这种情况,等我回去以后,作进一步调查,到时候给县委形成一份报告。”曹大富急于想离开祝子船的办公室,思考了一下,便提出回去进行调查,然后再向县委汇报的想法。
  祝子船冷笑了一声道:“上次行署提出治理私自设卡乱收费的事情,东林县是治理的重中之重,你作为乡委书记,负有一方的责任,如今我问你现在到底还有没有这种情况,你说还要回去调查,不能给我一个确切的答复,你觉得你这个乡委书记合格吗?”

  祝子船的话说得很慢很轻,但是在曹大富听起来却是如雷轰顶,本想着祝子船来到后,能受到他的重用,却没想到他一来就提出了自己乡委书记是否合格的问题,如果祝子船把这话跟县委组织部的领导一说,那他这个乡委书记就不用当了。
  一时间,曹大富满脸的汗渍,低着头,不敢出声,虽然在乡里头是霸气十足,但是在县委书记的面前还是大气不敢出,虽然张铭顺支持着他,但是如果他与祝子船顶了嘴,张铭顺也保不了他。
  看到他大气不敢出的样子,祝子船反而有些鄙视,想了一想,觉得他刚来,也不能给下面的干部太难看,便说道:“你们乡私自设卡收费的情况非常严重,我给你两天的时间,把这个问题治理到位,如果我再接到有人反映存在这种设卡收费的行为,我马上撤你的职!”
  祝子船尽量压抑着语气说话,但是说到最后还是因为情绪激动而声音高了起来,今天遇到的事太让他感到气愤了,如果不是怕别人笑话,他就直接把这事给点出来,让曹大富明白他为什么要批评他,如果没有这事,凭着原来见过面的交情,还真不应当给这样的脸色看,但是现在这事让他太生气,如果工作都这么干,全县的工作怎么能干得起来?他这个县委书记岂不是要辜负平远朝的嘱托?
  曹大富连忙小心翼翼地答应着,脸上的汗都出来了,在他答应完之后,祝子船就挥了挥手让他走了出去。
  走出去之后,曹大富才发现自己身上都有些湿透了,虽然天气还比较冷,但是他脸上的汗却是在哗哗地下,走的时候都不敢看人,急慌慌地走下了楼。

  在楼下呆了一会,才打电话让司机老朱过来接他,本来还想着在赵元功和赵建业面前显摆一下的,结果搞了半天是这个事情,不但没受到祝子船的待见,还受到了批评,如果让赵元功知道了,他的面子可是没有了。
  坐上老朱的车来到吃饭的饭店,他的表情又恢复平静,赵建业和赵元功两人一看到他来,那眼睛又是一亮,赵建业就笑着问他是不是新书记要给他压压担子,专门把他叫过去谈话?
  听到他这样问,曹大富连忙强笑着,敷衍了他几句,接着就举起杯子去敬赵建业的酒。赵建业看到他不愿意谈这方面的事,脸上笑了一下也没有再多说话。
  吃完饭,曹大富便和赵元功一起赶回乡里去,由于心里有着事,他也没有多喝,不过是半斤酒的样子,而平时他都是一斤的量。

  一路上他没有和赵元功商量祝子船所说的事情,他怕赵元功看出什么来,不愿意和赵元功商量,另外他平时喜欢自己乾纲独断惯了,根本不去问赵元功的意见。
  一开始从县里向乡里走,他就拿起电话打给叶平宇,让他通知全体乡两委成员和各村支部书记到乡里开会,一个人也不允许缺席,有事情的必须亲自向他请假。
  叶平宇突然接到他这个电话,那心里当然是非常奇怪,开会还没有回来,居然就要通知这么多人开会,到底是什么事情这么着急?曹大富也没有和他说是什么事情,只是让他通知,而且是不得有一个人缺席,这次会议的重要性超过以往啊!
  虽然想不出是什么会议,但曹大富安排了,他不能不照办,接完电话以后,他便安排王强常芳他们几个,多找几部电话一一进行通知,确保每一个人都要通知到,通知到他们不来,那是他们的事,但是通知不到那就是他们党政办的事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