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810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胡小英说:“你去吧。”“真的这么想?”“真的。”胡小英似乎为避免情绪直接流露出来,就转过脸去。
  梁健其实心里,很有些怨,怨胡小英这个时候,为什么就不能说一句实话。从她的神色,他完全已经看出了,她就是不舍得他离开镜州的,更不舍得他从她生活之中消失。当她却就是那么强忍着。
  如果她说,你不要与任何人结婚,我们永远在一起!梁健是会赴汤蹈火,与她在一起的!但她就是不说!想到这,梁健就有些赌气地站了起来,对胡小英说:“我菜吃饱了,酒也喝好了,我们的谈话,你也给了我答复,现在没我的事了,我先回去了。”
  胡小英惊愕地看着梁健,仿佛被梁健的反映惊住了,她机械地点了点。到此刻,梁健都希望胡小英能够说一声:“你别离开。”但是胡小英并没有说。
  梁健就推开了门,走出了湖心餐厅,沿着栈桥,向着岸上走去。服务员也是一惊,康总说他们会一直在里面等她,她们没有想到梁健会这样带着不快的情绪离开,就赶紧打给康丽。
  康丽接到电话,赶紧跑到农庄门口,想要拦住梁健,却见梁健已经上了车子,他的专车已经启动,义无反顾地驶出了农庄。
  康丽也来不及拦阻梁健,就赶紧跑回湖心餐厅,只见胡小英静静坐在那里,已经泪流满面。

  此时的胡小英已经不像那个镇定自若的市委副书记胡小英,而变成了一个伤心委屈的小女人。看到此情此景,康丽赶忙上去,抱住了胡小英。
  胡小英就靠在她的肩膀上哭了起来。康丽说:“怎么了?怎么了?”胡小英借着她的肩膀哭泣,却始终什么都不说。
  若是寻常的闺蜜,这个时候肯定最需要找人倾诉,但是胡小英,什么都不会说。因为她毕竟不是一个平常的女人,她是一个市委副书记。像这样,靠在另一个女人身上落泪,已是她表达感情的极致了。
  康丽也当然明白这一点,她也不会傻到要去刨根问底,否则她也成不了现在的康丽了。她只是任由胡小英在自己的肩膀上哭泣。看到胡小英哭得差不多了,她才说:“这个饭,也不能再吃了,我另外安排一个房间,你去休息一下。今天别回家了。”
  康丽给胡小英安排了一个舒适的套间,她让服务员在里面安排了最高档的茶叶,进口水果。然后,告诉胡小英,你在这里静一静,有任何需要,马上打电话给我。
  胡小英稍有些木讷地点了点头。
  康丽不是不愿意陪同胡小英,她知道,今天胡小英的问题,只有一个人能解决,那就是梁健。她出了房间之后,给梁健发去一个短信:这么不辞而别总不大好吧?你让一个女人为你哭了,那你就有义务重新让她笑起来,否则可不是我认识的梁健了。她在2号楼206套房。

  这就已经够了。
  梁健坐在车里,已经隐隐地有些后悔,自己刚才的言行,是否太有些决绝,他伤胡小英的心了。就因为胡小英始终保持着克制,他难道就一定要让她触动、让她伤心吗?梁健也有些迷惑,自己这么做的真正动机是什么?
  也许这就是所为爱与欲,解不开的谜题?
  已经慢慢冷静下来的梁健,看到康丽的这个短息,感觉到将胡小英就这么扔在那里,太不负责任了。于是他对驾驶员说:“谷华,我忘了点东西。你调个头回去一下。”
  谷华二话没说,就打转方向盘,原路返回。回到七星岛农庄门口,梁健对谷华说:“你先回去好了,我呆会让康总的车子送。”谷华也不多问,就说:“梁书记,再见。”

  康丽十分细致,对于领导的驾驶员很关照,每次都会给驾驶员准备一盒水果、一筐鸡蛋,或是几包香烟。这些小恩小惠却很受驾驶员的欢迎,所以,七星岛的事情也很少在驾驶员当中传来传去。
  胡小英还在套间里坐着,今天晚上她感觉,自己苦心构筑的大屋好像一下子被抽去了一个梁柱,面临地将是坍塌的危险。而抽掉柱子的,不是别人,却是她自己。
  以前,她似乎从没考虑过,梁健在她生命中的意义,如今听到他要离开,顿时感觉生活好像失去了意义。一个女人到底为什么而奋斗呢?真的为了钱、为了权?这不是胡小英,她要的是,与爱的人,维持一段天长地久的关系。为此,她可以舍弃很多。
  她甚至舍弃和梁健成为名义上夫妻的权利。但是,这个世界又充满了悖论,她没有想到,梁健要结婚的对象,竟然是在北京,她原本认为,梁健尽管名义上与别人是夫妻,但永远会在她的身边,可如今,与别人成为夫妻,意味着梁健将永远从她生活中消失。
  这又是她怎能忍受的残酷现实呢?但她又不能食言,收回让梁健与别人结婚的话。她就处于这种纠结的状态中难以自拔,房间里的好茶、好水果,对于此刻的她来说,都味同嚼蜡,没有任何的食欲。
  在一种纠结的状态中,她甚至产生一种自我毁灭的冲动。
  这时候,她听到房门,被“咚咚”清晰的敲响。胡小英暂时回到现实的世界,她想也许是康丽回去想要劝慰她。她就说:“康丽,我没事。”
  “咚咚”敲门声,还是坚持地响了起来。胡小英只能去开门,一打开门,见梁健微喘着气,站在门口。显然,他刚才匆匆赶来。

  胡小英见到梁健那一刻,本想一下子就投入梁健的怀抱,但事实上她嘴中所说却是:“你回来了?”梁健灼灼目光,看着胡小英,而是镇定的声音:“我能进去吗?”
  胡小英退后一步说:“进来吧!”梁健走了进去,将门带上,仍旧看着胡小英。胡小英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变得平和,说:“康丽准备了好茶,来喝一杯吧。”
  梁健却没跟着胡小英进去,他问道:“你来这里是来喝茶的吗?我听康丽说,你哭了,我才回来的。”胡小英转过射来,她洁白的脸颊上,似乎还留着残泪的痕迹,使得她更加楚楚动人。
  胡小英苦涩一笑说:“难道,你想看我哭啊!”梁健说:“我不想你一个人躲着伤心。我不想你在我面前逞强!”胡小英看着梁健,眼角又留下了泪滴。
  梁健狠狠地抱住了胡小英较小、丰满的身体。胡小英开始还有些不自然,她的身体显得僵硬,伤心的情绪还在支配她的身体。但是,当梁健的嘴唇擦过她耳后的脖子。她的身子一下子柔软下来。
  胡小英终于是放开了心里所有的痛楚,她主动迎合着梁健。她身子娇小,在梁健用劲抱起后,她就缠在梁健身上。他们倒在了沙发上。此刻,梁健也已经不想顾及其他的一切,只想沉浸在与胡小英快乐的感官之中。

  人的头脑会给人痛苦,而人的身体永远是趋乐避苦的。怪不得很多人,在伤心无奈之际,纷纷投入到感官的快乐当中。
  日期:2015-05-31 09:1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