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979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贾珍园看得出来,赵正扬其实是跟自己的心态差不多,不愿意参与秦书凯和郝竹仁这次的狗咬狗,可是毕竟赵正扬是县长,涉及到工作这一块的问题,他还是要拿出决断来的,金大洲和郝竹仁都是副县长,两人的用车问题是一定要解决的。
  赵正扬对于贾珍园是否帮忙安排秦书凯和金大洲,郝竹仁之间的这顿饭,没有发表任何意见,他只是表态说,车辆的事情,按照正规的程序走就行了,不管怎么说,是人家的东西,人家既然要了,总是要还给人家的,政府办这边用车紧张,就把一些本来打机动的车辆先调拨过来,给金大洲和郝竹仁用着,不管车况怎么样,只要保证每人有辆专车就行。
  赵正扬心知,与其后来的被动,不如现在的主动。他对秦书凯开除郝竹仁司机的事情也有所耳闻,刚才郝竹仁的司机大闹开发区管委会办公区,破坏公物,打伤一位副主任的事情经过,也已经有人向他及时汇报。
  赵正扬感觉,郝竹仁这个人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明眼人一看就明白,他的司机胡长贵敢这么放肆,肯定是得到他的点头的,否则一个小小的司机借他两个胆子,他敢去政府机关闹事?秦书凯那个人,别人不惹他也就算了,现在郝竹仁的司机打上门来,以他的个性,自然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赵正扬以前跟秦书凯交手过几次,他太了解这个人,此人现在的黑白两道都有些实力,对于这号人物,自己是不愿意再惹了,直到现在,自己的儿子赵大奎还在纪委呆着呢,跟秦书凯的几次较量中,他已经元气大伤,他实在是折腾不起了。
  贾珍园说,赵县长,很多单位都主动把车辆给县委县政府的领导用,这也是常见的事情,大家无非是为了以后办事方便些,秦书凯是一个聪明人,难道就没有考虑到这一点,以后他开发区有什么事情,就一点都不需要麻烦郝竹仁和金大洲?
  赵正扬和贾珍园都是马成龙信任的人,于是看了贾珍园一眼说,贾县长,这里头到底有什么道道,咱们就管不着了,咱们只要把手头的工作处理好就行了,再说,秦书凯也不是他郝竹仁能够得罪的,他的一个司机敢这样,是谁都会抓住不放的,面子是相互给的。
  听了这话,贾珍园已经彻底明白了赵正扬对此事的态度,他根本就不愿意参与这件事情。贾珍园见车辆的事情,赵正扬已经明确表态还给开发区,于是又向他汇报了关于金大洲请她帮忙安排饭局的事情,问赵正扬到底是什么意见。
  赵正扬说,贾县长,这件事你看着办就行了,有时候,即便是大家坐在一起吃饭,并不代表就能解决什么问题,那要看出席饭局的人谁愿意让步,否则,也就没有聚餐的必要,所以这件事倒不是可办可不办的,既然金大洲和郝竹仁开了口,你就按照自己的意思办吧。
  赵正扬说了半天,相当于什么话都没说。贾珍园只好怏怏的从赵正扬的办公室里退出来,有些关键问题的决策还要自己给自己拿主意才行,赵正扬现在的态度那是坚决的不参与。
  贾珍园回到办公室,让一个副主任把政府办现在能够的车辆等情况都给拿了过来,要好好的研究抽调那辆车给金大洲和郝竹仁,而车给了金大洲郝竹仁,那么他们都是自己有司机,那么这两个车的司机又如何安排呢。

  在一个单位,司机的地位往往仅次于领导而优于一般的中层干部,而且其实更不属于“广大干部群众”。也只有中国才有这样的职业,是地地道道的中国货和真正的“中国特色”。司机充斥于国家各级党政部门和企业事业单位,是一支不可忽视的群体。这些人绝大多数是单位正式职工,过去他们仅仅是靠技术吃饭,是中国工人阶级的一部分,计划经济时代,他们靠手艺吃饭,在机关单位,他们属于工勤人员,充其量不过端的是铁饭碗,但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他们的社会地位在悄悄地发生改变:一些部门,司机不仅拿工资,而且还要出车补助,月收入是一般人的双倍;有些单位,机关中层干部得不到的应有待遇,他们却拥有了;广大干部群众不知道的秘密,他们却知之甚祥;一些机关团体里,领导喜欢谁,不喜欢谁,要提拔谁,要打击谁,司机一清二楚;甚至有些人为了办成某一件事,就必须重金收买这些可以左右局势的司机,给领导吹风加热、传话递言,等等,不一而足。可见时代早已经转换了司机的社会角色,使之行业和岗位发生了质的变化:过去的“下苦人”现在成为了各个单位的特殊阶层和不可小看的人物了,难怪某地前两年试图改革司机使用制度时却只是得到无情流产的滑稽结局。

  司机多数文化程度不高,却极有胆量,是机关单位最不按照套路出牌、最不好惹也惹不起的特殊人物。由于他们经常和各级领导干部在一起,身份和地位特殊,知道一般人所不知道的东西,也跟着领导见惯了各种“大场面”,因此,干部群众不敢干的事他们敢干,干部群众办不了的事他们办得了,干部群众不敢逾越的雷池他们也敢于挑战。“是非场中善游走,名利面前不吃亏”,是他们的真实写照。他们领导面前是一张脸,领导背后又是一张脸,既知道各类政策和如何钻政策的孔子,又懂得各类游戏规则,所以什么难办的事到了他们手中都是小事一桩。

  不管哪个司机,都想做领导的司机,现在如果把这两人的车拿下来,不给郝竹仁和金大洲开车,那么就会有很多的矛盾。如果推荐这两人给金大洲和郝竹仁,这两位领导也不一定能够接受,因为很多时候司机就是领导的心腹。
  就贾珍园在处理如何调整车辆的时候,开发区管委会秦书凯的办公室里,赵晨阳正捧着一大堆材料摆在秦书凯面前。赵晨阳向秦书凯汇报说,秦书记,最近一段时间,我带领一班人对方志彪的建筑公司明察暗访后,基本弄清了方志彪公司的运营状况,方志彪公司在开发区三年来承建8个项目,其中5个项目是转包,按照当时的合同,只要是涉及到工程转包的,每一个项目都该处罚总项目资金的5-10%,也就是说这五个转包项目上,方志彪的建筑公司必须承担1000-2000万的罚款,基本的情况就是这样,下一步该如何处理,还请秦书记指示?

  秦书凯听了赵晨阳的汇报,心里也被吓了一跳,他没想到这个方志彪竟然那么猖狂,照目前的情况下,方志彪手里的业务大半竟然都是转给外人做的,也就是说,从方志彪建筑公司里出来的工作质量根本就得不到什么保证,自己要是会这次较起真来,方志彪的公司要赔偿一笔对他的公司来说,无异于天价的赔偿款,这样的罚款金额,对于方志彪的公司来说说,这次就是不死也要脱层皮啊。
  秦书凯问赵晨阳,方志彪自己承建的三个工程质量怎么样?另外五家转包方资质能过关吗?
  赵晨阳有些愣了一会儿说,秦书记,这一点我倒还没有仔细调查过,秦书记请放心,我会很快把工作做细致,做扎实,对于工程质量的问题,我很快派人去查,不过,如果真的查出方志彪的公司承建的项目有质量问题,估计以后他的公司以后想要在开发区继续有所发展难度就大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