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807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嘉不放心说:“梁书记,还是让驾驶员送一送吧!”梁健说:“不需要了,就这样吧。”梁健独自走上了回乡之旅。梁健本想到了春节,再回去一趟,以往都是这样的。但突如其来得到项瑾怀孕的消息,他在沉静之后萌生了马上回家一趟的想法。
  梁健在两个服务区做了休息,在其中一个服务区吃了一碗方便面,换了茶叶,继续开车。他就想在这独自狂奔之中,找到选择的理由,明确今后的方向,把一些问题想清楚。
  从衢州高速出口下,梁健的手机响了起来。一看竟然是胡小英的电话,因为是开夜路,视线不佳,梁健在路边停车之后,才接起了胡小英的电话。

  梁健一边将手机放在耳边,一边打开车门,来到车外,他点着一根烟,透上一口气。只听胡小英说:“还在北京吗?”梁健说:“不是,我已经从北京回来了。刚刚我到了衢州,想去看看家人。”
  胡小英觉得奇怪,梁健这么快,就已经从北京回来,又这么快去了衢州,难道出了什么事情?她关切地问道:“出了什么事情,急事?”梁健吐出了一口烟说:“不是急事,请放心。我回到镜州之后,会去找你。”
  胡小英当然马上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她也知道,如果梁健不愿意马上说,急着问也没有意义。她低声说:“那好,等你回来吧。”
  梁健到达衢州山里老家的时候,已经是夜里11点多,车子在门前停下来。看到围墙门前,光秃秃的水杉树直至天穹,在乡下,夜空好像比城里低,看得清头顶的星星。
  梁健不由想起,曾经不知在哪里听到过一句话:树梢在天空戳了几个窟窿,那就是星星。在乡下,就会有这样的感觉。

  从父母二楼的房间里,亮起了灯光。父母原本已经睡觉,但是听到了汽车声音,醒了过来。只听到母亲邵小琴的声音:“是梁健吗?是梁健吗?”邵小琴来到二楼走廊往下喊。
  梁健回答:“是啊,妈,是我!”邵小琴转头对老公梁东方佯怒道:“跟你说,我听到儿子的车,你还说不是,快起来,去下面开门。”
  梁东方听说是儿子回来了,也很是高兴,赶紧从床上下来,说:“看来,还是老妈对儿子有感应。”邵小琴说:“别废话了,快去开门。”
  梁东方将儿子迎了进来,说:“儿子,你怎么回事,这么晚才回来。也不提早打个电话。”梁健说:“是临时决定要回来的。打了电话,就怕你们要等我。”邵小琴说:“等等又有什么关系,反正我们也没啥大事情。对了,你这么晚才到,是不是晚饭还没吃?”
  梁健说:“在服务区吃了碗方便面。”梁东方说:“让你妈做两个菜,我们爷俩喝几盅。”邵小琴说道:“就是想跟儿子喝酒!”梁东方有些嬉皮笑脸地说:“平时又见不到儿子!”
  邵小琴抱怨是抱怨,马上进屋子里做菜去了。她做了梁健小时候,就爱吃的炒青菜梗、肉粉条和番茄蛋汤。老爸梁东方早就已经开启了一瓶老酒。酒是寻常酒,菜是平淡无奇的家常菜,但是梁健心里感觉到的一丝温暖,却又无以言表。挫手道:“还是家里好啊!”
  梁东方一边倒酒一边说:“那是的,否则没有金窝银窝,不如自己家的狗窝这句话了。”
  爷俩碰了杯,喝了一盅酒下去。邵小琴,就在边上看着儿子,满含温情。看梁健喝了几盅酒,喝了番茄蛋汤,应该也已经不饿了,邵小琴关切地问道:“梁健,今天怎么想着这么晚都赶回家了?”

  梁健抬头,看了看爸爸妈妈,看到他们期盼的眼神,梁健说:“爸,妈,你们想不想抱孙子?”这话,高兴得梁东方手里的盅子,一晃,酒都洒了一桌子。
  邵小琴拿布擦桌子,责怪:“你也用不着这么激动吧?”但是邵小琴手也不由自主地拿捏不稳。梁东方说:“你也别说我,看你自己激动的样子!”邵小琴不去理老伴,说:“当然想了,可是梁健,你不是还没有结婚吗?”
  梁东方却没这么方面的顾忌:“没结婚,又怎么啦?不可以先乘船,再买票吗?”邵小琴白了眼梁东方:“别胡说,我们要对人家姑娘负责。梁健,你给我们详细说说。”
  梁健感觉,这话说起来就长了,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两老也听不明白,就简单地说:“人家是北京一位高官的女儿,我们认识已经好多年来,前不久她来过镜州看过我一次,回去后,发现怀孕了。昨天,我去过北京,见了她。所以,今天我想来告诉你们一声。”
  梁东方道:“北京高官的女儿,那不是现在说的官二代吗?”梁健说:“她没有当官。”梁东方说:“那也算是高干子弟,好啊!”

  邵小琴却道:“好什么好?那不等于梁健要去北京了?这不行!”母亲的思维,果然与老爸的思维大不一样,邵小琴还说:“我觉得镜州都已经很远了,这会又要去北京,那不是天高皇帝远,要见一面更加不容易了啊!”
  (新年不容易,我写书也不容易。在新的一年里,我会更加努力,希望能写出更多更好的情节,给大家带去更多快乐。也希望你,在新年里,身体健康,家庭幸福,多一份快乐!)
  想到这一点,梁东方也说:“这倒是一个问题,以后要见儿子不容易。”邵小琴说:“最好能让那女孩子,来我们这里,那就好了。”梁东方说:“梁健不是说了吗?人家的老爸是高官哎,肯让女儿来吗?”
  邵小琴还真是不惧权势:“高官怎么了?嫁给我们梁健之后,还不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啊?”梁健说:“人家老爸说了,如果我不答应去北京,他们就去把孩子做掉了。”
  这让两个老人又惊了一跳:“这怎么可以啊?再怎么着,也不关孩子的事情啊!孩子已经在肚子里了,就是一个小生命了,是我们的孙子了,怎么可以说做掉就做掉?”
  梁健只有再次感叹,作为农民的父母是如此的简单,在他们看来,既然已经和梁健有了孩子,就已经是梁健的人了。但事实上,哪里有这么简单的事情?

  梁健只有再次强调:“这是他们的条件。老爸,老妈,今天我来,就是想听听你们意见的,你们觉得我要不要去?”梁东方和邵小琴相互之间看了眼,点点头说:“去是肯定要去。孙子抱回来再说,如果北京住不惯,以后再回来!”
  梁健真是无语,去了之后,住不惯再回来,这是什么理论嘛!梁健算是明白了,对于两老来说,如今最重要的就是能够抱孙子了。
  梁健拿起酒瓶,将最后一点酒跟父亲平分之后,喝了下去说:“我上去休息了!”邵小琴对梁东方说:“这里你收拾,我给健儿去铺床,都还没准备呢!”
  躺在自己房间的床上,农村的夜里是异常的安静,偶然能够听到犬吠声,从附近的村落中传来。梁健心想,今天回家,与其说是来向父母讨个答案,不如说是来放松的过一晚。
  日期:2015-05-30 18:2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