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805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冯主席见梁健要敬自己,很是激动,从座位上站起身来,说:“梁书记,太感谢了。我斟满,你随意。”梁健心想,敬都敬了,就让这个女主席开心一点吧,梁健就说:“冯主席,是我们县里的资深美女领导,我要敬,当然也是满杯了!”说着,梁健也给自己的杯子里斟满了酒。
  女文联主席受宠若惊,双手捧着杯子,敬梁健:“梁书记,对我们文联这么关心,让我们文联很受感动,以后有什么吩咐我们做的事情,一定要尽管吩咐!”梁健说:“文联,也是我们一个重要的群团组织,发挥着联通文艺界的重要桥梁纽带作用,以后我们也真的应该多关心关心文联的工作。”
  一席话说得女文联主席感动万分,赶紧把酒给喝了。梁健想,这酒也差不多了,没想到女主席主动又给自己和梁健倒了酒,说这是一次难得的机会,想要跟梁书记喝一杯交杯酒,不知道梁书记能不能答应。
  喝交杯的事情,一般都是桌面上男领导向女同志提出的要求。由上了年纪的女领导主动提出,似乎太过主动了。这场上还有文联班子成员,和陪同梁健调研的委办工作人员,让梁健答应不是,不答应也不是。这时候,梁健的手机响了,边上的秘书张嘉赶紧提醒梁健。
  “梁书记,你有电话。”梁健赶紧拿起电话一看,是原南山县公丨安丨局局长霍海的电话。
  梁健终于找到了借口,对女主席说:“不好意思,冯主席,霍局长的电话,我去接一下!”

  女文联主席说:“那行,等梁书记打完电话回/”梁健无语,拿着手机走出了包厢。
  霍海在电话那头说:“兄弟,你在哪里?”梁健说:“我在外面吃晚饭。一个四十五岁的女人,正要跟我喝交杯酒呢!”霍海问道:“是不是姓冯,那个女文联主席。”梁健很是惊讶,霍海竟然一猜就中:“你怎么知道啊?”
  霍海说:“她喜欢和男领导喝交杯酒,在南山县是出了名的,我也有过如此待遇。”梁健一想到这位女文联主席,与无数男领导喝交杯酒,梁健顿时就失去了回到饭桌的兴趣。梁健问霍海:“老兄,有什么事情吩咐?”
  霍海说:“拖老弟的福,今天高市长的秘书常青打了电话给我,说是高市长特意让他打的这个电话。永州市委常委会已经讨论通过,任命了我永州市政府副秘书长的职务。”梁健说道:“这就好,那我就放心了。”
  霍海说:“老弟,如果晚上有空的话,我们一起活动一下?”梁健说道:“今天晚上算了吧。”霍海说:“老弟,该不会还要跟冯主席去喝交杯酒吧?”梁健笑起来:“我不会再回进去了。”
  霍海说:“那就行了。老弟,出来我们聊聊天,明天我就去永州报到了。”梁健想想,再也没有回去应付女文联主席的念想,就说“好,到哪里碰面?”霍海说:“丽池会所吧。”听到丽池会所,梁健不由一怔:“这个会所,现在还开着吗?”
  霍海说:“一直开着。”梁健说:“那好,我大概二十分钟就到。”霍海说:“我离那里不远,我先去等你。”梁健上了车,才给秘书张嘉打电话,让他跟文联女主席解释一声。
  张嘉知道领导肯定已经受了冯主席这老女人的交杯酒,趁打电话虎口脱险去了。他表示理解地说:“梁书记,你忙去吧,这里我再敷衍一下就行了。”

  梁健走后,女文联主席表示了一阵惋惜之后,就又把目光叮嘱了年轻的秘书张嘉:“张主任,说来也抱歉,我们都还没好好祝贺你提拔为委办副主任呢!要不我们来一个交杯酒?”张嘉暗道,梁书记,这交杯酒还是逃不了啊!
  来到了许久不曾来过的丽池会所,梁健脑海里出现的第一个念头,当然就是:“菲菲”。为此,当有女孩子上来给他们捏脚的时候,梁健就不由问了一句:“这里有叫菲菲的足浴师吗?”
  女孩说:“不好意思,据我所知,没有。我们这里足浴师,换得还是蛮勤的。”梁健说:“原来是这样。”女孩问道:“先生认识这个叫菲菲的女孩,以前也在这里?”
  梁健说:“都已经是好多年以前的事情了。”女孩说:“那肯定已经不在这里了,干我们这行有很大的不稳定性。”梁健说:“那也是。”
  霍海微笑道:“老弟,你如果想找那个叫菲菲的女孩,我或许可以帮倒忙。”梁健知道,霍海他们警察,在这方面很有能量,但是他又有什么必要去找菲菲呢?再值得回味的岁月,过去了也就过去了,不可能重来,即使重来也没什么意思。
  以梁健如今的身份,与菲菲在一起,能说些什么,还能说什么呢?只不过是找两个人的不自在罢了。梁健对霍海说:“感谢老兄,我是随便问问的。”
  替梁健他们服务的这两个女孩说:“大哥说得对,辞旧迎新嘛,我们俩一定向大哥提供更好的服务。/”梁健笑笑,不再说话,靠在睡榻上闭目养神,任由足浴师给他服务。
  等足浴程序结束之后,足浴师问:“两位大哥,要不要进去按摩服务?”霍海问道:“兄弟,要不要去再按摩一下?”梁健坚决的摇摇头说:“不用了,就在这里休息一下吧。”

  霍海也还有话要与梁健聊天,就对两位女足浴师道:“就这样吧。”两个女足浴师也不纠缠,就退了出去。
  霍海说:“兄弟,以后,我到了永州市,可能见面的机会就少了。”梁健说:“我们可以多联系联系,毕竟永州和镜州,也就一个多小时高速。”霍海说:“那倒也是。”梁健说:“霍局长,你在南山县的时候,其实帮了我不好。如果没有你,很多事情我都办不了。”
  霍海说:“老弟,如果你跟我说客气话,我就马上逃走哈!如果你要谢我,那我该怎么谢你呢?你都帮我搞定了这么好的工作岗位呢!”梁健说:“那就别谢来谢去了。”霍海说:“这就对了。老弟,你既然跟高市长这么熟悉,为什么不索性去永州市发展呢?有高市长在那边,你的前途一片光明。”
  梁健说:“我这里事未竟,人不能走。”霍海说:“难道你真要等休闲向阳有了成效,才会离开吗?”梁健说:“没错。”霍海说:“如今像你这样的人还真是不多了。”休息的差不多了,梁健说:“我们差不多走吧,明天一早我要去一趟北京。”

  霍海说:“进京城啊,不得了。”梁健说:“如今高铁过去,也就七个小时,去北京已经完全没有了以前的神秘感了。”霍海笑道:“不管怎么样,北京还是北京。那提前祝你在京城玩得愉快。”
  愉快,或者不愉快,梁健还说不准呢!去北京之前,梁健犹豫要不要给胡小英打电话,最后,他还是决定要打。
  胡小英听了他说要去北京,问是私事还是公事。梁健说,私事。胡小英说,那好,我知道了,注意安全。寥寥数语,也没有详细问去见谁,所为何事。看来,胡小英是克制着,不去干涉梁健的私人生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