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127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5-12-09 22:56:41
  1.8.3 烽烟四起诺门罕
  1939年5月4日早晨,一支蒙古人的马队在一个名叫锡林陶拉盖的小村子附近渡过了哈拉哈河。在哈拉哈河东岸有着一片肥美的草原,而河西岸以及东岸其他的广袤地区都是近乎戈壁的连绵沙丘。所以哈拉哈河西岸的蒙古人很早以前就习惯了东渡牧马。
  蒙古民族中有着许多不同的部落。居住在哈拉哈河西岸的是喀尔喀部落,而居住在东岸的是巴尔虎部落。为了这片肥美的草原,同为蒙古人的这两个部落历史上曾发生过无数次争斗。公元1734年,两部落之间的官司最后打到了大清雍正皇帝那里。手心手背都是肉,在雍正眼里两岸的蒙古人都是大清的臣民,于是他大笔一挥,在哈拉哈河东岸的那片草原中划出来一块给西岸的喀尔喀部落放养他们的牲口,其余的仍然留给巴尔虎部落。皇上的旨意是最终判决不能上诉,矛盾貌似一下子得到了彻底解决。

  到了两百年之后的1924年,这里的情况发生了重大变化。苏联怂恿外蒙从中华民国脱离出去,喀尔喀部落随着外蒙的叛变离开了中华民国的怀抱,而巴尔虎部落却留了下来,至今还是的国民,原来的人民内部问题刹那间变成了“国家”之间的矛盾。后来这里又有了“伪满洲国”。苏蒙认为分界线在哈拉哈河以东15公里处,而日满按照“有山以山为界,有河以河为界”的原则将“国境线”定在了河流中线。尽管“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但哈拉哈河两岸成吉思汗的子孙们并没有因边界纠纷发生激烈的争斗,直到1939年5月4日这一天。

  这一天的特别之处在于,满洲国的兴安北警备军第7团第3骑兵连连长贡布扎布中尉是个新来的家伙,他还有一个特殊身份,那就是警备军总司令乌尔金中将的女婿。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看到一大群蒙古人从西岸渡河而来时立即下令开枪阻击。一直和平共处的蒙古兵被突如其来的枪声吓得丢下马群仓皇逃回西岸,当发现是对岸的“满洲兵”所为后立即向上司做了汇报。于是双方开始不断增兵,你叫二舅我叫三叔你叫七姑我叫八姨,冲突因而不断升级。还是西岸的蒙古人先沉不住气,搬来了“外人”苏联老大哥。在老大哥装甲部队的帮助下,“蒙古兵”一口气将“满洲兵”赶出了锡林陶拉盖。

  你有大哥我也有靠山。“满洲兵”立即向日本人求援。日本人见到前面的小弟“满州兵”被打得鼻青脸肿,立即认定对方是“打狗欺主”。负责海拉尔地区防御的是关东军第23师团,师团长小松原道太郎中将曾在日本驻苏联使馆当过武官,专门从事苏联情报的收集和分析工作,自诩“苏俄通”,是当时日本陆军将领中为数不多的苏联专家之一。
  小松原立即派出了师团骑兵联队联队长东八百藏中佐率领200名日本骑兵,会合兴安北警备军骑兵第8团的部分人马共700多人,在几量九五式轻型坦克的押阵下气势汹汹地往锡林陶拉盖冲杀过来。这还不够,小松原还派出了5架轻型轰炸机前来助威,一口气甩下了60枚丨炸丨弹。在对手的立体打击之下,蒙古人只好灰溜溜地撤回到哈拉哈河西岸。东八中佐敲着得胜鼓打道回府。
  尽管知道上级一定会同意,小松原在派出兵力之后还是向关东军司令部作了汇报。唯恐天下不乱的辻政信立即以特派员的身份一阵风似的跑到了第23师团司令部。
  消息传到莫斯科,苏联立即要求驻远东苏军部队依据1936年签订的《苏蒙互助协定》介入冲突。最近的第11坦克旅立即出发开往哈拉哈河地区,驻乌兰乌德的摩托化步兵第36师一部也迅速向哈拉哈河集结,第57特别军司令部也从乌兰巴托前移至距哈拉哈河125公里的塔木察格布拉格。有了强有力的后盾,蒙军骑兵第6师等部队再次渡过哈拉哈河并架起浮桥。
  东八中佐发来的捷报让小松原中将大感欣慰,同时觉着有点意犹未尽。按照不久前收到的《满苏国境纠纷处理纲要》,他有权在哈拉哈河这一个边境线不明的地区自行判断和划定国境线,并且可以自主决定是否使用武力。植田司令官真是深谋远虑呀,早就预见了这里要出事就未雨绸缪地提前颁发了《纲要》。小松原马上决定,派出两个联队的兵力一举消灭再次回到哈拉哈河东岸的苏蒙联军,奉命出征的除了刚刚凯旋而归的东八百藏骑兵联队之外,还有师团的绝对主力第64步兵联队。

  此时耐不住寂寞的辻政信已经亲自坐飞机进行了一次越境侦察。回来后他用肯定的语气告诉小松原,河东的苏蒙军只有四百人,而且没有什么重武器。
  接到出击命令的第64联队联队长山县武光大喜过望。英明神武的辻少佐已经去看过了,对面的苏蒙军才几百人。山县大佐认为,对付这些人根本不需要兴师动众,出动一个大队足矣,再说不是还有东八的骑兵吗?东八的想法和山县如出一辙,也只带了一个中队前往。因为对面有苏联人,小松原还给特意给东八增加了一个战车中队的12辆装甲战车。在他们看来这简直是杀鸡用牛刀。
  山县的作战计划还是日本人的老一套“正面进攻加迂回侧击”:由他率领主力部队实施正面进攻,东八骑兵联队进行侧翼夹击。两人一致认为,一旦山县步兵大队进攻正面,骑兵中队和战车中队进行侧后包抄,被截断后路的苏蒙军肯定会在瞬间土崩瓦解。
  可是他们的对手——哈拉哈河东岸的苏蒙联军绝对不是辻少佐所讲的“只有400人”,而是足足有3000多人,其中还有相当部分的装甲和坦克部队。山县的主力部队约为1600人,东八的骑兵有220人,加上450人的伪满兴安北警备军第8骑兵团,总兵力也不到2300人。按照进攻一方至少两倍于防守一方的规律,这点兵力要想围歼苏蒙军明显是不够的。山县和东八将进攻时间定在了5月28日的凌晨5:30。

  在陆上战斗打响之前,空中的搏杀已经提前展开。5月22日至24日,苏联远东空军的150架飞机与日本关东军第2飞行集团的120架飞机在诺门罕上空发生了第一轮空战:空战中苏空军明显不支。据苏联贝加尔第22航空歼击机团飞行大队副大队长、苏联英雄斯科巴里钦回忆,5月23日的空战中苏军就有一个歼击机大队几乎全军覆没。24日斯科巴里钦率领他的伊尔-16飞行大队与另一支苏联空军的伊尔-15歼击机大队协同行动,由于伊尔-15飞行速度较慢,斯科巴里钦率队到达预定空域时因未见友军踪影不得不返航。回到基地才知道,这个伊尔-15飞行大队在飞往预定区域途中已经被日军全部击落。

  虽然在数量上稍占上风,但苏军参战飞机在性能上明显落后于日军。苏军飞行员的素质也远不如日军的飞行员。日军的这些老鸟大都在中国战场上淬过火,一般都有1000小时以上的飞行记录,技、战术能力均在苏联飞行员之上。空战的连续失利迫使在后方督战的伏罗希洛夫元帅不得不下令暂停一切空中行动,苏联远东空军基本退出了五月的序幕战。
  1939年5月27日午夜,第23师团骑兵联队指挥官东八百藏中佐信心十足地率领着他的一个骑兵中队和装甲车中队开出了营地往哈拉哈河进发,执行迂回包抄东岸苏蒙军的任务。虽然先期出发的山县联队送来情报说对岸发现有苏军的坦克,但东八中佐根本没有把这消息当回事,因为他的部队装备了充足的反坦克手雷。东八认为这里松软的沙丘地带上根本不利于坦克作战,再说他还有一个装甲中队呢。这条路已经走过好几次,驾轻就熟的东八连前卫哨兵都没派,整个骑兵中队成四路纵队,12辆战车一字长蛇紧随其后鱼贯前进,东八感觉此行不啻为一次野游。

  28日拂晓,东八联队已经偷偷摸到了哈拉哈河岸边。他惊讶地发现前面不远的地方有一座竖着天线的堡垒,后来才知道那就是蒙军第6师的师部,也是苏蒙联军的前线指挥所。经过大清洗的苏军已经堕落到如此地步,连指挥部心脏地带必须部署侧翼警戒阵地的基本规矩都忘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