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804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杨红珏当初就是不相信,她说,只要她规规矩矩、好好干活,就不相信会没有领导提拔她。后来,梁健到了委办,她感觉希望来了。直到今天,自己终于能够得到提拔。杨红珏感觉自己出了大大的一口恶气。她说,她相信天道酬勤,果然没错,这个世界,还是正能量获胜。
  对于杨红珏这乐观的想法,梁健不知道该鼓励,还是该泼冷水。如果没有自己的帮助,如果杨红珏不是跟自己走得比较近,梁健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提拔她。另外,还有一层至关重要的关系,杨连应这个老头子,使得梁健也想对杨红珏对加关照一点。

  总之,得罪了委办主任的杨红珏,能够遇上自己也算是幸运。但是,他实在不知道,这种幸运能够落到像她这样的女孩子身上。至少如今,梁健是不想用残酷的现实来泼杨红珏冷水,他说:“那真值得祝贺。”杨红珏说:“那我们得找点事情来庆祝一下!”
  梁健笑道:“我们不是已经在祝贺了吗?吃了晚饭,还唱了歌。”杨红珏说:“这还不够!说着,又靠在梁健的肩头。”梁健感受着杨红珏贴着自己时的温度,这房间内,又只有两个人,梁健心就不由兔兔跳。
  这时候,他若是想要拥有杨红珏,恐怕她是不会做任何反抗的。梁健不是傻子,从平时杨红珏对待自己的态度,看自己的眼神,今天这个时候,又约他出/
  看到杨红珏粉嫩的肌肤,若说梁健没有丝毫感觉,也是假的。但是他的一丝理智还在,与杨红珏之间,梁健感觉不能有什么、也不该有什么。那是因为,索取容易给予难。他不可能与杨红珏有将来,如果真有了关系,他该怎么跟杨连应交待?
  想到这边,梁健就移开了脑袋,从沙发中站了起来,对杨红珏说:“红珏,时间不早了。我们差不多回去吧。”杨红珏脸上微露失望的神色,站起来后看着梁健:“梁书记,你是看不上红珏吗?”
  梁健回过头来,因为打定了主意,他倒是没什么顾虑了。他向杨红珏靠近,双臂紧紧地抱了下杨红珏说:“红珏,别傻了。你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女孩子,我不舍得伤害你。我无法给你想要的,因为我心里已经有人了。”
  杨红珏从梁健的肩头抬起头记是离婚了。”梁健心想,如果不这么说,肯定无法让杨红珏死心,就说:“我现在已经有女朋友了,她在北京。”

  杨红珏认真看着梁健:“是真的吗?我不希望梁书记骗我,永远也不希望,我宁可你跟我说,你不喜欢我,对我不来电,没感觉。”梁健不知道该怎么说,也不知道怎么让杨红珏相信。
  巧合的是,梁健的手机,这时候响了起来。一看竟然是项瑾的电话。梁健把手机给杨红珏看了一眼说:“这就是我的女朋友。我得去接一个电话。”杨红珏看到项瑾的名字,真的是一个女孩子的电话,她赶忙去关闭了音响说:“你接电话吧。”
  梁健接起了项瑾的电话。只听项瑾清脆、熟悉的声音道:“梁健。”这声音听起来,比平时多了一份温柔,好似也多了一份亲切,让梁健听起来倍感舒服。又加上梁健想让杨红珏知道他们是男女朋友,梁健的回答也增添了一份温柔:“项瑾。”
  项瑾问:“在家里?还是在外面?”梁健说:“在外面呢。今天单位有个女同事提拔了,一起庆祝一下。”项瑾问道:“这么安静,周边没有声音啊。”梁健朝杨红珏看了一眼说:“那是因为,把ktv的音响关了。”项瑾也没有多问梁健,他们是两个人庆祝,还是好多人在一起庆祝。只是说:“最近,有没有空,来一趟北京?”
  项瑾主动邀请梁健去北京,而且让他最近就去,这可不是常有的事情。梁健的第一反应是,难道项瑾那边出了什么事?梁健一想,蓄电池项目也已经落户其他向阳,手头的事情也步入正轨,最近应该可以出门一趟。梁健就说:“行啊,我最近来一趟。”
  项瑾就说:“那行吧。今天是周三,你周六能来吗?”梁健点了点头,仿佛项瑾能够看到一般:“能。”项瑾说:“那就这样,我等你。”
  挂了电话,杨红珏原本失落的神色,强行挤出了一丝笑容,她伸出了手:“梁书记,既然你已经有了这么好的女友,我也就不凑热闹了。我真诚的祝贺你们幸福,早入步入婚姻殿堂,生一个白白胖胖的儿子。”
  得到杨红珏这样的祝福,梁健感觉有些怪怪,毕竟他还没有任何这方面的打算。
  剩下的两天时间,梁健都用来调研了,尽管周六就要去北京,但是胡小英告诉他的,要多了解全县域工作的劝告,梁健还是记在心里。他重点了平时了解并不多的发改委、科技局、招商局等经济部门和宣传部、文化局、文联等文化部门,并去了平时走得不多几个乡镇。

  去了下级单位,自然要吃饭喝酒,这是一件累人的活,向阳坡镇的人都已经了解梁健在这方面的习惯,但是在全县大家并不遵守,吃饭的照吃、喝酒的照喝,梁健既然到人家单位了解情况,也不好太原则,否则人家会说他摆架子。梁健当然也知道,很多群众基础,是喝酒喝出来的。
  不过,总体梁健还是把控着,一般都是点到为止,尽兴就好,不给自己找压力。整天沉溺在酒精之中,人就没有了精气神,跟更别说战斗力。
  星期五傍晚,梁健在文联刚刚调研完毕,这个权力边缘部门,一定要留他吃饭,梁健说还是算了。人家文联主席,是个四十五岁左右的女人,说什么都不肯放梁健走,说梁书记是不是看不起文联,所以不肯留下来吃饭?
  四十五岁的女人对三十来岁的领导撒娇,梁健招架不住。况且,这个女文联主席,尽管这个年纪,不过在南山县也算是曾经的一枝花,无数男领导都梦想着能上她的花床。为此,这个文联女主席还有一份在梁健面前撒娇的自信。
  既然如此,梁健也不好太不给人家面子,尽管人家官比自己小,毕竟也是官场的前辈了,梁健就答应下来。
  晚饭的时候,女文联主席就坐在梁健的边上,不停给他斟酒,夹菜,敬酒,梁健不得不承认,此女主席所用的香水还算有品位,她皮肤细腻,如果不看手的话,恐怕也就估计是四十岁的年纪。

  梁健注意到,一个女人的手,是最能暴露一个女人年龄的地方。脸、胸、身材都可能把年龄隐藏起来,但是手脚却能直接暴露一个人年龄。上了年纪的女人,手上的肌肤再也没有以前的润泽和弹性。也许是因为,手脚乃人体四肢的末梢,也是能量最不容易输送到的地方,就如最边缘的山区也最容易破败。
  看到女文联主席,肌肤有些收缩的手背和手指,梁健顿时对这个女文联主席也抱着同情,也许这个女人,平时异常注重自己的形象,但也掩饰不住自己正在老去的现实。梁健带着这种心情主动站起来,对女文联主席说:“冯主席,我来敬你一杯酒。”
  日期:2015-05-30 08:2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